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书中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8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几天,越落的情绪明显很不对,青音虽然尽量帮她掩饰,还说越落身体不太舒服,想请六王女让她休息几日。六王女答应得很干脆,只是在青音下去的时候,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希望她不会病太久。”

    青音退出内殿,想到六王女说的话,脑门上不禁沁出几滴汗,难道是殿下知道了什么?想青乐离开前,她得知此事,也是说了些当时看起来奇怪的话。

    吩咐了张幕在门口守着,青虽快步回到她们住的屋子,走到越落的房间,看见她还坐在窗前,手拿着书本,却没有看,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青音气不打一出来,说:“你想这样到什么时候?”

    越落回过神,露出勉强的微笑:“你说什么?”

    “刚才我替你去向殿下告假,她已经说了,希望你不会病太久。你该问的是,殿下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青音见她脸色更加难堪了,于心不忍地说,“就算你心里担忧,你也不该在殿下面前显露半分。若你觉得喻畏公子喜爱的是你,你就应该如实和他说,而不是在这里坐以待毙。到时候,国王真的赐婚,你想哭都来不及。”

    青音话说得直白,却说得在理。趁着现在一切都还成定局,越落及早处理,还有一线生机,不管是对她自己,对喻畏,还是对六王女,都是件好事。如果她一直这样犹豫不决,到时候可能是三个人的灾难。

    “可是,喻畏他喜爱的,是那个驰骋疆场的神女殿下,是那个见他第一面就送他黑玉手镯的六王女,不是一无所有,给人当女官的越落。”越落多么了解喻畏,他嘴上不说,处处都可以看出他对六王女的钦佩之情,谁知道这些钦佩之情到底多少是化为了对她的喜爱呢。如果她真的说破,万一他想清楚,喜欢的并不是他朝夕相处的小女官,而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六殿下,她便什么都没有了。

    在越落口中,她们这些受人羡慕的女官成了伺候人的下人,青音多少有些不舒服。可是想想她现在的处境,青音没法反驳什么。

    “你不说,他便会和殿下定亲,到时候他见到了殿下的真容,你让殿下怎么自处?你又怎么继续在殿下身边?”

    越落何尝不知,但她与喻畏现在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她如何开口说出这个谎言?

    “就算殿下不知道,万一国王陛下提前知道了此事,喻畏公子是他的外孙,殿下是他疼爱了多少年的女儿,到时候他会怎么处理你,我们无法预测。”

    六王女殿树上的蝉声不断,张幕正领着人粘蝉,以免这蝉声扰了殿下休息。这些事自然不用她亲自动手,她想的是别的事情。

    刚才青音匆匆忙忙从内殿出来,脸色十分不好,且这几日那位越落大人也没有出现在内殿,本来应该她处理的事务堆积如山,六王女却没有另外叫人处理的意思。以张幕的猜测,应该是越落出了什么事,青音帮她去和殿下说明理由。不对,如果仅仅是如此,青音大人的脸色就不会这么难看。

    张幕自小在贵女圈子里混,最擅长的便是察言观色,青虽向来是率直的,这次即便想掩饰也掩饰得不太到位。是青音瞒着殿下什么事吧……

    这样想着,张幕走进内殿。

    六王女此时正在长椅上看着杂书,似乎并没有察觉到青音和越落的异常。

    张幕有些犹豫,这个时候将她的发现告诉殿下,是不是太过碎嘴了?毕竟青音并没有做出什么事情,只是神情异常。

    “说吧。”六王女翻过书页,对站在门口许久的张幕说道。

    张幕不好意思地往她面前走了几步,行了礼,说:“殿下,是不是扰着您了?”

    “没有。只是看你欲言又止的,以为你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呢。”六王女放下书,笑着看向她。

    她是有事要告诉殿下来着……张幕尴尬地笑了笑,内心还在纠结该不该说出来。青字辈侍卫们是六殿下的心腹,按理说,她还是外人,殿下是会信青音,还是信她,显而易见。要不,暂时还是不说了?

    “既然你不想说,就帮我沏壶茶进来吧。这天气,热得很。”六王女重新拿起书,没有追根究底的意思。

    “是。”张幕连忙帮她沏茶去了。

    国王亲自去了六王女殿,并和她交谈愉快的消息很快就传遍王宫,六王女殿的那位不需要任何的反击和示威,仅仅用这么一件事,证明了她无法撼动的地位。原本觉得六王女殿将慢慢没落下去的某些人不禁开始自责,为什么前段时间那么耐不住,就去招惹六王女殿的人呢?偏偏六王女殿的人都是锱铢必较的,到时候遇见,肯定会找她们算账。

    与此同时,国王再次因为六王女的事插手后宫事宜,下令仗责了小木夫人的贴身女官,并训斥了小木夫人,后宫大厨房的人事大换血,那位掌膳被逐出王宫,连带她的家族都不许进宫供职,用这些手段稳固了六王女在宫里的地位。

    六王女殿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国王的所作所为传入六王女的耳中,她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处理如何,不处理又如何,流言四起,后效已存在,六王女终究没了以前的声势,亡羊补牢,不过是补救罢了。

    宫中不平静,宫外同样如此。突然民间开始传言,这次六王女在西南边境,并没有真的打胜仗,不过是和敌人僵持了一段日子,敌军就派人来和谈了。西南边境军甚至差点全军覆灭,到后来也不过是勉强通过对地形的熟悉,将对方驱逐出边境之外而已。

    这传言虚实结合,若是不知道内情的人很容易认为这是事实。西南边境军差点全军覆灭是事实,两军僵持了一段时间是事实,得出的结论却不是。

    一年多来,关于六王女的流言格外多,这些流言不全是坏事,更多地是将六王女从神坛上拉下来而已。这些流言证明着,原来六王女并非是永远公正无私的代表,她也会因为一己私欲,派人伤害贵族小姐,原来六王女也并非是百战百胜,她也有无法胜利的仗。

    “殿下,这些流言再不处理,我担心您的声望会受到影响。”青虽明白有时候流言会害死人,他们不能轻忽流言的威力。

    六王女好像并不是那么在意的样子,反倒打趣他:“好好的,不去管你的婚事,进宫来和我说这事,要是被新娘子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殿下,属下是认真的。”青虽严肃地重申。

    “嗯,我知道了。”六王女浅浅笑了声,这段时间难得看到剩下的青字辈侍卫齐聚一堂,或许没过多久,这种场景就不会再见到了吧。

    她问青往:“最近九王女到红凤军学习了吗?”

    “最近没有。木夫人派人来说,九王女得了风寒,这段时间都在宫里休息。”青往倒不是不知道木人为何这样做,不就是见殿下声势大不如前,想要分清壁垒嘛。

    她在宫里并没有听说九王女生病的事情,应该是木夫人怕避免麻烦上身,躲着她呢。就算如此,九王女还是不能不管红凤军。

    “青音,派张幕去木夫人的殿里说一声,等九王女病好了,该上的课还是得去上,过分溺爱可不是好事。”六王女要传达的话带着威胁,表面上是因为木夫人做法有所不满,威胁着她一定要送九王女去红凤军,实际上她确实只是要达到这个目的而已。

    “属下明白。”青音回答。

    六王女又望向气色不太好的越落,问:“越落,你身体好些了吗?”

    偏偏是在解决完九王女“生病”的事情后问的越落,心思多的难免会联想到一起。越落微微低头,回答:“已经好些了,多谢殿下关心。”

    “那就好,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帮我处理呢。”六王女淡淡地说。

    不知道国王到底是怎么安排的,六王女请求赐婚的事情迟迟没有回复。如今不管是喻畏本人,还是大王女,都在宫里,想要询问意见不过是几步路的事情,可是过了半个月,国王都没有传来任何决定。

    六王女倒是没在意这事,担心这些,不如担心这么热的天气,怎么熬过去呢。这段时间,与六王女声势下降的情况不同,三王子的妾侍之名经过口耳相传,名气愈发大了。据说她极有善心,即便从外回来,也致力于帮助平民,与人为善。

    躲到神殿里避暑的六王女没有了旁人面前的高深莫测,听到这些话忍不住吐槽说:“你瞧瞧,在外头舍身忘死的是我,名声越来越不好的也是我,真是可怜哦。”

    国师端着亲手做的冰品,放到她的面前,提醒了句:“别吃太多,对身体不好。”

    “还有那木夫人,我也没到那种避之不及的地步吧,她就带着九王女要和我做切割了,想当初她带着九王女过来求着要进红凤军的时候,怎么没料到这后来发生的事情呢?”六王女嘴上这样说着,脸上却没有什么怒气,想来只是闲来说几句,并非是真的在意。

    她扫过四周,国师的房间没有什么变化,墙壁上多挂了一幅红柿图,上面印上了国师的印章,看来是他极喜欢的。

    “你新画的?”六王女指着那幅画,问道。

    “嗯。”国师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轻轻应了声。

    六王女手撑着下颌,歪头盯着那幅画许久,不知是不是想起了那段在西北的闲散时光,还是想起了那批跟着她前往西北的侍卫们。

    “时间过得真快啊……”一年又一年,转眼就到了这个时候。

    国师看她不像是沉浸于悲伤的模样,放下心来,说:“未来的时光还很长,你还有机会去见见不同的风景。等天下太平,哪里不是美好之地呢?”

    她没有应和他,因为她知道,也许他们的生命可以等到那个时候,她却不一定了。

    想到之前她对自己下的预言,国师更加注意她的一举一动。这次在西南,他亲眼看见了她强大的判断,不用任何情报支撑,不用得知任何踪迹,她仿佛很清楚每个时辰对方会做什么,利用最好的方式应对。算无遗漏,连他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若是她对自己的预言如上战场一般,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两人沉默的时候,张幕走了进来,看来是有事要报。

    六王女看到她的表情,勾了勾唇角,说:“是国王下令给我赐婚了?”

    张幕不知为何望了眼国师,见他表情没有变化,才小声回报:“是的,殿下。国王的旨意已经传到了殿里,他为您和喻畏公子赐了婚,并定了明年九月正式成婚。”

    嗯,时间也差不多。六王女点了点头。

    明明是她求的,也是她想要的成亲对象,她却像是个局外人似的,没有任何兴喜的表情,甚至连多下一句评语的意思都没有。张幕有些摸不着头脑,本以为六王女与她的哥哥交好,哥哥似乎对六王女有意,两人的身份又十分匹配,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才是。现在半路杀出个什么喻畏公子,样样没有哥哥出色,居然还和殿下定亲了。

    “青虽如今主要忙着成亲的事情,人都瘦了不少。”六王女仿佛刚才说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般,将话题转移到了青虽的身上,“等他回到他父亲的家乡,日子就可以松快点。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他的孩子。他小时候长得好看,后来吃成了胖子,我都有些不记得他原来长什么样。”

    国师叫张幕在一旁坐下,又给她端了一碗冰品,见她小口吃着,回到自己的座位,说:“听你这话的意思,青虽成亲后,就要离开都城?”

    “嗯,毕竟成家了,不能总跟着我东奔西跑的。”

    “那他的位置要找人补上吗?”她身边的贴身侍卫一个个地离开,她却没有补上人的意思,不知是做何打算。

    “红凤军中,我已经让武雄补上。至于侍卫之职,我身边的人还够用,暂时不补。”

    他怎么觉着,她是刻意将这一个个侍卫安排好送走的?国师喝着自己的茶,眼神愈发深沉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