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席新宠:娇妻逃不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五年前的阴谋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首都机场,米乐雪拖着行李箱快步走出来,时隔五年,她终于回来了。★首★发★追★书★帮★

    仰头看了一眼熟悉的天空,心底不由蔓延出一股惆怅和遗憾。

    关于自己的初恋贺翰白,这一次,她一定要把过去的误会解释清楚。

    可还未来得及细想,旁边就匆匆走过来一个秘书样的人,板着脸毫无情绪的问道:“是米小姐吗?老爷在车里等你。”

    “爷爷来了?”米乐雪有些惊讶,她以为她这次回来,是不会有人来接她的。

    秘书没多说话,只是让米乐雪跟着他走。

    五年前,她背着杀人凶手的名声被贺爷爷迫离开国内,现在回来,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跟自己的初恋贺翰白解释当年的一切,苏家公司的问题,还有那场车祸,都不是她策划的,她也是其中的受害者。

    进了保姆车,米乐雪见到了一身中山装的贺老太爷。

    “爷爷。”她乖巧的喊道,父母早亡,她从小是在贺家长大,米家的公司也是多亏了贺爷爷的照顾,要不然早就被她那个歹毒的舅舅全部抢走了。

    贺老太爷点点头,等米乐雪刚坐下,就拿出了一个信封,递了过去。

    米乐雪一愣,不明所以:“爷爷,您这是?”

    贺老太爷叹息说道:“我知道这些年一直想要回来,但是现在首都形势已经不比你离开的那个时候,你回来恐怕是不会习惯……”

    这前面半句话,就已经让米乐雪心脏一缩,有了不好的预感,可后面半句,才是真正的刀剑,冷硬的直刺米乐雪的心脏,疼得她脸色都瞬间白了。

    “况且,这五年,翰白过得很好,他马上就要跟程程订婚了,所以,我希望你能拿着这些钱,重新离开。”

    “他要结婚了?”米乐雪收紧了手指,不可置信。

    贺老太爷点头,看着窗外说:“时间差不多了,你拿着信封里的机票,走吧……”

    米乐雪愣了好一会,终于反应过来,红着眼眶摇头:“不,我不想走……我要去跟翰白解释……”

    “够了!”贺老太爷厉声打断,一改刚才的慈祥温和,“五年前的旧事,你现在回来提起,不正是揭开翰白的伤疤吗?他现在已经忘了你,重新开始了,你不要去打扰她!快走吧!”

    米乐雪几乎是被赶下的车子,她恍恍惚惚的重新走进机场,愣愣的站在匆匆的人流里,只觉得眼前灰暗,完全没了方向。

    贺老太爷这是要……永远的把她流放在异国他乡吗?

    为什么,当年的事情,明明她也是受害者啊,她因为那场车祸,失去了米家公司的全部股份,她现在一无所有,并且无家可归……

    米乐雪失神无措,猛然又突然被人扯住了手腕,一道凶狠的声音传过来:“米乐雪,你他妈还敢回来!”

    米乐雪定睛一看,眼前的人是她那个冷漠狠毒的舅舅米文光!

    “你干什么,放开我!”米乐雪立即挣扎,却还是被米文光粗暴的扯着手腕带出了机场,朝着一辆黑色的面包车走去。

    米乐雪见情况不妙,连忙开口大呼‘救命’,可她才喊出一个‘救’字,米文光抬手就一耳光扇在她脸上,打得她头晕眼花,眼前发黑。

    等会缓过神来,人已经都被带进来车子里。

    米文光攥着她的衣领,阴狠的说道:“五年前你宁愿把米家的家产拱手让给外人也不肯留给我,现在,我他妈就要你付出代价!”

    “你想做什么?”米乐雪奋力挣扎,踢打着米文光,“你信不信我报警!”

    米文光攫住了她的手腕,扬手又是一巴掌,这一下直接打得米乐雪嘴角都破了,耳朵里嗡嗡作响。

    “反正老子现在除了一堆债,什么都没有了!就算是下地狱,老子也也拖着你!”他边说,用力掐住了米乐雪的脖子。

    米乐雪瞬间窒息,更是眼前一片昏暗。

    “臭表子,你真以为那个贺东国这几年是在帮你?蠢货!他一直在算计你!五年前那场车祸,他就是那个幕后的主谋!”米文光的话像是惊雷劈过米乐雪的脑袋,让她瞬间一醒。

    “不可能……”她立即反驳,贺爷爷可是养育她长大的人!

    米文光狰狞说道:“蠢女人,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年纪一大把的贺东国为什么会那么巧合的出现在车祸现场吗?为什么他会主动提出要你拿家常作为补偿,那都是在算计你!”

    米乐雪身体一下子僵住,有些她以前没有想过的细节,一点一点的重新展露出来……

    事情的真相,真的是这样吗?

    不,她要亲自去问问贺爷爷!

    这个念头一下子给了米乐雪动力,她猛然有了力气,猛的一下顶开了米文光,灵活的一翻身,她从正在行驶的车子里跳了下去。

    “站住,贱人!”米文光立即追了出来,手里还丧心病狂的拎着一把大砍刀。

    米乐雪后背都寒了,胡乱的寻了一条道路,跑进了岔公路上。

    米文光不依不饶的追在后面,口里吐出阴狠毒辣的咒骂和杀气。

    米乐雪头也不敢回,一路狂奔,远远的看见一辆眼熟的车子渐渐开来,她脚步猛然一顿,这个人是……贺翰白。

    “翰白……”米乐雪急忙挥手,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救我,翰白!”

    车子很快开近,车窗开着,贺翰白俊美而冷漠的脸显露出来,他如画似的精致眉眼里,只有冷淡和漠然,像是不认识她似的,只淡淡的睨了一眼,随即又厌恶的皱起眉头,升上车窗,将两个人隔绝开。

    那辆本应该就是救赎的车子,最后却渐渐开远了……

    米乐雪呆呆的看着车子,心脏像是穿过了一把刀子,浑身冰凉。

    脑中又想起了米文光刚刚说的阴谋,贺家对她,其实只有算计……

    “贱人,叫你他妈的别跑!”米文光追了过来,一把揪住了米乐雪的头发,一个用力就将她扯到了公路上。

    “我现在的样子都是你害的,我一定要剁了你!”他恶狠狠的说着话,高高的举起了刀子。

    米乐雪呆滞的看着那刀,心里闪过的念头,却是不如就这么死了算了,一了百了……

    刀子越挥越近,眼看就要砍在米乐雪的脸上了。

    一只白皙优雅的手,忽然伸了出来,抓住了米文光的手腕。

    “我的人,你也敢动?”男人的嗓音,醇厚又低沉,像是优雅而高贵的大提琴音,只一听,就足够让人沉醉。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