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神级强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回蓉城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身体晃动两下,孔晨睁开了眼,广播里刚好开始播报,“尊敬的旅客,本次车的终点站蓉城,就要到了,请带好您的行李,依次下车,欢迎您的下次乘坐,祝您在蓉城玩的愉快。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在火车停稳后,孔晨从卧铺上拾起他的包袱,依次排队下了车。

    人流湍急,下车的人几乎是摩肩接踵而走,大包小包提着拖着,都往那几个出站通道挤。

    “让一让,让一让”

    一阵尖锐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只见一个衣着艳丽,粉底满面的女子拖着一个密码箱,完全不顾周围愤怒的目光,推搡前进。

    孔晨的位置刚好是她行进的必经之地,就在与孔晨擦肩而过时,许是那女子没站稳,身子倾斜,两人的肩膀便碰撞在一起。

    女子感觉自己撞到了铜墙铁壁,险些吃痛倒地,再看对方,却跟着没事儿人一样,继续跟着人流走着。

    “王八蛋,你站住!”

    行人听到女子怒吼,皆远离其几步,避免引火烧身。

    由此,拥挤的人流竟生生腾出一块空地来,空地内只剩那女子与孔晨两人,女子这才看清对方装扮。

    孔晨穿着怪异,一身破旧泥色T恤,一条千疮百孔的牛仔裤,加之他肩上一根布匹包裹的棍棒,吊着一个篮球大小的包袱,俨然是老久年代乡下人进城的装扮。

    孔晨也转身过去,疑惑地望着那女子,自己好像与她并不相识。

    “臭要饭的,”女子看孔晨穿着破旧,底气更足,自觉高人一等了,“你知不知道你撞到我了。”

    “不知道。”

    “不知道?我肩膀都快被你撞骨折了,你要赔偿我医药费!”

    后面来的一些旅客听了,均出声指责,明明是这女子先横冲直撞的,撞到人家还让对方赔偿医药费。

    孔晨微微皱眉,“我没钱。”

    女子怒瞪了那群围观群众一眼,那些人顿时住了嘴,然后她鄙夷地打量着孔晨,“看你这样子,也不是有钱的主。那我要你给我弯腰认错,道歉总行了吧?”

    “我又没有错,我为什么道歉?”

    “我说你错了你就是错了!我告诉你,我老公在外面接我,他是如云集团主管,我要把这事告诉他,你就死定了!”

    围观旅客这才恍然,原来这女人背后是如云集团这个庞然大物,难怪这么神气,本还想出言帮助孔晨的,都收起了他们的心思,走的走,散的散,摇头的摇头,都在暗叹孔晨这次倒了霉。

    孔晨不由冷笑,自他上天山以来,还没有人敢这样对自己说话,本来刚入世,不想招惹麻烦,但看面前这女人步步紧逼,躲不过去了。

    女子观孔晨面色逐渐变得阴冷,不由后退两步,“你你想干什么,我老公在外面。”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漂亮?”

    女子愕然,不知对方什么意思,但就在这时,她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慢悠悠走了过来,用他那脏兮兮的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下,而自己却动弹不得。

    孔晨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然后轻轻一吹,一阵粉尘飞起,“难怪你脸上要抹粉,这手感,和猪皮差不多。”

    女子异常惊恐,她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不反抗,但就是莫名其妙地动不了,在发现自己能动时,便一边尖叫掩面哭泣,一边拖着密码箱往外跑去。

    观众顿时拍掌叫好,但在想到刚才那女子说过的话,又开始为孔晨担心起来。

    如果那女子没有说谎,那么外面她的那个老公才是个大难题,有几个围观的人好心提醒,孔晨却回应感谢,一笑置之,丝毫没有担心害怕的样子。

    车站出口,这里人本不是很多,但举牌接人的都挤在了车站出口,让人产生人多的错觉。

    在人群中央,有一块区域格外醒目,这里空出一块几平方米的空地,周围还有警察保护,本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在此等候,但看到的是这位“大人物”竟也学着那些接人的,拿着一个牌子,对着出口翘首以望。

    王伟今天特别激动,他今天向公司请假,到此来接娘家回来的老婆,也不知是上天有意照顾他,让他遇到了自己公司的老总——刘如云。

    刘如云,这个名字在其他地方可能有人不知道,但在蓉城社会上层中,几乎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是商业界的风云人物,蓉城的各个行业,都有他的产业,可以说他在经商这一块,算是领头羊,与上层关系十分密切。

    王伟怎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连忙上去攀关系,“刘总,好巧啊,您也在这儿。”

    刘如云瞅了他一眼,“你是?”

    “我叫王伟,是公司销售部的主管,在年终聚会上向您敬过酒。”

    刘如云转着眼珠,努力地搜索着,但在记忆里,实在是找不出这个人,却不好盖了人家面子,“哦,小王啊。”

    王伟见刘如云竟然记得自己,顿感荣幸不已,于是继续攀着交情。

    王伟十分热情与刘如云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形成鲜明对比,但王伟依旧乐此不疲。在问及刘如云今日所接何人时,刘如云脸色严肃,闭口不言,王伟也不再自讨没趣。

    “出来了!”人群中有人喊道。

    早就焦急等待的众人皆起身站立,高举手中牌子,时不时吼出几个名字。

    刘如云也显得有些激动,他仔细地观察着每一个出来的人,然后偶尔与手机上的一张照片作对比。

    这时,出来了一位衣着艳丽的女子,看她泪流满面地哭泣,犹如受尽委屈一般,在人流中尤为显眼。

    她在看到人群中那个熟悉的身影时,眼泪更加夸张,如洪溃堤坝,同时哽咽喊出,“老公!”

    王伟在看到自己的老婆先还是十分高兴,但在注意到她哭得如此伤心,一股无名火就冒了出来。

    他迎了上去,“怎么了老婆,谁欺负你了?”

    “一个臭要饭的,他摸了我的脸,还说我的脸皮是猪皮!呜呜……”

    “他么的,吃了熊心豹子了,他出来了没,你告诉我是哪个,老子剁了他的手。”

    王伟向刘如云这边歉意地微笑一下。

    刘如云见王伟面前那女子,眼泪已经把妆容都毁了,丑得不是一星半点,有些令人作呕,但也不好说出来,只得皮笑肉不笑地回应一下。

    “老公,就是他,用‘棍棒’吊着包袱那个。”

    王伟看到目标,“妈的!”脸色旋即阴沉下来,怒冲冲走过去。

    在还离着仅有两三步远时,王伟起身便是一脚,也不知是对方反应快还是自己没踢准,两人竟刚好擦身而过。

    王伟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于是他怒气更甚,“小子,老子要让你死!”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