返回

千亿萌宝:总裁爹地,认栽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0章 心神不宁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高级休息室。★首发追书帮★

    姜如暖手指紧紧抓着一杯冰红茶窝在裴纪寒怀里,好久,激动的心情都没有得到平复。

    刚才裴纪寒给她求婚的场景像是这个时候才一点一点的进入她的脑子里,她一边喝着茶,一边回想刚才的画面。

    手指被一双大手握住,身侧的男人皱皱眉头,“手这么凉,不准喝冰的了。”转身,朝身侧的助理道,“给她换一杯热茶。”

    “好了好了我不喝了,别麻烦了。”姜如暖把冰凉的小手藏在他温热的胸膛里,抿着小嘴往他怀里凑。

    “在想什么?”裴纪寒看她的样子,大掌托起她戴着巨大钻戒的小手,微微抿起唇角。

    姜如暖摇摇头,不说话。

    “不说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裴纪寒眉目微沉,盯着她的侧脸,“我知道你想找洪纳川,但是今天不可以,今天你刚才答应了我的求婚,我需要照顾年会的事情不能一直陪你,明天,我带你找他问个清楚。”

    姜如暖翻起身来,凑到他腿上抬头看着他,“纪寒,他提起我母亲……”

    “我知道。”裴纪寒低头看她,她整个身子伏在他腿上,大大的黑亮眼眸看着她,就像只乖巧的小动物,心脏最底莫名又浮出一丝柔软,伸手揉揉她的脑袋,“但是我们不知道他说这句话的真正目的,他是不是真的认识你母亲我们无从得知,等年会的事情过去了,我陪你一起,听话。”

    姜如暖眉间浮出一丝忧虑,半晌,点点头,应下了。

    她不是没见识过洪纳川的无耻,而且,她很确定,她见识过得,绝对只是洪纳川表现出来的冰山一角而已。

    这时,裴一匆匆走过来,在裴纪寒耳边道,“裴总,外面等您致辞。”

    “你先过去吧,放心,我等你。”姜如暖赶紧从裴纪寒怀里起身来,她可没忘记,今天是裴氏的年会,是裴氏一年中最重要的几个日子之一。

    裴纪寒捧起她的小脸轻轻在她脸上印了一个吻,然后理了理西服,离开了休息室。

    裴纪寒走后,姜如暖就微微瘫软在沙发上了,脑子里一边是裴纪寒跟她求婚的情景,一边是洪纳川那张阴森老成的脸,混混沌沌的,正想趴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一阵高跟鞋的声音走近,接着,门口传来了几声扣门声。

    姜如暖一抬头,就看到宫郦珠那张精致漂亮精心打扮过的脸。

    站在门口的保镖立马横臂把她拦在外面,姜如暖皱眉想了片刻,起身,示意保镖让人进来。

    仿佛知道姜如暖不会拦着她一般,宫郦珠从姜如暖对面坐下,纤细的小腿叠起来,脸色分明很难看,还勾起一抹笑容,显得有些怪异,“姜如暖,恭喜你啊,今天你还真是风光无限呢。”

    姜如暖微微皱起眉心来,没明白宫郦珠是什么意思。

    如果不是宫郦珠宣布和裴纪寒取消婚约的事情,裴纪寒可不敢在裴老爷子眼皮子底下这么光明正大的向她求婚吧。

    不管宫郦珠是什么理由放弃了和裴纪寒的婚约,她现在这么一副很酸的表情,姜如暖有点被她搞糊涂了。

    宫郦珠看她的样子,嘴角的弧度勾得更厉害了,眼里的嫉恨也愈发明显,“果然,他没有告诉你。”

    “你到底想说什么?”姜如暖也失了耐心。

    “我想说什么,呵,你不会是到现在还以为,是我主动放弃了和裴纪寒的婚约吧?”

    姜如暖捏起手心,“难道不是……”

    “我怎么会做那种事情!”宫郦珠猛地站起身来,一脸气恼,“我那么爱纪寒,我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如果不是他威胁我解除婚约,你现在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他威胁你解除婚约?”姜如暖愣了一下,“他……拿什么威胁你?”

    宫郦珠大概是喝了太多酒的缘故,酒后也顾及不上其他,想找她发泄就过来发泄一通,姜如暖这么一问,又抿起唇瓣。

    “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主动来和我解除的婚约,姜如暖,他为了你这种事情都肯做,你很得意吧,很高兴是不是?”

    宫郦珠音调愈发发飘起来,又尖又细的,姜如暖眉心皱起来,站在门口的保镖立刻向前一步想把宫郦珠拉起来。

    “如果你就是想说这个,那么你请出去吧宫小姐,这些事情我如果想知道会亲自问纪寒。”姜如暖示意保镖先别动,毕竟如果传出宫家大小姐在裴氏年会被保镖撵走的新闻并不是什么好事,她只想宫郦珠赶紧自己离开。

    但宫郦珠丝毫没有看出她在撵人般,声音更尖锐,“但是你们不会那么顺利就结婚的,姜如暖,你等着瞧吧,现在你有多幸福,到时候你就会有多纠结,你等着……”

    “宫郦珠你!”

    这一次,不等姜如暖再拦,保镖直接托起宫郦珠的两只胳膊,把她架了起来,宫郦珠气势汹汹的挣脱他们,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丝,这才从容不迫从房间里走出去,离开前,仍不忘留给姜如暖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抱歉姜小姐,打扰您休息。”等宫郦珠离开,保镖关上休息室的门,俯身向她道歉。

    “没关系,你们也出去吧,我想自己待会。”

    等整个休息室都安静下来,姜如暖那颗慌慌的心始终平复不下来,举起那只带着戒指的手指,心神不宁的。

    宫郦珠到底知道了什么,跑过来跟她说这样的话?

    跟洪纳川有关吗?跟她母亲……有关吗?

    可是,她母亲又怎么会跟这两个人有关系呢?

    从她记事起就没太有母亲的印象,父亲给了她足够弥补母亲那份感情的爱,所以她没有强求过母爱,更不会再父亲面前提起总是让父亲走神失落的母亲,关于母亲的一切,她了解的很少。

    但是这不代表,她就真的不在乎有关母亲的消息。

    许纳川和宫郦珠这一出,就只是不想让她平稳的结婚吗?

    还是说……有什么关于母亲的事情,是父亲没有告诉她的?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