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0章 北下去报仇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刘洪东黑着脸,一句话都没说,径自回自己屋去了。

    刘老太太在后面急得敲着拐杖叫道:“咋回事啊?到是成没成啊?我可跟你说,咱们都了这个粪堆儿上了,可不能眼高手低了,叫我看,这个活就挺好的,差上差下的你就答应了吧……”

    这会儿,刘老太太还以为是她儿子对那份工作不满意,不想去呢,一点都没想到是人家不要他。

    刘洪东在屋里没有吭声,只是拉着脸打开衣柜,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他要到东北去,他要寻找时机弄死韩明燕那个贱人。目前自己所有的不幸都是那贱人害的,他不能由着她在人间再活下去……

    屋外,刘老太太还在喋喋不休地磨叨着。

    “儿啊,娘跟你说,人这辈子啊,就得到啥时候说啥话,从前你发达的时候,咱自然可以看不起那个保卫科长的活,但咱现在不是咱点儿背的时候吗?点儿背的时候,咱就将就点儿呗,不管咋滴,那个活好歹能赚钱填饱咱们咱们娘俩的肚子,再说,你那活也不累,天天在厂子里转悠转悠就行,又不用你出苦大力,叫我说,挺好的……”

    “哎,娘跟你说话呢,你倒是吱一声啊,这是跟娘呕气呢咋的?娘可没惹你……”

    刘老太太正絮叨着,这时刘洪东提着两个提包,拉拉着脸从屋里出来了。

    “哎呦,你这是要上哪儿去?”

    刘老太太一看儿子手里有两个提包,一看就是要出远门的样子,顿时慌了。

    家里现在落魄了,也请不起保姆了,她的饮食起居还需要儿子照顾呢,要是儿子走了,她可咋办啊?

    刘洪东瓮声瓮气地说道:“娘,人家服装厂嫌我岁数大,说啥不要我,正好我有个战友说要给我介绍一份比这还好的工作,不过不在咱们这边儿,往后,我就上那边上班去了,就让芳芳照顾你吧。”

    刘老太太忙说:“你要上哪儿去呀?芳芳她还要上学呢,咋照顾我呀?儿呀,要不你别去了,就守家在地的找个活干吧,哪怕挣得少点,好歹也能照应娘一把呀。”

    说着,老太太就开始抹上眼泪了。

    刘洪东看了老娘一眼,面无表情地说:“娘,你要是怕没人照顾你的话,你就托人雇个保姆照顾你吧,我这趟是非去不可的!”

    “还非去不可?那你就不要娘了吗?”刘老太太一听,激动地喊了起来:“再说,你都大半年不给我钱了,我搁啥去雇保姆去啊?”

    刘洪东冷冷地说道:“我是大半年没给你钱了,可之前不也没少给你吗?你敢说你手里没有体己钱?”

    刘老太太一噎,脸上的表情顿时有点不自然了。

    她手头上确实有点体己钱,不过,那点儿钱是她留着过河用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不能动。

    “我……我没有……”老太太底气不足地答道。

    刘洪东冷笑着说:“当真没有?那你那炕柜总锁着干啥?要不,你把柜子打开再找找看,看看你是不是年纪大了,把里头的钱给忘了?”

    刘老太太一听儿子要打开她的炕柜,那哪能答应啊!她抬起拐杖,指着儿子骂道:“你这犊子玩意儿,连你老娘都信不过了是不是?你从前统共才给我几个钱呀?都不敢给那个婊子给的多哩!我搁啥攒啊?你个不孝的玩意儿,自己心眼子不顺就拿你老娘来撒气,早知道你这样,我当初就不该生你……”

    刘洪东冷眼看着老娘撒完泼,才冷冷地说:“你有没有体己钱你自个心里有数!你也不用说这些咬眼皮子的话,要是觉得我不孝顺,我冤枉了你,你就把炕柜开开,用事实说明问题,要是不敢开,就不用褶柳子说这没用的废话……”

    刘老太太被叫住板儿了,她当然不敢打开炕柜给儿子检查了,不然她那好几百块钱的体己钱不就得拿出来充公了吗?那是她攒了一辈子才攒下来的,可不能轻易拿出去。

    但是,儿子都把话说这个份上了,她要是再不打开的话,就显得她心虚了似的。

    老太太又气又急,不知如何是好了,忽然,她灵机一动,捂着胸口“哎哟哎哟”地叫了起来:“哎哟,我的娘啊,可气死我了,儿子不孝顺,要逼死老娘啊!”

    刘洪东看着老娘撒泼的丑态,感到一阵阵恶心。这就是生他的老娘,在儿子穷途末路的时候,不伸出援手帮他共度难关不说,反倒穷尽心思自保,甚至不惜耍混撒泼,真是天上少有,世间难寻。

    想到这,刘洪东也懒得再跟老娘废话了,拎着提包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去。

    等刘洪东走到院子里,他老娘在屋里还在喊着:“哎!你要上哪儿去,你还没告诉我,你要上哪去呢?伤天的,你给我回来,我不许你走,你走了我可怎么活啊,天啊……作孽呦……”

    可是,此时的刘洪东心意已决,不管老娘她允许不允许,他都要毅然决然地离开这个家。即使前程一片渺茫,也比呆在这里憋死强……

    他的人生,已经没啥指望了,前途,地位,金钱,儿子,啥啥都没有了,活着也如行尸走肉一般。

    而害他到了这种地步的那个人,却逃过了死劫,这是他万万不能容忍的……

    当天下午,刘洪东就坐上了北上的列车,准备到韩明燕服刑的地方去,和她作一个了断。

    虽然,他不能闯进监狱去弄死韩明燕,但是,他会一直守在那儿寻找时机。

    只要被他找到机会,他势必会亲手弄死那个贱人,以解他心头之恨!

    韩明燕害他失去了一切,害得他现在生不如死。他就是要亲手弄死她,即使从前的风光再也回不来了。

    刘洪东带着满腔的怨气走了,把他的老娘丢给了他闺女。

    而刘芳呢,因为从小就不受奶奶待见,当然一万个不乐意伺候那个老不死的了。

    于是,刘芳就干脆住进了学校里,反正这年代的大学都给学生发津贴,就像单位给职工发工资似的。学校给的津贴足够她的生活费了,她也没必要回去,伺候那个一直不待见自己的老太婆去了。

    就这样,整个家里就只剩下了刘老太太一个人。她只能整日形单影孤,暗自神伤。在儿子孙女跟前霸道了一辈子,没想到,到老了却被儿子孙女给抛弃了……

    “这帮不孝的畜生啊!”

    老太太每每想起儿子和孙女的绝情,就忍不住破口大骂。

    “早知道他们这么不孝顺,想当初,我就该在他们刚一生下来,就把他们按到尿罐子里溺死……”

    可是,不管她怎么哭怎么喊,都已经改变不了被抛弃的事实。之后得很长一段时间,刘老太太不得不有一顿没一顿地吃着粗茶淡饭,每天拄着拐杖苟延残喘地混日子……

    ……

    “哎,老头子,你说妞妞那丫头咋样啊?”

    章淑珍躺在炕上,望着屋顶的檩子,和王文远商量着。

    王文远一听这话,就明白老伴的心思了。这段时间,他没少听她墨迹这家姑娘好那家姑娘好的话,恨不得立马就给儿子娶到媳妇。

    前两天,章淑珍还惦记着小秋呢,这才两天的功夫,又惦记起妞妞来了,aw

    “再说,等妞妞念完高中再念完大学,都是六七年后的事儿了,谁知道六七年后啥样啊?你敢叫你儿子等人家六七年呀?”

    大乱现在都十八了,六七年后就是二十四五岁。在这个年代,二十四五岁还没娶上媳妇的男青年,就算是大龄剩男了,想娶好媳妇也不那么容易了。

    章淑珍是个比较传统的人,当然不会让自己的儿子二十四五岁才娶媳妇,何况还是个随时都会有变数的媳妇。

    所以,她默默地闭了嘴,不再打妞妞的主意了。

    “哎,儿女多都是债啊,整天惦记完这个惦记那个,多咱两眼一闭两腿一蹬,这颗心才能静下来。”

    章淑珍小声嘀咕着,转了个身,又开始为儿子琢磨起下一个人选来……

    王文远知道他媳妇的性子,这个老婆子就是一个风一样的女人。说风就是雨的,这段时间疯魔了似的,要帮大乱找媳妇,他怎么劝也劝不住,干脆也就不劝了。

    反正老伴也没认识几个跟大乱年貌相当的姑娘,就是有心替大乱找媳妇,她也没那个人选,干脆就由着她瞎张罗去好了……

    章淑珍确实没轻张罗,从打她动了要早点给大乱找媳妇的念头起,就一直忙活得热火朝天的。她不光在自家亲戚的小范围内找,还把选择的范围扩大到了周围邻居那里。

    韩明玉在首都住了一年多了,却很少跟邻居们往来,而章淑珍才住几个月,就跟附近的街坊邻居都打得火热了。

    差不多每天吃完晚饭,章淑珍都要搬个小凳儿,到外面跟街坊邻居们拉呱。她和邻居们东家长西家短的,最主要的还是打听谁家有没有年龄相当的闺女,如果有的话,就开始查户口似的掏人家底:闺女长啥模样啊,干啥的啊,脾气秉性好不好啊,等等……

    这片住宅区里,还真有不少适龄未嫁的闺女。只是人家这些闺女大多还都在念书,有几个中途辍学不念了的,不是暂时不想找,就是不想找农村户口的。章淑珍挑了一溜十三遭,一直挑到大乱放暑假,也没挑着一个相应合适的。

    “哎,你说这大乱的媳妇咋这么不好找呢?你看人家建峰,当初我就是跟你娘那么顺嘴一说,人家就娶到秀儿了,哪像大乱操这么多心啊?”

    没挑着称心的儿媳妇,章淑珍的心情很是郁闷。一天,她特意找到韩明玉吐吐槽,痛快痛快。

    韩明玉眼看着大舅妈整天上窜下跳地给表弟找媳妇,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于是就笑着劝了起来:

    “大舅妈呀,你就别跟着操心了!大乱才十八啊,你着什么急呀?”

    章淑珍叹了口气,说:“唉,玉啊,你说我能不着急吗?大乱又不像建峰那么优秀,要是不早点帮他找,等到他岁数再大点,不就更不好找了吗?我这不是寻思早几年帮他找,选择的面儿也能大些,多挑一段时间,能给他找个好点的媳妇嘛!

    韩明玉说:“好不好的,都得人家大乱自己看对眼才行,现在可不兴父母包办婚姻了,那都是过去的老黄历了,大舅妈,你这个思想可得改一改。”

    章淑珍撇撇嘴说:“什么老黄历新黄历的,你看你姐跟你姐夫俩,还是我跟你娘俩给包办的婚姻呢,人家两口子不照样过得好好的?要不叫我包办,你建峰哥上哪儿找你姐那么好的媳妇去?”

    “话又说回来了,我呀,就怕将来大乱自己随便找一个女人,等岁数大了再后悔,到时候再埋怨我,给他哥找了秀儿那么好的媳妇,却没帮他找个好的,到那时,我不擎等着让他堵我嘴吗?”

    |

    |

    ------题外话------

    亲爱的朋友们,最近幺儿的更新可能会不太稳定,因为幺儿病了,周一要在首都协和医院做乳腺囊肿切除手术,这段时间一直忙着检查身体,排号找人……所以,更新可能会不定时,但是不管怎样,幺儿一定会更新的,请大家多多体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