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步步生莲:天才侯妃平天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0章 同归于尽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什,什么内情……本公主不知道!”

    云熙公主眼神微闪,眼珠四下转动,略带慌乱的出声道。首发www.zhuishubang.com

    白筝向前一步,逼近了云熙公主,双目紧紧地盯着她,声线上扬:“哦——是么?”

    “骗,骗你做什么!”云熙公主应道。

    “那公主激动什么呢?”白筝扬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配不配得上定远侯爷,又与公主有何关系?”

    轮得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云熙公主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因为侯爷,是本公主的!你若是识相,本公主还能饶你一条狗命,你若是不识相……”

    看着越说脸色越发狰狞的云熙公主,白筝心底猛地一跳,警惕地出声问道:“我若是不识相,公主欲待如何?”

    “自然是要你——”云熙公主唇角稍稍撩起,看向白筝的一双眼就像淬了冰,她突然出其不意地对着白筝伸出双手,狠狠一推。

    白筝在倒下的瞬间,听清了她的最后一个字——

    “死。”

    可白筝已顾不上这些,她被云熙公主推倒在了樟树后头,硕大的树干完全挡住了白筝瘦弱的身躯,以至于远处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一个发现这里的异样。

    白筝在即将倒地的瞬间灵活地侧过了身,这才没有摔得过疼。

    刚要起身,就见眼前寒光一闪。

    白筝浑身一凛。

    是刀!

    她连忙就地一滚,堪堪躲开袭击。又随手抓起地上的一把沙土,毫不犹豫地朝举着刀的蒙面人撒去。

    从小到大,不论是前世的叶钦还是今生的白筝,从未遇到过这样危急的时刻。

    她咬了咬牙,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虽然自己毫无还击之力,但这毕竟是皇宫大内,只要保住命多跑几步,定会有人来救她。

    思及此,白筝便趁着蒙面人用手遮挡的空挡,自地上爬起,扯开嗓子边跑边喊着。

    “救命啊——”

    只是本来应该往香樟树的前面跑,那边才是人最多最热闹的,可如今那个方向已被蒙面人拦住,她只好朝着身后一个不大的假山堆而去。

    蒙面人挥散了飞扬的沙土,追着白筝跑进了假山堆。

    假山堆里山石高大,怪石嶙峋,白筝七弯八绕地跑了几圈后,就发现自己已然失去了方向。

    奇怪。

    白筝不由得心底生疑。

    御花园本就不大。更何况,方才进来前白筝也看过一眼,这里不过是几座假山搭成的小山堆罢了。

    怎么自她进来后,竟然能拐上这么多道弯,还没有一点走到出口的迹象?

    白筝仔细回想了一下,方才一路上,也都没有看到过出口。

    莫不是……

    白筝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

    她抬起头,今日的天气本就阴沉,如今更是被乌云遮盖,完全看不出太阳的方向。

    她闭上眼,仔细听着外头的声响。

    竟然一片安静。

    白筝微皱眉头,难道这里太过偏僻,甚至都传不过来不远处湖边热闹的人声么?

    不对,白筝的眉越皱越紧,不对,这里太安静了,好像缺点什么。

    怎么……连鸟叫声都没有?

    她突然睁开眼。

    不好!

    白筝看着周围,在她闭上眼睛的这段时间里,周边的假山果然已经换了位置。

    是白笙。是她的阵法!

    白筝樱唇紧抿,一双眼里满是寒冰。

    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

    怪不得凤临渊派出的护卫没有及时出现,怪不得她跑了这么久,呼喊了半天,也没有人来救她。

    原来她跑进了白笙设的阵法里。

    白筝冷眼看着周围,努力镇定着思绪。

    云熙公主和白笙定然是一伙的,照云熙公主的意思,这一次白笙出手,应该就是想要置自己于死地。

    难道,白笙是要利用阵法杀人?

    不对,白筝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

    她们前面做了那么多场戏的铺垫,若是真要杀自己,十有八*九是想把罪名推到吃了醋的郑嫣头上。

    可今日郑嫣的脚已经被她们亲手所伤,起身都已困难,如何对她下此毒手?

    白筝觉得自己头一次遇到这样的劲敌,事已至此,她竟还是猜不透白笙的想法。

    真是有意思。

    想到这里,白筝的嘴角微微上弯,既然猜不到,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先破了这阵法再说。

    虽说对于阵法,白筝并不了解,但她知道这东西说到底也只围了四周,围不到上下。

    现如今凤临渊定然已经知道她不见了,派了人来救她。只要想办法让凤临渊的人确定自己的所在位置就好。

    幸亏今日做了足够的准备。

    白筝把手一扬,长袖中飞出一枚袖箭,指向天空而去。

    “嘭!”的一声,袖箭在半空炸开,发出亮眼的光芒。在暗沉的天色下,显得格外醒目。

    白筝抬头看着天空,唇畔的弧度深了深。

    正欲躲进旁边的小山洞时,就听“嗖!”,一道破空的响声掠过,白筝本能地蹲下身去,只见眼前的假山石上,钉着一把泛着幽冷银光的长刀。

    该死!忘了那个蒙面人了。

    白筝顾不得回头,起了身不要命地朝前逃去。

    蒙面人紧追不舍,施展轻功很快到了白筝跟前,出手便是一掌朝她打去。

    白筝不堪承受,被这一掌打得连连后退,后背径直撞到了石头上。还来不及呼痛,就见蒙面人五指成爪,又朝着她腰间而去。

    白筝瞳孔猛地一缩,蓦然看到旁边有几株竹子,便使劲地掰下竹身朝那蒙面人呼去。

    蒙面人单身抓住了竹子的另一头,直接将它拗断,又冲着白筝的腰间伸出手来。

    白筝福至心灵,一把捂住了腰间的玉佩,大声喝道:“住手!不然我就毁了它!”

    果然,就见那蒙面人的手,堪堪停在半空。

    “要么放我出去,要么,我就与它同归于尽!”白筝拔下了配在腰间的那枚,方才宜妃赏的玉佩,冷冷地喝道。

    “就凭你?”蒙面人灰暗的眼睛猛的一眯,沙哑出声,“找死。”

    “是么?”白筝双眸微凛,举高拿着玉佩的手,语调冰凉,“那你就看看,到底是你找死,还是我找死。”

    “不自量力。”蒙面人显然失去了耐心,直接伸手便欲来抢。

    白筝见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是他的对手,索性心一横,手一松,将玉佩对着高空抛了出去。

    “贱*人!”

    蒙面人目眦欲裂,高抬手掌。

    白筝便觉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气扑面而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