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书中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9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六王女突然订婚,无疑是今年最大的消息,这如同一个震撼弹,让企图拉拢六王女这棵大树的人都有些措手不及。本以为,国王之前公布六王女的身世,是因为想让王室的人可以顺理成章地接收她的势力。事实上,很多人的猜测都是三王子那空缺的正妃就是为了她准备的。

    赐婚的命令一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个脱颖而出的人身上,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让国王舍得送出这块心头肉。

    身为主角之一的六王女门前倒是比之前冷清多了,无事献殷勤的都散了场,因为国王之前的发威,六王女殿又恢复了平静。

    青虽的婚事如火如荼地准备着,可是他却跑六王女殿跑得更勤,知道内情的人都明白,他是怕自己成亲后,正式脱离六王女,事情不好处理,他只能尽量做好准备。

    不过面对他这样的勤奋,六王女似乎并不接受,她单独叫了青虽,说:“你马上就要成亲了,还这样忙着公事,新娘子会不开心的。”

    “我已经和她说过了,她明白我的心思。”青虽坚持道。

    六王女叹口气:“女孩子就算心里不舒服,也不会说出口,况且你只是前往外地就职,有空还是可以到都城见见我,怎么搞得跟生离死别一般?”

    “殿下,不管您怎么说,这段时间还是按我的心意来吧。您也知道,一旦我离开了都城,真的回来的机会有多少。”青虽见她确实是担心他过多的精力放在公事上,忙解释道,“您放心,婚事我也在准备着,不会让新娘子失望的。”

    “好吧。”

    趁着六王女单独面见他,他将自己最近的怀疑告诉了她:“殿下,属下有一事不解。”

    “什么事?”六王女解决了正经事,靠在长椅上漫不经心地问。

    “自陛下为您赐婚后,属下几次进宫,都觉着青音和越落有些不对劲。”一般来说,青虽这个大男人不会去在意小女儿家的心事,即便看出了什么,也不会放在心上。可是,他从前便对越落有所怀疑,再加上这次她生病的时间实在太过巧合,让他不得不多想。

    六王女转动着手镯的手停了下来,抬眼看向他:“怎么不对劲?”

    “之前便有传言,说您与喻畏公子过从甚密,只是这个谣言,被国王强硬地压了下来,还下了禁止喻畏公子来都城的命令。以您与喻畏公子的碰面,这样的谣言不该出现。除非是有人冒充您做了什么。”而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显而易见。

    是谁说的古代人单纯质朴的?这一个个不都成精了吗?六王女心里吐槽着。这事确实有蜘丝马迹,有心之人便能发现。不过,她不能承认。

    “流言这种东西,怎么能当真?这一两年来,关于我的流言有多少,你不是不知道。如果因为这些流言就去怀疑越落,岂不是过头了?”六王女转着圈子,没说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只说着流言不一定符合事实。

    青虽没有想陷害越落的意思,不过是忠于六王女,想提醒一下罢了。现在她已经听过了,并做出了判断,他自然不会再说什么。

    由于这半年来,六王女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即便是回了都城,都是以在宫里休养较多。好不容易一些比较重大的事已按计划进行着,六王女便想着该出宫走走了。

    她是悄悄出宫的,知会了青音一声,只带了青影,来到了宫外的世界。热闹的街道仍旧热闹,本来小小的于绣如今将左边的店面也盘了下来,扩大了店面。但即便如此,还是没挡住络绎不绝进店的人群。

    屏幽没了这金母鸡,小本生意也被国师抄了,如今跑到丰国,恐怕不会像原本的那般造成大伤害。她改变这世界的事情很少,基本都是尽量按照书上写的来,即便是这次,她也没有亲自出手,派人杀了他,以绝后患,就是怕这一条人命,带来的是更多不可预料的伤亡。

    即便如此,她还是擅自改动了这个剧情,不知未来会如何发展。

    当她不着面纱地经过于绣时,于小姐正站在门口和几位熟客交谈,看到这么一个女子过去,甚至多看一眼的意思都没有。于小姐的恩人是六王女,不是这个平凡的女子。

    六王女没在意这些,此时她的注意力正被一旁的烧饼吸引了。她爱吃的都是这些饼类,平常在王宫里,她不会显露自己爱吃什么,宫里的膳食也以精致为主,所以这些粗糙的食物她是吃不到的。

    她掏出一个青铜板,得到一个烧饼。

    路人来来往往,大多是小摊小贩,大的店面也有,不过都是都城独此一家,并没有她前世有的那种连锁店形式。这些店面大多是贵族的产业,普通的百姓没有这样的意识,能做点小吃食出来卖便算是不错的买卖了。

    “我听我西北的亲戚说,去年他们过得很惨,真的是连吃食都没有了。不少人不顾危险上了山,就为了一点吃的。”

    去年的灾荒余波荡漾,饶是都城这样富饶的地方,难免会听到一些消息。她默默地嚼着手里的烧饼,走路的速度慢了下来。

    “去年确实不好过,到处是饥荒,西南又在打仗,将国库挖得一干二净。幸亏三王子和他的那个妾侍到处去赈灾,还教人种不同的作物,才有所缓解。今年肯定不会这样了。听说那些神奇的作物,都是三王子的妾侍亲自试吃,再让其他人种的。”

    “其实这年年打仗,我们老白姓的日子最不好过。神女殿下虽说百战百胜,可是只要她出现的地方,必定是有战争,不知是好还是坏。”

    “你别胡说,若不是神女殿下,我们哪有太平盛世。”

    “也是,也是。”

    其实,六王女对那句”只要她出现的地方,必定有战争”颇为认同。即便是她自己,也不想被派到不同的地方,一再地经历那些可怕的场景。

    “宿淋。”

    因太久没听过自己的名字,她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等那人再叫一次后,她才回过头,看到一身便服打扮的国王陛下。

    她不自觉地啃了口烧饼,问:“你怎么出来了?”

    “怎么?你能出来,我就不能?”国王领着几个人走上前,低头看到她手里的烧饼,“喜欢吃这些?你要是能多吃点,长得胖些,多少我都让膳者给你做。”

    她三两口吃完,说:“天天叫我吃,我当然吃不下,尝个鲜罢了。”

    幸好她刚出来逛,来的只是贵族聚集的区域,要是被国王发现她独自一人跑到平民区,估计又会被他训一顿。有时候,这个便宜老爹管得还是很严的。

    等一下,现在是六月,也就是说……她突然想到了那件事,不由得看向那个带着温和笑容的帝王。

    国王注意到她的目光,问:“看着我做什么?”

    “没有,只是不明白你今天怎么有空出来,还那么巧碰到我?”说是巧合,她可不信。

    “当然不是巧合。你出宫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身体刚好,什么人都不带跑出宫来,我不放心,想知道这宫外头到底有什么,引得你这么勤往外跑。”国王不避讳自己派人注意着她的动向,这事他知,她也知。

    原来是跟着她出来的。

    六王女掏出手绢擦干净手,说:“不过是宫里没什么意思,出来瞧瞧罢了。再说了,我很久没出宫了好吗?”

    “这个铺子还在这儿呢。我小时候还曾到这里买兵器,想的是找到一个出其不意的东西,然后这店家给我一个流星锤,说是最少人用的兵器。”国王许是很久没出宫,又难得放松,说起了他小时候的事情。

    六王女没想到,他小时候还居然有这么逗趣的时候。他出现之初,便是成功的帝王形象,千般的算计,她看着他的时候,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应对这个心思诡谲的帝王,哪有空去想他是怎么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地位呢。

    他正说着,迎面而来的是一个他们熟悉的面孔。

    六王女不禁抬头看了看天,今天是什么情况,大家都在这条街上走动,就为了遇见熟人吗?

    走到他们面前的是她许久不见的喻畏公子。相对他们鲜少出宫,他倒是出来得勤,今日他是去红凤军中见好朋友武雄,才恰巧经过这里。远远地看到他们时,他还以为是自己认错人了。没想到走近一看,真的是国王陛下。

    他刚想行礼,国王制止了他:“在外头,不用这么多礼。”

    “是。”

    他抬起头,看到国王身边的女子是他之前没怎么见过的。她虽然站在国王身边,一身的普通贵族服饰,脸上没什么面见国王的紧张感,却刻意落后国王半步,看来这进退分寸拿捏得极好。

    六王女看看他,又看看国王,还是觉得十分不可思议。国王不过三四十岁,可是外孙都这么大了,早婚早育真是件可怕的事情。不过她想了想,以前还有帝王六七十岁才有小儿子什么的,这些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既然这么巧遇见了,你就陪我走走吧。”国王心里还是喜欢这个外孙的,之前是因为六王女的事情,惹得他心生不快,才禁止了喻畏进入都城。原本以为六王女向他提出要嫁给喻畏,是因为她有多喜爱喻畏。可是就他最近调查出的结果来看,事实并非如此。这亲能不能结成,还未可知。可是如果她露出一丝半点喜爱喻畏,他便会将这些事告诉她,以她的性格,是绝不会和他成亲的。

    六王女确实没有表现出多少陷入爱情的羞涩感,面对自己的未婚夫,她甚至看路边小吃的次数都比他高。

    国王并没有因为喻畏的加入就和六王女疏远起来,以他的地位,已经是可以随心所欲做事,不必在意别人想法的时候了。

    “想吃那个吗?我以前好像吃过,味道酸酸甜甜的。”国王注意到她看路边的山楂饼几眼,低声问道。

    山楂饼谁没吃过?她不过是无聊,多看了几眼而已。她不是很认真地回答:“不用了,这我吃过,不喜欢。”

    “你是不是很久没去跑马了?城外的围场重新修缮后,还没人去过。你可以找时间过去看看,和宫里的风景还是不一样的。”这话是调侃六王女出宫的理由呢。

    国王开口说第二句的时候,喻畏心中就开始嘀咕,这位女子到底是谁。能让国王这样说话,还漫不经心回答问题的,难道是宫里哪个新受宠的夫人?若真是受宠的夫人,恐怕后宫早就闹翻天了吧。另外,他总觉得这人看着有些眼熟,似乎是在哪见过。

    六王女现在确认国王是故意这么说话了。他们私下里不说,怎样的说话方式都无所谓,可是有外人在的时候,他向来会做做样子,今天当着喻畏的面,他说话这样暧昧不清的,难道是想喻畏误会她是后宫里的夫人?她这样脸,怎么看也不像吧。

    她突然觉得,自己不该挑在今天出宫的,还不如去神殿呢,吃吃国师做的美食,和他聊聊天,不用演戏,万事有人顶着,比现在这里和人斗心眼好多了。后悔了,后悔了。

    “嗯?”见她不回话,国王发出疑问的语气。

    六王女点了点头,说:“有空去看看。不过最近我本来身体就不太好,再去跑马什么的,可能不太合适。”

    她的声音,好像六王女……喻畏听着她的话语,心中的狐疑越来越多。

    六王女看他低头不说话,知道这位男主敏锐得很,便主动搭话道:“喻畏公子是不是觉得我的声音和六殿下的很像?”

    喻畏先是看了眼国王,见他笑着没有阻止,才回答:“不知是何缘由呢?”

    六王女又问了句:“您觉得是为何呢?”

    她的声音这么像六王女,又和国王表现出非比寻常的亲昵,难道是……他突然想到了之前有传过国王和六王女的流言,莫不是国王真的对六王女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见他半天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六王女歪歪头,不知道他已经完全想到一个很诡异的路上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