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先婚后爱:总裁娇宠小蛮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5章 老公是什么?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席景程道,“我不是不相信她,这个声明是他们公司发的,他们经济公司要维护她的形象,只能把她往受害者方面塑造,这些事你应该比我懂”。★首★发★追★书★帮★

    “不管是真是假,你都的给我调查清楚,要是真的,那个叫荆默的……”

    席景程打断他,“那要是假的又如何”。

    “要是假的也得想办法保护阑珊”。

    “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我不管,你要是不管,我自己去做”。

    席景程发现老头子年纪越大,越护短。

    还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护短。

    席景程心里烦躁,老头子这么关心在乎许阑珊,如果许阑珊真的不是他妹妹,老头子还不得气的心脏病发。

    席景程道,“你知道荆默是谁吗?荆家的小儿子,出了这样的事,荆家也不会善罢甘休”。

    席老爷子在商场打拼了这么多年,荆家有怎么样的势力,他清楚的很。

    两家企业都是当市领头羊。

    不过因为地区不同,加上两家企业重叠的领域并不多,所以算不上竞争对手。

    荆家那老头他也知道,年轻的时候就认识,那个时候他们都年轻气盛,做事冲动,所以有些交集,也有过冲突。

    席老爷子中气十足。

    “荆家那老头,我还怕他不成!这里是我席家的底盘,我看他荆家敢造次!”

    席景程脑海中忽然闪出一个想法。

    之前他一直想不通许阑珊这么做的目的。

    要是像白安然说的那样,只是单纯的报复荆默也不至于做到这种地步。

    刚才老头子那个说法点醒了他。

    如果他们一味地被许阑珊牵着鼻子走,最坏的结果是和荆氏集团那边为敌。

    商场上,只要利益不受损,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树敌。

    许阑珊这样的举动似乎……就是在引起席氏集团和荆氏集团之间的对立。

    席景程道,“我知道了,这事我会处理,你别管了,年纪大了小心血压升高”。

    “你老是说知道了,我要的是结果,你……”

    席景程没打算多说。

    “珩珩和小玖很想你,你没事多照顾照顾孩子,万一哪一天那两小子忘了你,你可别嚎”。

    “臭小子你……”

    席景程接了白安然回家。

    任硕已经把孩子接回来了。

    这段时间他们忙着外面的事,家里的事情任硕打理的井井有条,比专业的保姆还专业。

    白安然感慨,“任硕,你以后一定是个贤妻良母”。

    席景程一旁道,“这是形容男人的词?”

    白安然道,“加个引号”。

    任硕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喜欢跟小孩子相处”。

    他们家里小孩子多,小时候家里条件又不怎么样,姐姐要干活,弟弟妹妹就交给他带。

    所以带孩子他很拿手。

    席景程让孩子一旁玩去了,留下了任硕。

    “小伊近段时间跟珩珩他们相处的很好,以后他们就交给李姨带,你这边我有事交给你”。

    “席总你说”。

    “查清楚许阑珊和荆家有什么关系”。

    “是”。

    任硕走后。

    白安然才走到席景程面前。

    回来的路上席景程什么都没有跟他说。

    经过他这么一说,很显然许阑珊和荆家有关系。

    白安然望着他什么都没说。

    席景程转身看见她可怜巴巴的眼神,席景程推了她的额头,“别这么看着我。我怕我忍不住吃了你”。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没”。

    “席景程!”

    席景程把她往怀里一拉,“叫我什么?再叫一遍!”

    “谁让你什么都不告诉我”。

    “一告诉你,你又满脑子胡思乱想,我站在你面前你都看不见我”。

    “你不告诉我,我更要胡思乱想”。

    “好啊,那等你不胡思乱想的时候再说”。

    “……”

    要是单单只跟许阑珊有关,她才不会这么操心。

    白安然掰开他的手。

    “你不说算了”。

    “去哪?”

    “跟我儿子玩去”。

    “在公司满脑子是你妹妹,在家满脑子是你儿子,你就不管你老公了?”

    “老公是什么?能吃吗?”

    “能吃,要试试吗?”

    “……”

    自许阑珊发布声明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公司,人一直在席家,听席老爷子说,她几乎很少出房门。

    席老爷子担心的不得了。

    又劝不听,给席景程打了好几个电话。

    刚开始席景程还耐着性子听他说。

    后面直接没有搭理他。

    席老爷子又让席景程的妈妈打电话过来。

    闹得席景程两天没有睡好觉。

    荆默那边公司给了回应,当然是否定了许阑珊的说法,并说事情还在调查中。

    荆默一直没有露面。

    席景程刚挂了席老爷子的电话,揉着眉心。

    自从这个许阑珊来了以后,他就没有一天安生过。

    任硕走进来。

    席景程道,“查的怎么样?”

    “席总,抱歉,还没有查出来,许阑珊并不是真的许阑珊,至于她的过去……一片空白,什么都没留下,好像凭空多出这么一个人”。

    “许承那边呢?”

    “许总监似乎也不知道她的来历”。

    “不知道就敢把这么厉害的人往身边放,他心挺大啊!”

    “我会继续追查下去”。

    “恩,安然呢?”

    “夫人一早就出去了,不知道去哪儿了”。

    席景程看着手机,跑哪去了,也不打个招呼。

    白安然去荆默公司的时候为了安全起见,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被荆默公司外那些蹲守的记者吓了一跳。

    那些人还真敬业,一看就是守了通宵。

    白安然问了他们大厦的前台,荆默的办公室所在。

    本来前台小妹推三阻四的不愿意跟她说。

    看见她口罩下面的那张脸,里面点头。

    “白小姐,荆总在36楼办公室”。

    “谢了”。

    白安然直接找到了荆默的办公室。

    看得出来荆默这几天过的不怎么样。

    不用说话,他就已经被自己的黑眼圈给出卖了。

    荆默抬头看见来人,也没问什么事情就说,“我没话跟你说,你走吧”。

    白安然要是真的这么容易走,今天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我只问你一句话,那天晚上你和许阑珊是不是自愿的”。

    荆默摸着额头,“你觉得呢!”

    “我要是知道也不会来问你,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