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为你倾心久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42、肚子里的孽障。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没人敢把这个猜测说出口,老傅的情况刚有那么一点点缓和,这事不是生生把他往死路上逼?

    云潇也是一怔,突然意识到沈如知的歹毒。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不可能,我就是胃不舒服。”她恢复了神色,似娇嗔瞪了对方一眼,“之前住院,也是胃出了问题,那天还是致礼送我去的医院。”

    沈如知还是有些不放心,皱眉劝道:“这种事,咱们可马虎不得。反正都在医院了,要不我带你去检查一下吧?”

    云潇看了眼老傅,见他虽面无表情,眸光却隐隐发冷,当即叹口气。

    “好吧。”她知道,一味拒绝才更让人怀疑。

    二太太三太太没出声,老傅也没开口,仿佛都没听见这一段对话。

    云潇跟着沈如知出了房门,两人心照不宣没有坐电梯,而是找了个隐蔽处开口质问。

    “你们想做什么!”云潇先开了口,语气中皆是冷意。

    沈如知闻言笑了笑,“不做什么。傅念莉那个蠢货不是说生个孙子让老傅开心开心,兴许他的病就好了吗?你看,眼下现成就有一个,难道不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爷子?”

    “这是好消息吗?”云潇冷冷眯眼看她,“你们别忘了,老爷子还没娶我,眼下他要是被你们气死了,你们也同样不会有好处!”

    沈如知却噗嗤笑出了声,看着云潇像是在看一个笑话。

    “这么关心老傅?”她问。

    云潇抿着唇,质问道:“这样生生逼死别人,你们觉得很有意思?”

    沈如知撇了撇嘴,眸光中满是怜悯和倨傲。

    “你还真是傻得可怜啊。”她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忽然开了声,“看来,你们还没查到呢。云潇,你知道你爸那个小三是谁花钱雇的吗?”

    这突如其来的反问让云潇蓦地睁大眼,而后眸光不住地闪烁。

    她猜想的,如果王舒敏的接近真的是幕后有人指使,那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老傅了。

    沈如知见状笑出了声,“看来你也猜到了。云潇啊云潇,我就夸你善良,还是该嘲笑你蠢呢?明明知道是谁害的自己家破人亡的,还假惺惺阻止别人替你报仇?”

    这话,是完全肯定了云潇的猜测。

    “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相信,反正大少大概也有点小人脉,你大可以让人去查,查查那王舒敏几年前是不是和一个叫魏光的人有联系。”沈如知一脸的嗤笑,又道:“而这个魏光,则是老傅的亲信之一。”

    老傅的亲信和她父亲的小三有联系,这只是凑巧吗?

    尽管早就已经隐约猜到,但如今亲耳听到肯定,云潇还是一时间觉得有些喘不上气。

    老傅的衰弱和苍老让她动了恻隐之心,让她在未得到确凿的答案前,选择自欺欺人。

    “所以呢?”云潇反问着,只觉得缓和了好几天的头部,又一次隐隐作痛了起来。她强忍着不适,抬眸定定看向对方,“你们这么做,又告诉我这件事,究竟是为了什么。”

    沈如知高高抬着下巴抿着唇,就是喜欢这种将人彻底牢牢控制于股掌的感觉。

    “也不为什么,只是觉得尹教授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老傅都这样了,你也该为自己以后的幸福考虑,多多跟尹教授走动走动才是嘛!”

    这声虚伪的劝说让云潇忍不住的出声驳斥,“你做梦!就算我恨老傅,我也不会拉无辜的人下水!”

    “怎么能这么说呢。”沈如知笑了起来,“你不是和尹教授清清白白的吗?我们又没让你去勾引尹教授,怎么就变成拉他下水了呢。”

    “放心吧,我也只是想让你验个血,到底有没有怀孕当然也是我们说了算,可没说真的要把你肚子里的孩子栽赃到尹医生头上啊。”对方又如此劝道。

    可云潇也十分清楚,怀孕就是对方谈判的筹码。

    如果她不肯配合,那对方自然可以凭着怀孕证明彻底废了她,然后再牵扯出大少。

    她根本就没的选择!

    云潇皱起了眉,不由自主地捂住了头部。

    一再的刺激让她头疼的症状越发严重,她知道自己快要发作了。

    沈如知见状眯了眯眼,立刻当着她的面拿出手机拨通了尹御的电话,“你好,是尹教授吗?你现在在忙吗?潇潇不太舒服,她一直捂着头,能不能立刻过来一下。”

    对方闻言立刻询问了二人的位置,而后挂断了电话赶了过来。

    尹御是知道她病情的,一听沈如知的形容,就知道她要发病了。

    云潇因疼痛开始隐隐发颤,但一想到自己发病有可能会伤人,她还是尽全力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她希望自己能拖到尹御来的那一刻,又不希望再度将对方扯进来。

    她压抑且矛盾,短短几分钟,痛苦让她出了一身的冷汗。

    再之后,尹御赶到,她也失了意识。

    再醒来时,天色已经暗下。

    云潇睡在老傅的病房内,几个太太都还没走。

    沈如知见她醒来,便惊喜又后怕迎上前,“潇潇,你终于醒了!你这傻瓜低血糖怎么也不跟我说,一抽完血就倒在地上真的是把我魂都吓没了。”

    她提示了云潇经过。

    云潇撑起身子,然后状似若无其事回道:“这毛病也不是常常发作,是我疏忽了。”她这么一说,瞥了眼老傅,又问道:“报告出了吗?”

    “出了。”沈如知有些不好意思回道:“是我想太多。”

    云潇无奈笑了笑,换了话题。

    对方没有将这事彻底抖落出来,证明对方也不想彻底撕破脸换棋子。

    几个太太没有再提怀孕的事,很自然地聊起了低血糖的话题。

    直到所有人都走了,脸色一直不大好的老傅才阴冷开了口,“云潇,你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云潇知道老傅这关没过去,心中是恨意和惧意交织,脸上还是强装了无奈和镇定。

    “您想知道什么?”她闻声反问。

    “说你肚子里的孽障是怎么回事!”老傅突然厉声喝道。

    他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但这一声喝骂,还是威慑十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