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书中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1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六王女确实没时间做这些事情。★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当务之急,她是要将青虽的婚事处理好。一些琐碎的事情不用她操心,她能帮上忙的便是帮青虽安排好他的就任。这事她当然可以自己解决,不过是城中的守备军官,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位置。可是她思前想后,还是亲自去了一趟三王子殿。

    三王子常去六王女殿,六王女来三王子殿倒是少之又少。每次来,几乎是都是来商讨大事的。见她来了,殿内的侍卫、女官们不敢怠慢,请她到大殿后,立即报告了三王子。

    他来得很快,一进门便对上了她那双乌黑的眼睛。

    “今日是有什么事吗?居然让你来找我。”三王子吩咐贴身侍卫上了茶,坐在首位,语气温和地问。

    自三王子当上王太子之位后,不仅要帮助国王处理日常国事,私下里还要应付那些觊觎这个位置的势力。他小时候便明白自己未来是要坐上这个位子的,对这些事处理得算是游刃有余。即便如此,每日还是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做。

    六王女没有客套,直接说:“我身边的那个青虽要成亲了,我想着他有了家室,不好再跟着我。他伺候我那么多年,帮了我不少。他曾说他想回到他父亲的故乡,那城又是王兄能插手的,我就想让你帮他安排个武官的位置,算是我的送别礼吧。”

    “就算他成亲了,还是能待在都城的,你这又是为何?”三王子明白她狠心将青乐除名,可这青虽不一样。他是六王女的左膀右臂,是最忠心的那个,现在他不过是成亲罢了,怎么就要将人安排到离都城这么远的地方?

    戴着面纱的六王女说得淡然:“不管是谁,都会因为各种理由离开。我明白王兄你在考虑什么,他跟着我出生入死,我会尽我所能,让他在合适的时候过上真正幸福的日子。”

    这话说的倒没错。知道六王女心意已决,三王子点了点头,这不是什么大事,六王女自己能解决,却给他这个借口送人情,还是表明在这场争夺中,她仍坚定地支持自己吧。

    “那就多谢三王兄了。”六王女站起身,行了礼。

    三王子自以为是了解她的,她从小能不行礼就不行礼,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见到国王也常常假装不经意地忘记行礼,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越落,你到底怎么了?”三王子有些担忧地问。

    六王女摇了摇头,说:“今日来便是求你此事的,多谢王兄相助。六王女殿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我要先回去了。”

    “好。”

    她前脚刚走,后脚傅飒便走了进来,看他一脸担忧,问:“我听说刚才六殿下过来了,您怎么这个表情?”

    “嗯。”他坐了下来,“她是来求我帮青虽安排一个武官之职的。”

    “青虽?”傅飒同样皱起了眉头,听到他说那城时,她更加疑惑,“那里离都城远得很,六殿下怎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也这么问她。她说那里是青虽父亲的故乡,是青虽想要回去。”三王子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你在她身边那么多年,能看出点什么吗?”

    傅飒苦笑,摇了摇头:“六殿下情绪并不难懂,她不擅长伪装,也不需要伪装,可是如果她做出什么决定,很少人能看懂她在想什么。她的决定,往往是影响未来一两年甚至更长时间后的某件事。没人知道她为何会做出这些决定。”

    “青虽离开都城,等于她身边又少了一个青字辈的侍卫。”三王子不由地担心起来,“原本是六人的贴身侍卫,如今仅剩四人,她也没有要填补的意思。六王女殿倒是提拔了两个女官,都不是能顶替的人。”

    是啊,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呢……

    青虽大婚那日,六王女去了,却没有以六王女的身份过去,只是露出了自己的真容,隐藏在那一堆的人群中,远远地望着青虽接了新娘子回来,在神官的主持下,向他已逝的长辈行了礼。

    他一身月牙白色新郎服,用金银双线绣着精致的花纹,这是于绣的手艺。新娘子同样是月牙白色的服饰,身上是一套红宝石饰品,显得她的肤色愈发白皙。青往、青音等人都在现场,时不时起哄着,十分热闹。

    看到他笑得开怀,躲在人群中的六王女脸上也不由地挂上了笑容,摸了摸自己的手腕。真好啊,他是幸福的。

    青音代表六王女送上了礼物,表示对新人的祝贺。礼物是一个旧旧的臂钏,用金子打造而成,上头镶嵌着蓝宝石。

    青虽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抚摩着那托盘上的臂钏久久不说话。

    新娘子有些担心地扯了扯他的衣袖,小声问:“怎么了?”

    他勉强一笑,解释道:“这臂钏每个隋家的孩子都有一个,是一出生时由父亲亲手打造的礼物。我当时为了摆脱隋家,将这臂钏交给了殿下,表达我决不回头的信念,没想到,今日殿下又将此物还给了我。”

    信物交还,主将不再是主,奴也不再是奴。

    青音比他还早到六王女的身边,知道这臂钏的来源,知道又一个亲人即将离开,眼眶红了不说,眼泪也快掉下来,幸好她想起了今天是他的大喜日子,强忍着,笑说:“即便离去,你遇到什么事情,仍可来找我们这些亲人,不管多远,不管多困难,我们都会赶来。”

    青往也郑重地点头。

    在场流泪的岂止她一人。人群中,那个做出决定的女子拭去眼角的泪水,低着头离开了这神殿。该离去的,就早些离去吧。

    参加完青虽的婚礼,青音和青往难掩兴奋和开心,说着话回到了六王女殿,本想和六王女报告今日之事,却被告知她已经休息了。青音和青往对视一眼,不知是出了何事。

    “青音,你来一下,我有事找你。”六王女没召见她,倒是因着身份没去的越落走了过来,面色严肃地喊着。

    她挠了挠头,和青往说了一声,跟着越落走到一旁僻静的地方,问:“什么事?”

    “上次殿下出宫遇见了喻畏,是不是?”越落本不知此事,偏偏今日遇见了趁着青音不在说闲话的小女官说起此事,说喻畏公子和六王女殿的那位哑巴女官陪着国王陛下一起出游了。既然让人认出了,就是六王女压根就没戴面纱。

    青音犹豫了很久,是否要将此事告诉越落。她左右为难,只能鸵鸟似的当作不知此事,将这事压在心底,没想到还是被越落知道了。她硬着头皮地说:“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就是我去国王殿接殿下的时候,看见他们在一起说话。我想过要不要告诉你的,可是他们……他们毕竟是名正言顺的婚约者,说话什么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说完,她还偷偷瞄了眼越落,见她因为听到“名正言顺”四字脸色更加难看,心里暗恼自己怎么用这个词。

    越落笑出声:“是啊,他们是名正言顺的,我算什么。”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青音看她笑得像哭,急忙说,“我不会说话,你别放在心上。喻畏公子喜欢的是你,你还是找个机会和他说清楚吧。趁着,趁着还来得及。”

    “来不及了,陛下的旨意已下,还有谁能改变?就算能改变,我一个小小的女官,怎么有这个能力去改变国王的心意呢?”越落脸上满是悲苦,千防万防,终究是陷入这孽缘中。以后他们成亲,她该如何自处?

    “不然你和殿下说说,我看殿下对喻畏公子并没有那么喜爱,你和殿下说了,也许殿下还会帮你呢。”青音病急乱投医,竟是说出这样的馊主意。

    “呵,和殿下说我和她的未婚夫有了情谊吗?是谁能容忍呢?”越落可以不在乎六王女的想法,她更在意的是喻畏。可是他如今与六王女相谈甚欢,他本就敬佩她,喜爱的自己也是披着六王女身份的自己,她怎么不顾一切去做这些事?怕只怕最后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青音见她情绪不对,抓住她的手,说:“你别这样,青虽马上就要走了,到时候只剩下我们三个,我们要撑下去,保护殿下才是。”

    越落此时哪里能听得进这种话,推开青音的手,低着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新婚一个月后,青虽便收拾了东西,准备带着自己的妻子去上任。他带着妻子进了六王女殿,看她因为这森严的守备而惊叹连连时,他解释道:“殿下在外征战多年,又是国王所倚仗的重臣,树敌众多,他们想方设法想要取殿下的性命,六王女殿多年经验下,才形成了这样的守备规模。”

    “这不像是一个王女的宫殿。”石氏有些难过地说。

    他轻笑着摸摸她的额头,这么善良啊,确实不适合和那些隋家人打交道呢。他安慰说:“只是看着恐怖而已,殿下还是能自由出入王宫的,她身边的侍卫暗卫一堆,不会让那些人轻易得逞。”

    他们刚走到内殿门口,青音就出现在殿门口,面带歉意地说:“青虽,殿下一大早便去了神殿,今日恐怕没法见你了。不过殿下吩咐了,祝你一路平安,平安顺遂。”

    青虽闻言,只是带着妻子匍匐在地,行了大礼,感谢六王女多年的照顾之情,随后便转身要走。

    青音喊住他们,解释说:“你别怪殿下,你知道的,她最受不了的便是离别,她还是关心你的。只是没办法亲眼看着你离去而已。”不管是生离还是死别,都是六王女不想见到的,明知今天青虽会来王宫拜别,她还是一大早就去了神殿,摆明是不想面对。

    青虽微笑着点头:“我明白,青音,我明白。”

    随着太阳爬上天空的正中央,夏天的闷热笼罩在这边土地。饶是被神祝福的神殿,也逃不了这炎热。庆幸的是,神殿建造时便考虑到这一点,利用方位和通风,让殿内都能保持清凉。

    此时的六王女躺在藤椅上,一手拿着团扇,一手无力地垂在一边,望着殿外阳关照射的地方发呆。国师坐在她身边的木椅上,慢慢翻阅着手里的书籍。树上的蝉声不断,衬着这一些夏意十足。

    两人皆没有说话,国师没有问她为何今天过来,她来了之后一言不发,躺在这藤椅上就是半天,中间神官过来换过一次冰,都没打破这样的沉静。

    当国师以为她就会这样一直沉默到离开时,她突然开了口:“他们应该已经出发了吧?”

    “谁?”他含着笑意的眼睛看着她。

    她白了他一样,揣着明白装糊涂。

    “哦,你说你的那个侍卫啊。应该早早就出发了,中午天气太热,赶行程有点累了。我估摸着他们一行人停下来休息了,等到下午,天气稍微没那么热的时候,再出发也赶得急。”国师不介意在她不愿说话的时候做个话痨。

    “嗯。”她应了一声,又不说话了。

    国师也没有介意,继续看着手里书。清风拂过,吹动了他们的头发,在这夏日中,似乎有些可以抓住的平静。

    “为什么?”国师问道。

    “嗯?”她发出疑惑的声音。

    “为什么要送走他们?”国师合上书,知道她已经缓过来了,直白地问。她可以选择不送走,可是她当着大家的面,将那臂钏还给青虽,代表着他不再是六王女的人了,一切都可以由他自己做主。做得这样决绝,倒是她的作风。

    “道不同嘛。”六王女坐直了身子,将团扇放在面前的木桌上。

    “道不同,你也可以争取,可是你没有。”国师说道。

    六王女不回答,端起茶杯喝着茶,享受这片刻的平静。

    直至她将一杯茶喝完后,她才说道:”争取了又有什么用,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争取不过是做无用功罢了。比如大人你,难不成真的会因为我说永远守在我身边吧,就真的守在我身边吗?”她说得有些嘲讽。

    国师撑着下颌,俊美无比的脸就这样映入她的眼帘,他平视她的双眼:“你没试过,怎么知道我不会呢?”

    这人是在调戏她吗?六王女像是受惊的猫,瞪大了眼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