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步步生莲:天才侯妃平天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8章 磕头认错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陛下息怒。★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赵贵妃顿时急得从座位上顺势跪倒在地,又瞥了眼凤景炀,急道,“你个孽障,还不快去看看郑小姐的腿伤!”

    凤景炀的眼里涌现出一丝不甘,却又很快抑制了下去,也跟着跪在地上,闷声道:“是儿臣失言,请父皇息怒。”

    而此时,处于风暴中心的郑嫣,却像是没有听到这些争执一般,只低头把玩着手中的玉佩。

    在摸到那丝绸制成的流苏时,她的眼神就变得更加柔软。

    高昌侯见此情形,索性转过头去不再看凤景炀的惺惺作态,只望着郑嫣心疼。

    凤临澈冷哼一声,这个逆子根本就不知道,高昌侯代表着什么。

    自定远侯一脉萧条后,如今大周的大部分兵权便集中在了白奕樟,白奕桓和高昌侯手上。

    像这样的人,若把他的独女握在手里,便是握住了他的命脉,完全可以将他变成自己最称手的利器。

    而一个皇帝最理想的状态,自然是将所有的兵权,都牢牢地握在自己手中。

    可皇帝又不能亲自上场杀敌,他终究是需要可以帮他带兵打仗的将军。

    若终归要有人来当这个将军,那么,像高昌侯这样,被牢牢抓住了命脉的人,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因此,给凤景炀安排这样的正妃,虽说是赵贵妃和赵氏一族努力的结果,却也是凤临澈默许的。

    更何况,今日在场所有的大臣及女眷,都目睹了郑嫣为凤景炀夺玉佩不惜伤了脚的事。

    若凤景炀还一副冷血无情的做派,凤临澈又一味偏袒,不仅会彻底惹怒高昌侯,更会寒了在场众人的心。

    莫说今日这宴席上,还坐着西梁的世子和公主。

    传出去,他这个大周皇帝的脸面都要丢尽了。

    思及此,凤临澈冷冷道:“你跪朕做什么,你如今最对不起的是朕么!”

    凤景炀低着头,没有人看到他此时的表情有多难看。

    他已经跪在了地上,如今是凤临澈不叫他起来,他根本就不能起来。

    可现在凤临澈的意思,又分明就是叫他给郑嫣道歉,以压下高昌侯的怨气。

    这岂不是,让他一个堂堂的皇子,跪着和一个臣下道歉么?

    他凤景炀何曾受过这等屈辱!

    凤景炀深深地吸了口气,半晌,他终于压下心头的怒火,再次开口:“是我无礼,请郑小姐恕罪。”

    平阳长公主闻声,冷冷地看着凤景炀,因为太过生气,她的声音都有些发抖:“四殿下是君,嫣儿是臣,我高昌侯府,担不起四殿下这声恕罪。”

    这话一出口,凤临澈的脸色当即沉了下来。

    让自己的儿子道歉,已经是他给出最大的让步了,高昌侯府竟敢给脸不要脸?

    还真当大周离了他就不行了?

    他冷笑一声,却是对着凤景炀道:“孽障,这便是你向郑大小姐请罪的诚意?快不去给郑大小姐磕头认错!”

    最后的四个字,被凤临澈念得一字一顿,像千斤巨石般,砸在了高昌侯心上。

    平阳长公主和高昌侯的脸,顿时白了。

    磕头认错?

    凤临澈这哪是真要凤景炀道歉,这分明是发怒了。

    像是被一盆冷水兜头泼下,高昌侯的怒火顿时熄了一半。

    “是嫣儿自己不懂事伤了脚,与四殿下无关,殿下快快请起,莫要折煞了臣才是。”

    说着便疾步上前扶起了凤景炀。

    见风波总算过去,赵贵妃忙对着一旁的宫人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郑小姐抬下去。”

    “四殿下。”被点到名的郑嫣终于抬头,蓦然喊道。

    “还有何事?”凤景炀微微皱眉,不耐地开口。

    “这玉佩……”郑嫣伸出手。

    凤景炀听到玉佩二字,心念一动,鬼使神差地走到了郑嫣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她:“怎么了?”

    “四殿下,四哥哥。”看到凤景炀走近,郑嫣抬起头,脸上浮现出了一道笑容,她使劲地向上伸出手,“给你。”

    “什么?”凤景炀微愣。

    “四哥哥,你要的玉佩,嫣儿替你争来了。”郑嫣边说着,边献宝似的打开自己的手掌,“给你。”

    凤景炀的眼睛微微一痛。

    就见她原本白嫩的掌心,如今竟满是指甲抠出的血痕,而那狰狞的血痕上方,就躺着那枚她用自己的一只脚换来的玉佩。

    “你……你要把它给我?”凤景炀接过玉佩,一时有些不敢置信,复又想到了什么,一股愤怒涌上心头,“所以刚才你是成心耍我?”

    所以她才眼看着自己被凤临澈斥责的时候不出声,一直到他跪着道完歉,出完丑后,才把玉佩给他?

    郑嫣看到凤景炀眼中的怒意,慌乱地解释道:“不,不是的,我只是,只是希望你看到它就能想起我,所以想在它身上,留下点自己的气息后,再送给你……”

    可凤景炀哪里听得进去,他只要想到方才凤临澈因为高昌侯和郑嫣,逼着他一个堂堂皇子向大臣下跪道歉,就觉得屈辱难忍。

    平阳长公主再也看不下去女儿的退让,挥了挥手,与涌上来的宫人一起,将郑嫣抬了下去。

    发生了这样的事,谁也没有心思再参与接下来的宴会。

    场面一时冷了下来,众人再没了方才的兴致,只顾埋头喝茶吃酒。

    白笛猛地回头,像是毒蛇一般盯着郑嫣离去的方向。

    虽然因为刚才那一出,所有人都无心去管白笛输了比试的事。

    可等宴会结束,众人缓过神后,白笛在自己的定亲宴上输给折了脚的郑嫣一事,定会传遍整个永定。

    从此后,她白笛将会成为永定城最大的笑话!

    而此时的凤临澈也彻底失了兴致,勉强又吃了几口酒后,便离开了宴会。

    赵贵妃只好宣布让众人自行歇息,或可继续留在座位上,或可随意结伴,前去御花园赏花。

    “母亲,姐姐!我们去赏花吧?”白念铭兴奋地走到林氏和白筝面前,拉着白筝的手道。

    白筝看了眼对面,那淡定自若地坐在座位上茗茶的凤临渊,笑着摸了摸白念铭的头道:“你们先去看吧,姐姐还有事,过会再来。”

    “好吧。”白念铭嘟起了嘴,却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与林氏一同离去。

    白筝含笑望着自己家人离去的身影,转过头,才突然发现,只这么一会儿功夫,坐在对面的凤景炀就已没了踪影。

    糟了!

    被郑嫣断脚一事彻底打乱了思绪的她,差点忘记,今天的自己才是最危险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