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步步生莲:天才侯妃平天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9章 赏花之邀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青芍,快去找到四殿下,跟着他,有任何事情速来与我汇报。★首发追书帮★”白筝冷冷吩咐道。

    这一次的剧情发展,几乎与上回在高昌侯府一模一样,都是各种挑拨郑嫣,引她吃醋,再给白筝泼上一身勾引凤景炀的脏水,引郑嫣对她动手。

    若这次也是同样招数的话,那就只要跟紧了凤景炀,她便可以避过白笙设下的坑。

    白筝这样想着。

    可不知为何,看着凤景炀留下的空位,白筝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

    她总觉得自己算漏了什么。

    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谁?”白筝警觉地转过身。

    只见云熙公主一脸受了惊吓的看着她:“三小姐,你怎么了?”

    “云熙公主?”白筝见到来人,不觉眉梢一挑,“有何要事?”

    总不至于是来找她闲话家常的吧?

    云熙公主却是对着一脸警惕的白筝娇俏地一笑:“听说你们东周皇宫的御花园里,每年春季,百花争艳自成一景,煞是好看,不知三小姐可否赏脸,与本公主一同前去?”

    云熙公主这一句虽是问话,话里话外却都透着一股不容拒绝的意思。

    白筝垂眸,掩下眼中的冷意。这明摆着就是让她非去不可。

    毕竟一个三品侍郎之女若当众拒绝异国公主的邀请,无异于直接打人一巴掌。

    就是被有心之人参上一本妨碍两国邦交也是可能的。

    想到这里,白筝不禁朝着凤临渊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他此刻正被西梁世子卓凌霄拖着,举杯饮酒,想是感受到了白筝的目光,凤临渊微微偏过头,给了她一个满含笑意的眼神。

    白筝心下稍定,对着云熙公主扬起一抹可爱的笑容道:“公主邀约岂有不去之理,走吧。”

    说罢,便率先走出了大殿。

    设宴的大殿与御花园相隔不远,二人屏退了丫头,走在通往御花园的小道上。

    白筝原等着云熙公主开口,发现她故作深沉一直不说话,索性也就顾自全神贯注地观察着周边的情况。

    而一旁等着白筝问话的云熙公主,见对方不仅不说话,竟比自己还气定神闲。

    甚至于,看到掉在路边的落花中有一朵极为别致,还将它捡了起来放在手心拨弄。

    云熙公主终于沉不住气,问道:“你就不问问本公主为什么叫你出来?”

    白筝“唔”了一声,手上依旧拨弄着那朵花,头也不抬地道:“请问公主为何要叫我出来呢?”

    “你!”云熙公主顿时被她敷衍的态度激怒,“到底是上不得台面的小户!”

    白筝微微一笑,浑不在意:“公主大人大量,就莫要与我这等小户一般见识了。”

    云熙公主偏过头,不屑地扫了她一眼:“你既知道自己出身低微,是个小户,那就应该知道,你根本就配不上定远侯爷。”

    白筝抬头,平静地看向她道:“公主此言,请恕白筝不敢苟同。当初我大周陛下亲笔圣旨所言,白府侍郎之女白筝,秉性端淑,静正垂仪。与定远侯凤临渊实乃良配。若今日白筝妄自菲薄却说配不上侯爷,岂不是忤逆圣旨?”

    白筝语气轻淡,说出的话却把云熙公主呛了个半死。

    云熙公主顿时勃然大怒,指着白筝的鼻子高声道:“你要不要脸!你们东周皇帝不过是说些场面话罢了,你还真敢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你配不配得上定远侯爷难道心里还没数吗?

    就你这么一个三品侍郎之女,无才无貌无品德,别说永定,就你们白家那两个姐姐都不知道比你好上多少!”

    “我的两个姐姐?”白筝敏锐地抓住了她的话,挑眉问道:“公主什么时候,跟我两个姐姐这么熟了?”

    云熙公主顿了顿,眨了几下眼睛才道:“这,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么?”

    “公主是什么时候搭上我那两个好姐姐的?”白筝却直接无视了她的解释,继续问道。

    云熙公主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对方可能只是在诈她,又怒道:“本公主哪里认识你什么姐姐。三小姐你自己的名声如何,难道自己心里不清楚么!”

    “哦,是么?”白筝像是想到了什么,勾起唇角微微一笑:“公主,我不大明白,你到底喜欢侯爷什么?”

    云熙公主被白筝一再转换的话题打了个措手不及,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答,就听白筝继续说着。

    “侯爷已有七年未曾露于人前,就算是你曾在西梁见过他,那会子你最多也就是七八岁的光景,能记得什么?

    而侯爷,又因着焱城那一战的关系,容颜俱毁重病缠身,活不过二十五,就连我永定城内的各府千金都不肯嫁给他。

    公主,你一个西梁皇帝最为宠爱的公主,又为何如此上赶着要嫁给侯爷?

    我实在是不理解个中缘由,还请公主赐教。”

    “你懂什么。”听完了白筝的话,云熙公主微仰起头,蔑视地看着她,“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人,有眼无珠,根本就配不上侯爷。”

    白筝低头:“请公主赐教。”

    此时的二人,已经走进了御花园里,站在一株硕大的香樟树下。

    远处有三三两两的人走过,带起一阵清脆的笑声。

    云熙公主朝前望去,她的视线越过远处的一潭湖水,看向了遥远的前方。

    “你们这些整日躲在房里只会弹琴绣花的女子,根本就不会知道,战场上的定远侯爷,就像是一匹烈马,一只枭鹰。

    不,他比我大梁最烈的马还要勇猛,最狠的枭鹰还要嗜杀。

    他总是一袭红色战衣。浴血奋战时,即使身上受了伤挂了彩,也叫人一点也看不出来。

    他总是冲在最前线,扛着长枪杀最多的敌军。

    他总能想出绝妙的兵法,就连我大梁的战神,宣宁王叔也不是他的对手。

    他是个天才的将领。他是你们东周的明珠。

    可你们!”

    说到这里,云熙公主猛地转过身来,眯起双眼,危险地看着白筝,身上散发出一股陡然的戾气:“可你们东周根本就护不好他!

    你们甚至,亲手砍断了他的翅膀,把他圈在这种诡诈的地方苟延残喘。

    定远侯爷那样的人,不该过这种生活,他该去战场上!”

    “公主。”白筝蓦地打断云熙公主,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她,“你为什么说,是我们大周自己,砍断了侯爷的翅膀?莫不是……”

    云熙公主脸色猛地一变,就听白筝冷然问道:“公主,侯爷受伤一事,你是否也知道内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