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书中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2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当她在脑中演练了十几种应对的方法后,对方却好像没事人一样重新拿起书,认真地看着,看样子并不在意她的回答是什么。★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这让她莫名地有些生气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嘛,说了这话后又没下一句了。她躺回躺椅,转过身,背对着他,连躺着的背影都是气呼呼的。

    逗弄够了,国师轻轻笑了声,放低声音问:“天气热,你想吃什么?仙冻当甜点怎么样?帮你再煮个清爽的点汤?”

    谁说她要留下来吃饭了?自作多情。六王女心里怼他,一个堂堂国师,见了她天天问的都是想吃什么,想要什么之类的家长里短,哪里有一点外头传言的高冷。

    “你上回不是说想吃排骨,今天做?”国师见她没反应,又主动搭话。

    “……”可惜人家是摆明了不想理他。

    国师恍然大悟地说:“看我,你应该是想回王宫的吧,那我就不准备了,看看时辰,你也该起来回去了,天气这么热,再晚些你又要抱怨这天气不该来神殿。”

    “谁说我要回宫的?我偏不回去!我要吃排骨,还有仙冻!一个都不能少。”她一听他是要赶自己回去,火气上来,费劲地转过身,咬牙切齿地说。排骨也就算了,宫里的膳者也能做,仙冻是国师用一种药草熬水后,冷却获得的草冻,淋上蜂蜜,非常解暑。六王女夏天来了几回,都要喝一碗才走。

    国师伸手帮她整理了下耳边凌乱的头发,安抚地说:“好,给你做。”

    六王女还记得自己在生气呢,拍开他的手,又恢复成刚才的姿势,耳朵却悄悄地发烫。她掩耳盗铃地用头发掩了掩耳朵,假装闭目养神的模样。

    她来神殿,不是每次都会来找国师,有时候她自己在神像前坐坐便回去,有时候比较有空,就跟着国师下下棋或者闲聊几句。只是这找国师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而已。

    六王女大约是知道自己怀着什么心思,少女怀春,总会恋慕身边的优秀男子。经历了两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的她有些享受这样青涩且暧昧的关系。可是若是问她,是否想要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她的答案是否定的。

    也许以后回忆,这会是一个她能说出的开心事,却不会是她追求的结局。正如她之前所说的,她必定是孤独终老的命运,不需要牵扯任何人也同她一起受苦。

    她虽然这样明了,但心不由脑,那股沉重还是慢慢笼罩在她的心头,她叹口气,昏昏沉沉地想着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竟是真的睡着了。

    安静的神殿内,神官涗埔走到国师的居所,远远地便望见那个在沿湖走廊上摆着的躺椅,他刚想走上前,却被人拦住。他哭笑不得,对那人说:“不是,连我都不能过去?大人什么时候有这个习惯了?”

    “大人不在里头。”那人显然是国师的亲信。

    “那你拦着我干嘛?”人不在里头,还不准他过去等着?

    “大人在为六殿下准备午膳,如果想要找他,直接去后头的小厨房便是。”那人即便知道面前的这人可能是未来的国师也没有稍微给他面子,一板一眼地转达。

    涗埔明白地点点头,问:“是那位殿下在里头休息呢?”

    那人不说话,一副要目送他离开的模样。

    涗埔撇撇嘴,转身往小厨房走去,看他不和大人告状,居然怀疑他会伤害大人的心头肉,把他当成多不识趣的人呢。

    小厨房内,国师将菜下锅,拿起一旁的手帕擦了擦手,一回头就看见他趴在门边瞅着,脸上的哀怨都可以引来恶魔了。

    国师说:“怎么不进来?”

    “厨房这么热,我才不进来。”涗埔一脸的嫌弃,说,“也只有大人您才会为了六殿下做这样的事情,她在湖边睡得可好了,我去都没醒。”

    国师一身的白色长袍,头发高高竖起,纤尘不染的谪仙模样,即使是站在这烟火气这么重的厨房,还是显得格格不入。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尝了口正在炖着的汤,叫一旁的人盛到碗中。

    “睡着了?”他听到涗埔说了这么一场串,只抓到一个重点。

    “可不是嘛。这样容易睡着,哪里像是敌人环伺的神女殿下应有的警觉。”涗埔对六王女没有什么敌意,说这些话更多的是调侃,毕竟国师他不敢,六王女还是可以的。

    他双手抱于胸前,奇怪地问:“大人,她不是自己求着国王说要和喻畏公子成亲吗?我怎么看她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每天不是处理各项事务,就是到我们这儿了。倒是她身边的那个女官和喻畏公子走得极近,她不会被戴了绿帽子还不知道吧?”

    国师掀起锅盖,动手将排骨舀起,说:“她知道。”

    “知道?啧啧,心真大啊,她就这样任由那人继续和喻畏公子来往?到时候头上一片青青草,哭的是她吧。”涗埔将六王女当作自己人,说话也没有平时的客套,加上他之前就对那位哑巴女官感兴趣,如今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自然将人划到同一边。

    国师也在猜测,她接下来会怎么做。直接在喻畏面前揭穿吗?这是最直接的办法,但以六王女的性格,要揭穿,她早就做了,不会拖到现在。到现在都没动静,应该是另有打算。

    六王女殿,同样有人在揣摩着她接下来会做什么。

    越落在房间内来回走着,向来没耐心的青音反倒是沉了下来,坐在桌边,慢慢地喝着果汁。当局者迷,即便是越落,遇见这样的事情,还是没法冷静处理。

    她停下脚步,口气中有着不满:“殿下到底是怎么想的?是她求着国王赐婚的,现在一天天的倒是往母神殿跑得勤。外人不知道,我们还不知道吗?她不是参拜母神,而是去和国师见面。这样对喻畏公平吗?”

    “喻畏不是有你陪着吗?你私下里去见他的次数,比殿下去神殿的次数多了去了。”青音掌握着六王女殿的所有情报,她的一举一动尽在掌握。如果越落展示的是她柔弱的一面,青音或许还会同情她,可是当她不顾自己的身份,口出狂言的时候,青音自然不会留情面。

    “青音,你!”越落恼羞成怒,却不知如何回击。

    青音抿了口果汁,说:“我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处理,可是青虽警告你的话,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生出背叛殿下的心思,否则我们不会放过你。”

    “青虽和你说了什么?”青字辈不侍卫中,已经离开的青虽最为心思深沉,他也是最忠心六王女的人,如果他此时在这里,可能就因为自己刚才说的话,直接要了自己的性命也不奇怪。六王女将青虽外放,当然是为了他的前程着想,这是留下来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青音冷淡地说:“他没说什么,只是叫我好好照顾殿下。上次殿下的话你也听到了,你的病要早点好,否则殿下会怎么处理,没人知道。”

    “你们为殿下说话,有谁考虑过我的感受?”越落声音越来越大,哽咽声也越来越明显,“这十几年来,我自认忠心程度不比你们低,可是现在的结果是什么?她哪怕有一丝为我考虑,就不会任凭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

    面对她的歇斯底里,青音脸色极为难看:”我早就和你说了,你和喻畏公子的事情,殿下并不知情。如果你真的信殿下,便应该实话实说。你现在瞒着她也就罢了,还把错都推在她身上,你有没有一点道理?”

    “难道你不恨吗?你的亲姐姐就是这样被除了名,她做错了什么?不过是喜欢上了三殿下。兢兢业业十几年,为了这件事,除名、剔除,连最后一点遮挡都不给。你为什么不为你姐姐想一想?”

    “青乐喜欢三王子没有错,错的是她有私心,将军事机密都泄露给三王子,殿下这样处理没有错。”青音见她执迷不悟,直接说,“如果你不肯说,我帮你说,看殿下会怎么处理,你也不用这样纠结。”

    越落听她要直接告诉六王女,顿时慌了神,她不是傅飒,不管是身份还是喻畏,都没有给她足够的信心离开六王女殿。她急忙拉住青音:“不要,你不要说,算我求你。”

    何等高傲的越落,竟是开口求了她。青音五味杂陈,情之一字,到底让多少人放弃了自己原本的模样。

    “我不说,但是你不能一直这样拖下去。”

    六王女磨磨蹭蹭地从神殿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天色有些暗,她在女官的扶持下,走进内殿,见到青音和许久未见的越落正等候着她的回来。

    她看到越落眼角的红痕,心中了然,却开口问道:“怎么了?你们俩又吵架了?青音说什么了,竟是把越落都气哭了。”

    青音忙摆手,说:“殿下,我可没和她吵架。”

    “那是怎么了?越落,你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前段时间不是说你病了吗,好些了吗?”六王女将斗篷递给青音,走上自己的椅子,问道。

    越落跪倒在她面前,并不说话。青虽咬着嘴唇,她不会真的要在现在说吧?说了也好,这事越拖越不好。青虽抱着六王女的斗篷,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都加快不少。

    “年前我们前往西南前,我留了一本手札给傅飒。”越落伏在地上,继续说,“手札上记载的是殿下之前叫我看的《百草集》。我整理了可以食用的品类,根据不同地域进行划分,为当地可种植的作物提出建议。”

    《百草集》压根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是六王女根据自己的记忆,利用手镯,凭空写出来的,为的就是能在这次可预料的饥荒中帮助一些百姓获得更多的粮食。将这书交给越落,也是猜到她会在合适的时候,合适的方式转交给傅飒,顺便让傅飒欠越落一个人情。

    很多时候,她都持着眼不见为净的观念,旁观着这个时代发生的一切,可是人终究是人,不是冷眼旁观这一切的神,面对越过即将爆发的灾难,她可以上战场解决西南边境的战事,自然可以借用别人的手,救助那些灾民。

    青虽没想到她说的竟是这事,这事不用不六王女表态,在场的人都知道她不会生气,甚至是放任这种事发生的。

    果然,六王女只是点点头,说:“我知道了。这事你没做错,为了岳国的百姓,你这样做也无可厚非。下次可以提前和我说一声。”

    “是,殿下。”越落谢恩后仍是没起身。

    六王女假装疑惑地看向她:“怎么?还有其他的事情要说?”

    “我……”

    越落刚想开口,门口一个女官回报说,善雾女官在外等着见六王女。应该是听到她回宫了,才赶过来的。

    六王女意味深长地看了越落一眼,女主的光环还真是厉害,在说出真相的时候,总有一些事情恰好挡住了她的说话。不知未来会怎么发展下去呢。六王女嗤笑了声,叫越落起来,说:“下次再说吧,我先去看看,应该是国王有事找我。”

    青虽将越落交给身边的女官,然后跟着六王女走了出去。

    女官小声问道:“大人,您没事吧?”

    “没事,谢谢你。”越落脸色苍白地抬起头,冲她笑了笑。

    走出殿外,六王女见善雾正一脸和气地和女官们说着话,她开口问道:“善雾,父王找我什么事吗?”

    善雾躬身行了礼,回答:“王后陛下今日在国王陛下面前提起了您和喻畏公子的婚事,国王陛下就说想找您过去聊聊。大殿下也在那儿。”

    这是怪她伤害了祖国的花朵吧,来兴师问罪的。六王女接过青音递过来的面纱,边走边说:“不知父王那儿有什么好吃的吗?我晚饭还没吃呢。”

    善雾笑出声,点头说有的。两人皆没有将大王女和王后从中挑拨的事情放在心上,她们心里都知道,国王信任的是谁。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