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步步生莲:天才侯妃平天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一朝穿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BOOM——

    惨叫声不绝于耳,有学生狼狈的逃窜出实验室。「^追^书^帮^首~发」

    一场化学实验,因几名学生的操作失误而引发爆炸。

    不巧波及到旁边的化学系天才博导叶钦。

    滚烫的热浪毁天灭地般扑面而来,隐约间令人作呕的烧焦味萦绕鼻尖,叶钦浑身剧痛难忍。

    不多时,那剧痛隐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四肢百骸像散架般酸疼不已。

    “你醒了!”

    叶钦被这道惊喜清脆的声音唤醒。

    微睁开眼睛,入眼便是一个浅灰的床帐,一室暖黄中扑上来一双湖水般的美眸。

    “姑娘昏睡了三天,粒米未进,我煮了些米粥,要不要起来吃点?”那双眼睛的主人温柔拂过她的手臂,言语间已为她诊过脉。

    想必是她的身体已无大碍,对方的语气也有些轻松。

    这是哪?

    我死了吗?

    愣怔间,一大段陌生记忆如洪水般涌入脑海。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叫做白筝,是个十五岁的妙龄少女。

    爷爷是名震天下的老将军白麒英,父亲是将军府中因沉迷文学、武艺废弛而不受宠的二公子白奕楠。

    在大周这个尚武的国度,白奕楠一房称得上是国都永定的笑柄。

    白筝本与丞相府二公子楚风定有亲事,可他却好死不死看上她的二堂姐白笛。

    可怜痴心的白筝被这二人在前日的宴会上言语欺凌,不堪受辱而孤身一人深夜返程,途中却遇到恶霸抢劫,为保清白跳下悬崖。

    白筝轻握住这只柔软的手,微笑着迎上对方有些疑惑的目光:“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多谢。”

    对方亦笑道:“我不过是帮着照料了几日,姑娘的命是我家主人救的。这悬崖要了多少人的性命,姑娘能大难不死,想必也是有福之人。”

    其实白筝对于被救那晚也是有些模糊印象的。

    生命流逝的前一瞬,隐约间被一个带着清淡药香混着青草味的怀抱包围。

    出神的当口,一碗温吞的白水已递到面前,“姑娘再修养几日,便可以回府了,想来姑娘突然失踪,家人肯定着急。”

    白筝点点头。

    这一趟意外,父亲母亲和两个弟弟肯定急的不行,本就有些落魄的家怎么承受得起女儿下落不明这种事。

    尽管不愿回去面对那个烂摊子,但既以白筝的名义重生,便要担负起原本属于白筝的责任。

    只是就这么回去着实不妥。

    念及此,白筝坐直身子,郑重颔首道:“我还有一事相求。若是你家主人愿意相助,我愿给予三千两白银作为酬谢。”

    对方显然被她的出手阔绰吓到。

    早在主人救她时,便已派人打探过她的身世,不过是个三品侍郎府的千金,白侍郎一年的奉银也不过区区三千两白银。

    白筝心中有苦难言,三千两与她而言何尝不是个天文数字!

    可看这丫鬟深藏不露的模样,其背后“主人”必然不是普通人家。若想求他帮忙,微薄的酬劳根本拿不出手。

    虽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但能用钱解决的事,就不要欠人情了罢。

    ……

    门外寒风刺骨,屋内烧红的炭火散发出灼热的温度,火光映在墙上温暖如春。

    一个身着红色锦衣,清俊出尘的男子双眉微皱,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枚白色的棋子。

    在听到来人的汇报后“啪”地落下棋子,挑眉笑道:“买个糕?三千两?临渊,你还真是救了个‘千金’小姐呀。”

    棋盘对面被称作“临渊”的男子放下手中还未剥完的栗子,只抬起眼看了下棋局,便落了子。

    红衣男子定睛细看,瞬间哀嚎起来:“凤临渊!你就不能下得客气一点吗!”

    凤临渊淡淡一笑,露出如有神造一般精致的脸,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立挺的鼻梁一转,才让人发现半张脸掩在黑色面具之下,凭添了一抹清冷之气。

    “白小姐出手竟然如此大方?看来这朝里丢了的二十万两白银,或许跟白侍郎有点干系。”

    那张脸明明带着温文的气息,眸光却让人无端感受到一阵寒意。

    “青芝,你告诉那白小姐,本侯同意了。”

    凤临渊说着把剥好的栗子喂给旁边一只通体雪白的狼。那狼仿佛听明白主人的意思,朝那名唤青芝的丫鬟龇了龇牙,才一口吞下栗子。

    青芝一抖,这位白小姐……恐怕要完了。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