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步步生莲:天才侯妃平天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2章 金殿对质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个便是白笙。★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只见白笙脸色苍白,眉眼中俱是哀伤。

    相比之下,一旁的白笛就没有自家姐姐那样深沉的心计。

    她虽也是作出了伤心的样子,眉眼中却是隐藏不住的得意。

    而那个把她引到假山边的云熙公主,和拦住凤临渊的宣宁王世子卓凌霄,则俱是一脸的震惊。

    至于凤景炀……白筝的视线扫了一圈。

    凤景炀呢!

    “皇姐,嫣儿如今,已是无力回天,你不要太过伤心。”凤临澈皱着眉沉声道。

    闻言,平阳长公主一震,眼睛瞪得大大的,浑身仿佛失去了支撑,缓缓地瘫软在了地上。

    一旁的高昌侯踉跄了一下,老泪纵横地跪倒在地:“陛下,老臣与长公主只有嫣儿这么一个女儿,如今参加宫宴死得不明不白。求陛下彻查此事找出真凶,还我高昌侯府,还我嫣儿一个公道!”

    说着,高昌侯以头抢地,发出“邦邦邦”的声响。

    凤临澈满脸铁青,自己的亲外甥女,权贵大臣之女竟然在宫里遇刺身亡,要他这个当皇帝的颜面何在?

    “查!”凤临澈咬牙切齿,多年的帝王威势散发而出,吓得所有人跪倒在地,“务必给朕彻查到底!”

    蓦地,白筝突然感觉到了一道视线。她回望过去,只见白笙正微偏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眼中满是冷意。

    随着凤临澈一声令下,宫中各出口被禁严,所有当时曾进出过御花园的宫人和太监都被严令彻查。

    而参与宫宴的其余诸人,连带着匆匆赶来的凤景炀一起,都被赶回了大殿。

    殿门紧闭,凤临澈沉着脸端坐上首。

    殿内诸人都在自己的座位上噤若寒蝉,气氛低到冰点。

    陆陆续续的,开始有人进来向凤临澈汇报查案的进展。

    因为平阳长公主一时承受不住丧女之痛,已晕了过去,因此,为了问出有价值的信息来,头一个被拎上来的,就是郑嫣身边的贴身婢女。

    那婢女显然也吓得不轻,双眼通红,结结巴巴地回着话:“陛下,小姐自脚伤后,就被抬进了东侧的暖房歇息就诊,因着裙子沾了血,脏污了,长公主便命奴婢去把备用衣裙取来,奴婢就退下了。等奴婢回来时,小姐已经不在房中了。奴婢,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陛下!”

    “你去取衣裙时,房中还剩下哪些人,都在做些什么?”凤临澈沉声问道。

    婢女低下头:“就剩下了长公主与小姐,小姐一直不说话,长公主在旁边心疼地直哭。”

    这倒是无可厚非。

    大臣女眷参加宫宴,最多带上一个贴身婢女,这一次郑嫣受伤,能在身边伺候的除了长公主带来的贴身妈妈,便只有郑嫣自己的婢女了。

    只是这次林氏没有带人,白筝才把竹苓和青芍都带上了。

    “照你这么说,是长公主把郑小姐带到御花园去的?”凤临澈眯起了双眼。

    “奴婢,奴婢实在是不知道啊!”婢女被凤临澈这样一瞪,吓得方寸大乱,连连磕头。

    白筝凝眸深思。

    郑嫣受了重伤,爱女如命的长公主定然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任由她乱跑。

    若这丫头说的是实话,既不是身边婢女也不是长公主,那又是谁,把郑嫣带去了御花园?

    其实凶手是谁,白筝大抵有数。

    但现在明摆着这件事冲她而来,她就必须要抽丝剥茧找到凶手遗漏下来的关键点,才能帮助自己洗脱嫌疑。

    “白三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云熙公主一脸关切地开口问道,“说起来,白三小姐你方才一直在那附近,可有看到什么可疑之人么?”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神色各异起来。

    凤临澈打量了一番因为蒙面人的追杀而略显狼狈的白筝,挑眉问道:“白三小姐一直在那附近?”

    “是啊,方才我与三小姐一同去御花园赏花,走到假山堆旁时,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帕子掉了,就回去捡,三小姐说会在原地等我。只是……”云熙公主故意为难地停顿了下。

    “只是什么?”高昌侯站起了身。

    “只是我回去后,却没有在那里看到三小姐,想着也许是三小姐被自己家人叫去赏花了,我又觉得这一来一回有些乏了,便回了大殿,没有再去找三小姐。”

    “可方才我看到过白夫人她们,就只有他们一家四口,三小姐并不在旁边!”一个身着锦衣的妇人突然说道。

    “蒋夫人说的是啊,我也没看到三小姐。”又一个夫人接口道。

    “这么说,三小姐,你究竟是去了哪里?”凤临澈仔细地盯着白筝,“你如今又为何这样狼狈?”

    白筝回想起云熙公主走后自己的遭遇,不由得心底冷笑。

    郑嫣出事的时候,自己就被白笙的阵法困在旁边,而这一点,除了凤临渊之外就再无人可以证明。

    也就是没有人证。

    当真是下得一盘好棋。

    白筝心中冷笑,面色却十分慌乱,显然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走到大殿中央,低着头战战兢兢地答道:“回,回陛下,臣女方才,确实一直都在那附近。

    只是云熙公主走了没多久后,不知为何,竟然冒出了一个拿着刀的蒙面歹人,欲抢夺臣女身上的那枚,宜妃娘娘所赐的玉佩。

    臣女惊慌失措,夺命而逃,这才一身狼狈。”

    “持刀歹人!”白笛适时惊呼一声,一脸担忧地道,“想不到御花园中人来人往,竟还有持刀歹人行凶,妹妹你可有受伤?”

    白笛这话表面是关切,实则却是提醒着众人。

    若真如白筝所说,有个蒙面歹人的话,御花园里来来往往这么多人,她所站的位置虽偏僻,却又不是视线死角,怎么可能没有一个人发现?

    白筝掩住唇边的冷笑,抽咽着回道:“妹妹本来也觉得不可思议,可现在看到郑小姐,竟直接是丧命于此,可见歹人凶狠,妹妹能活着,已经算是命大的了。”

    “是啊,妹妹实在命大。”白笙一脸感慨地接口道,“郑小姐能文能武,却命丧于此,妹妹手无缚鸡之力,却安然无恙。”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