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为你倾心久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我是他妈!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今晚我订婚,君越大酒店,七点。免-费-首-发→【追】【书】【帮】好好打扮过来。”

    这是傅薄俞早上给她发的信息。

    云潇拿着手机在酒店门口站了二十多分钟,看到一贯守时的傅薄俞准时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今日他西装笔挺,平日里微碎的发丝也用发胶竖的油亮,很是器宇轩昂,仿佛连走路都是带着光。

    这么正式的打扮,却是为了和另一个女人订婚。

    云潇咬了咬唇,心头一阵抽痛。

    傅薄俞却是带着笑走到她跟前,然后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别咬,化了这么美的妆,咬坏了多可惜。半个多月没见了,我的小宝贝依旧这么甜美可人。”

    她怔了怔,了悟。

    是的,今晚她还有重要的任务。

    小宝贝是他私下对她的昵称。今晚是他的订婚宴,可他却毫无顾忌。

    “走,我带你去见我父亲。”

    傅薄俞今晚走得格外的快,追上他时,他已经在等电梯。

    订婚日带着情人见家长,这着实是一件极为刺激的事,可云潇没有一点雀跃和感动。

    她木然等着,直到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

    云潇看见傅薄俞微微阖了阖眼,带笑的唇忽然多了一丝冷意。

    “嗯哼?”

    一道略带痞气的男声忽的从电梯内传出。

    云潇回神下意识地转头看向电梯内,只见一名英俊男子支手搭着电梯,似笑非笑。

    他似乎比傅薄俞还略高些,身上有着男士香水和酒气混合的味道。

    尽管如此,那男人却周身散发着轻浮感,一点都没有傅薄俞的内敛稳重。

    云潇的眸底倏地闪过一丝诡光,然后垂下了眸,不再相看。

    她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傅亦行!傅薄俞的大哥!闻名B城乃至全国的纨绔大少。

    “大哥!”傅薄俞有礼打了招呼。

    傅亦行似乎没有再继续交谈的打算,“呵”了一声,便从电梯里出去了。两兄弟冷淡、恶劣的关系一眼可见。

    傅薄俞带着她进了电梯,转过头,伸手抚了抚她追上来时微微乱了的发。

    云潇垂着眸,因他亲昵的动作心底还是一阵抽疼,同时又生出无限寒意。

    傅薄俞没注意到她的异常,“如知已经在里头等你了!”

    他刚说完,电梯便“叮”的一声打开了。

    临走前,他捏了捏她的手,低声开了口,“不用担心。”

    言毕,他领着她走到一个总统套房门口,然后将她推了进去。

    她踉跄了两步,被一道柔软的纤手扶住。

    “潇潇,你终于来啦,”沈如知笑颜如花,挽着她极是亲昵,绕过了玄关便走到了一位很是威严的中年人跟前。

    这是一张和傅薄俞迷之相似的脸,她知道那是傅薄俞的父亲,傅恒。

    “叔叔,我们家潇潇漂亮吧。”沈如知笑眯眯开了口,一脸得意,“她可是我最好的闺蜜呢,很早之前就约定过就算结婚了也不分开的,您可要好好帮人家物色呀。”

    云潇咬着唇,极力忍回痛楚和难堪。

    “哎呀,还害羞了,我们家潇潇真可爱。”沈如知俏皮地捏了捏她的脸,然后眨眨眼调笑提醒,“还不向叔叔打个招呼?”

    云潇终是抬起头,水眸因心痛而润泽,盈盈望向傅恒问了好。

    对方没马上回答,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勾起了和傅薄俞极其相似的笑,平静开了口,“你是如知的朋友,有空常来玩。”

    这是男人看女人的神情。

    云潇知道计划的开头已经成功,却鼻子忽的一酸,差点落泪。

    为了这个计划,她的付出有多惨痛只有她自己清楚。

    怎么出套房她已经忘记,只知道出来时,傅薄俞已经走了。

    和沈如知两人单独坐着电梯,下楼时,对方的脸上已经没有笑意。

    “云潇,下次别跟木头一样站着。”沈如知的眼神有些冰冷,又接着开了口,“薄俞是私生子,上头还有个大哥虎视眈眈。虽然他那个大哥不过是个纨绔,只知道花天酒地成不了气候,不讨老爷子喜欢。”

    “但到底他也是傅家的长子,明面上唯一的继承人,和薄俞关系又不和。他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钱,还有你弟弟的病,你应该不会看着薄俞一无所有被人赶出去吧?云潇,做人要讲良心。”

    她话说完,电梯也到了。

    对方重新挂回温和的笑意,进了宴会现场。

    云潇看了眼对方挽住了傅薄俞,那幸福的样子,不过一秒还是刺痛了她的心。

    几乎是落荒而逃一般,等电梯门再度打开便埋头狂奔而去。

    只是天太不遂人愿,她刚从电梯跨出,便迎头撞向到了一个人胸前,同时,一股似曾相识的味道冲进了她的鼻息。

    “投怀送抱的?”轻佻的嗓音从头顶传来。

    云潇连忙退后了一步大为尴尬刚想道歉,对方却挑起了她的下巴,噙着笑略含深意开了口。

    “你长得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你说,这算不算是缘分?”

    云潇反应了过来,没有拉开了他的手。

    “听说大少爷是京中第一纨绔,玩遍女人,可这搭讪方式,是不是也太LOW了一点?”她抬眼看他,不卑不亢。

    傅亦行闻言笑了,似乎还有些得意。

    “本少的搭讪方式LOW?你怎么不说你投怀送抱的方式太LOW呢?”

    两人的对话没有再进行,因为傅亦行怀里的女人已经动怒一把将她推回了电梯。

    “你谁啊?不要脸!自己送上门还这么嚣张!”女人骂着,一边娇弱靠在傅亦行怀里,“傅少,有些女人真是没家教呢,心计真重。”

    开了许久的电梯门自动关上了。然而就在即将合紧的那一刻,云潇忽的伸出手按在了开门键上,电梯门一顿,再度打开了。

    她先是面无表情盯着二人,而后忽然勾起了笑。

    女人那句没家教着实刺痛了她的心。

    她原本不愿反击,可在此刻,她却决定提前她的计划。

    “我是谁?”她侧头,带着些许天真,目光灼灼看着傅亦行。

    女人被她的架势唬到了,向傅亦行身上靠了靠,“傅少……”

    云潇转眸鄙夷看了眼女人,然后骄傲扬起了头,冷冷道:“我是他妈!”未来的!

    言毕,她气势如虹扬长而去。

    女人惊呆了!隔了老远才神经质地抽搐大骂——

    “我靠!神经病吧!”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