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先婚后爱:总裁娇宠小蛮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8章 辛苦你了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从病房出来之前,郭岚也叮嘱过他,千万不能惹老头子生气。★首★发★追★书★帮★

    可是眼下这种情况,老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席老爷子说,“不可能!我老早就让你处理这事,你倒好从来不放在心上,现在看看!阑珊本来就是受害者,被他们逼成什么样子了!幸好阑珊现在没事,不然的话我跟他们没完”。

    “老头子你有没有想过,本身就是她先挑的头,要不是她先发表了那样的声明,荆家怎么会说那样的话?”

    “我不管!我席家的孙女不能受半点委屈,要不是今天家里的阿姨发现得早,阑珊早就死了,她不是别人,是你同父同母的亲妹妹!”

    “一切等她醒了再说”。

    “你要是不管,我管!”

    他家老头子的固执,席景程一直都知道,再争论下去也是徒然。

    席景程道,“你说吧,你想怎么办?”

    “荆家那小子把阑珊害成这样,不废了他,怎么对得起阑珊!”

    “你知道废了他的后果?”

    “不管什么后果,我席家又不是承担不起!”

    他们当然承担的起,现在席氏集团是他掌权,他可不想为了一个许阑珊跟荆家那边作对。

    他之所以这段时间没有行动也是这个原因。

    席老爷子说,“至少得废他一条腿,不然怎么对得起阑珊”。

    席景程道,“现在这个年代不流行这招”。

    “你少给我废话,你想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以前少颉就算了,就算再亲毕竟也不是我席家的人,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偏向你,可是阑珊是你的亲妹妹,你还怕她抢你的东西?别说她抢,就算她不抢,现在我给她的这些也是她应得的,你这么排斥她,你有没有想过你妈妈会有多难过!”

    席景程头抽抽的疼,他现在在老头子眼里就是这个形象?

    他担心许阑珊抢他的?

    果然是年纪大了,想法都腐朽了。

    席景程道,“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可以把我现在的一切都给她,只要……”

    她真的是他亲妹妹。

    席景程本来还想再观察一段时间。

    现在看来是不成了,再这样下去,老头子的命都得握在许阑珊的手里了。

    “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保准处理的你满意”。

    “一个月?我看你是越来越没用了!七天,要是你不处理好,我自己来,以后你对外别说你姓席!”

    席景程有很多话想反驳,念在席老爷子年纪的份上,他忍了。

    “你省省力气养好身子”。

    白安然定定的望着床上的人。

    越来越觉得躺在眼前的这个人深不可测。

    居然可以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不知为何,白安然很确定许阑珊是故意的。

    她看了许久,转头,郭岚神不守色的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

    白安然走过去,“妈,我们在这里守着,您要不先回去休息休息”。

    郭岚摇摇头,“我没事,发生了这样的事我怎么睡得着”。

    “您也别太担心,医生不是说了吗?她没有生命危险”。

    “恩”。

    过了一会儿,郭岚道,“她一个女孩子居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

    白安然拍着郭岚的肩膀。

    不管她再怎么不喜欢许阑珊,也不会在郭岚面前说她半句不好,只是安慰道,“她会挺过去”。

    郭岚拍着白安然的手,“今晚我守在这里,你们回去吧”。

    白安然道,“我陪着您”。

    郭岚点点头。“还好这个时候你们在”。

    白安然静静的陪在她身边。

    她忽然有些厌恶许阑珊,她这么一来,不管是席老爷子还是郭岚,都会对她十分愧疚,看席爷爷刚才的样子,应该不会善罢甘休。

    不管许阑珊的目的是什么,她都不该利用席爷爷和郭岚的愧疚心,以及为人父母的心情。

    郭岚失去女儿这么久,好不容易找到了,要是许阑珊利用这个简直禽兽不如。

    席景程进来后的脸色说明他们的谈话并不愉快。

    席景程好不容易才把席老爷子给劝了回去。

    又让人把郭岚也送了回去。

    送走他们已经晚上十二点。

    白安然看着他,“你什么都别说,我不回去”。

    “我没打算让你回去,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白安然伸手抱住她,在他背后拍了拍。

    “辛苦你了”。

    席景程也环着她的腰,“有你这句话,所有的疲惫都没了”。

    “你在沙发上躺一会儿,我看着她”。

    “我们好不容易有时间独处,我才不睡”。

    “……”

    许阑珊的声音从他们身侧传来,“我是不是醒的不是时候,打扰你们了?”

    席景程松手,目光冰冷,“你醒的真是时候”。

    许阑珊爬起来,半靠在病床上。

    “我没事,你们继续”。

    “……”

    许阑珊,“你要是觉得我碍事的话,回去吧”。

    “好啊”。

    席景程拉着白安然就往外走。

    白安然把他的手往下一拉,“你还真准备走?”

    席景程,“别人都赶人了,我们留在这里干什么?”

    “别闹了,要不要去给她叫医生”。

    “你看她活蹦乱跳的样子,根本不需要医生”。

    许阑珊苍白的笑,“我不需要医生,我需要水”。

    白安然想去给她倒水,被席景程给拦住了,“她又不是没手”。

    许阑珊扬起缠着纱布的手腕,“我是伤员”。

    “你那伤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好,反正割的也不深”。

    席景程很确定像许阑珊这样的人,可能有千种死法,但是绝对不会自杀。

    许阑珊笑笑,“真无情,哥,你眼里果然只有嫂子”。

    说完,许阑珊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我这种人啊,看来还是只有靠我自己”。

    席景程直言,“你跟荆家什么仇?”

    许阑珊拿着水杯的手愣了一下,“你果然有本事,这都知道”。

    “说吧”。

    许阑珊笑了笑,“既然你这么有本事,相信你一定会查得到”。

    “我查到和你自己说,是两回事”。

    “其实,这只是我和荆默之间的一点私事,我也不想演变成这样,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

    “私人恩怨……荆默造了什么孽摊上你这么一个人”。

    “我这人怎么了?我挺好的”。

    “哦……既然你挺好的,那我们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你继续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