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书中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落了几天了,终于在这日停了下来。★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冬日里的太阳总是晚一些,当第一缕阳光映射在高耸的城墙上时,城内的人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小贩的叫卖声在小巷里回荡,好不容易被大人们同意出门的孩子们在雪间奔跑,丝毫不惧寒冷。

    牵着孩子出来买饼的年轻妇人低声询问孩子的意见后,在小摊上买了四个饼。饼摊老板边帮她装好饼边问:“你家那个今天要回来了吧?”

    听到这话,妇人的脸上有一丝羞涩,轻轻点头:“对,终于要回来了。”温柔的声音里透着显而易见的喜悦。

    “我听说,大军会在午时进城,你也赶紧吃了早饭,带着孩子去占位置吧,迟了可看不见了。”老板把饼递给她,脸上的笑意久久没散去,“我家那小子也要回来了。”

    “大家平安回来就好了,这一仗打了一年多,家里都心惊胆战的。”妇人将饼分成小块,一块递给孩子,其它用布袋装起来,牵着孩子走了。

    今天不过是平凡的一天,也是不平凡的一天,一年多前在京都驻守的王国最精英的军队开拔出征,一个月前传来好消息,西北之乱已平,大军即将回归。都是父母的好儿郎,又是大胜归来,得到消息的人们自然是喜不自胜,早早地便清理了道路,准备占好位置,迎接军队。

    “李大叔,你不去城门口接大军吗?”对面卖早餐的青年收拾着碗筷,朗声问道,“听说你的儿子这次立了大功,不愧是红凤军的。”

    岳国尚武,几乎每个男孩子小的时候都是立志要进入军队的,而六王女殿下,人称神女殿下的直系部队红凤军,更是精英部队中的精英,光是进入,便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还是神女殿下的护佑。”

    没过半个时辰,通向城门的主街上已经挤满了人,街边是等候许久的士兵家人们,都城看热闹的百姓,楼上包厢内贵族们也纷纷探出头,等候军队归来。这时似乎是一个庆典,欢乐与笑脸无处不在。

    快到午时,驻守城门的守卫按照命令,大开四道城门,为迎接大军进城做准备。

    熙熙攘攘的街上人声鼎沸,百姓们自动自觉地来到道路的两边,形成两边的欢迎队伍,让出中间的过道,给大军使用。

    “他们回来了!”

    当大军的旗帜出现在路的尽头时,城里已经是欢声一片。

    滚滚烟尘后,先行的骑兵首先下了马,牵马入城,虽然风尘仆仆,脸上却十分精神,难掩的笑意更是自然显露,这本不符合军中的仪范,可是这个时候,军中的将领们也是睁一只闭一只眼的。毕竟这个时候,活着,便是最好的事情。

    骑兵之后便是步兵,浩浩荡荡几万人整齐划一地进入,少女们准备的绒花洒了一次又一次。

    浩浩荡荡清一色的褐色军服后,出现了不同军服的队伍,人数相对于之前的人来说,并不多,为首的军人举着鲜红色火鸟旗帜,整身褚色的军服显示了这支队伍的不同。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神女殿下的红凤军。而队伍的中间,是十人左右的小队,围绕着三辆看似普通的马车前行。这十人斗篷披身,未露一点容貌,挺拔的身姿,周身有远超一般士兵的肃杀气质,便是传说中神女殿下的亲卫。马车中的人,自然是岳国人称神女的六王女殿下。

    看到这支队伍,人群中的欢呼声更大了,绒花齐齐集中在这群人上方,足见他们的人气。

    其中一个亲卫对身边的人说:“每回殿下出行都是这样的场面,吓死人了。”

    说话的人一口都城口音,是个声音柔和的女子。

    “应该的。这次镇守西北的原将军犯了浑,不听殿下建言,自己带队想要偷袭敌军,反倒陷于困境,让军中无首,要不是咱们殿下当机立断掌控全局,力压其他大将拿了指挥权,又派人救回了原将军,这场仗,还有得打。”回话的男子也很小声,但是其中流露出的不满自然而生。可不是嘛,为了救原将军,他们的队伍失去了二十几名的优秀士兵,他们的殿下也因此沉默了许久,脸色也愈发难看了。

    “至少回来了,殿下可以休息一阵。”殿下无武力傍身,又重情,每每见到这样的事情,都会神伤许久,她嘴上不说,他们这些近身的,总是能感觉到一些。毕竟,马革裹尸,战争的残酷,没有见过的人,不会明白。

    两人说话间,没有看到,中间那辆马车窗户的一角被微微掀开了一些,马车内的人透过那一丝的缝隙,看了路边欢呼的人群,嘴角轻轻扬起,又在下一刻,放下帘子,只有那人戴着的鲜红色镯子一闪而过。

    此次大军在王宫前的宫门上受到了国王的接见,在一番赏赐和鼓舞士气后,大军兵分四路,从不同方向行进到军队位于都城周围的大营休养生息,六王女殿下的直系部队也没有免俗。而王女的队伍则通过西侧的城门,进入王宫。

    六王女的宫殿在最靠近王宫西侧的地方,此处属于后宫的边沿,又靠近王宫宫门,出入比较方便,在王女十岁时,国王便将这宫殿赐给了王女,表彰她第一次出征胜利归来。因王女一年中有大半时间都在军中,每逢归来,宫殿里就如同迎来了节日,上上下下需要全部清扫不说,宫殿里的女官们也是喜气洋洋的。何况此次王女出外征战已经一年多了。

    进入王宫后,作为掩护的两辆马车在守卫的指引下,熟门熟路地回去休息了,唯一的一辆褐色马车慢悠悠地在十人的护送下,来到了六王女的宫殿内。

    “恭迎殿下。”在第一女官的带领下,六王女宫内所有女官侍卫躬身迎接主人的回归。

    还是那个女护卫在下马后,恭敬地替马车里的人慢慢掀开了帘子,马车内赫然坐着两个一模一样披着黑色斗篷的人。

    其中一人首先下了车,站在了马车前,双手拢于腹前,微微低头。

    女护卫没有理她,久久没听到另外一个身影的动静,悄悄抬起头看了一眼,那人才慢吞吞地走出来,小声说:“怎么每次我回来,你们都搞得这样隆重……”

    那人说话声音很轻,稍微离得有点距离的人,都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只有靠近她的几人,才半猜着明白她的意思。

    第一女官性格也是爽朗的,听到了便笑着说:“殿下,我们都一年多没见您了,不算隆重吧。青音,你说是不是?”

    听到自己被点了名,女护卫笑嘻嘻地说:“殿下,咱们第一女官青乐大人都说话了,您就别在意了。”

    六王女倒不是真的介意什么,好在众人在行完礼后便各自回到岗位了,她才放松了些。

    “青乐,安排我洗漱吧。”即使护卫们回到了熟悉且安全的王宫,露出了面容,她却从头到尾都没有摘下斗篷,显露的声音听得出有些疲惫。

    青乐早已经准备好东西,只等她吩咐了。

    在女官们的簇拥下,六王女来到了侧殿,这里有一个可以容纳二三十人同时沐浴的浴池,已经灌满了热水,池边摆放着高级洗浴皂料。岳国全国上下仅有两条比较大的河流穿过,水还是稀缺的,然而王室奢侈已然成风,在这一般平民连洗澡都是奢侈的时候,王室成员却能用这样的浴池洗澡,不得不说,人人都想投好胎,不是没有道理的。

    “青乐留下,其她人出去吧。”

    待女官们出去后,王女在自行摘下斗篷,露出了容貌。真的不算是出色的外表,容貌没到丑陋,却也没多令人惊艳,因常年的军旅生活,去的都是边境苦寒之地,连王室成员拥有的细腻皮肤,在她身上也是不存在的。不算丑得突出,也不算美得惊人,她站在人群里,是那种看完都不会多注意一点的人。

    衣服一件件除去,只剩下了最里面的单衣,青乐将衣服收了,便退出了浴室,让王女独处。王女脱下单衣,一不留神目光落在了手腕上的手镯,这个手镯很奇特,红色与白色各占一半,颜色划分得如同是精密切割一半。她垂眸看了看红色的部分良久,毅然地移开视线,进入浴池。

    吩咐好守门的女官们,青乐看到回来在逗着小侍卫笑的青音,走了过去,说:“你倒是精神,不去梳洗吗?”

    “哎呦,好姐姐,你别唠叨你别唠叨,我才刚回来呢。”

    面对自己的这个泼猴妹妹,青乐只是瞪了她一眼,没有继续说什么。姐妹两人也是许久未见,边走边说着话。

    “这次回来,暗杀还是那么多?”青乐在侍卫中没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料想应该是出什么事了。

    提到这个,一直嬉皮笑脸的青音表情也凝重起来:“怎么可能少,敌人的,本国的,想浑水摸鱼的,别有用心的,这些人一天不死心,刺杀就不会少。”

    “听说你们为救原将军,付出了不少代价。”在胜利的背后,很多人会忽视了过程,而他们这些人,是亲眼见证着那些冷冰冰的死亡数字产生的。

    “啊,是啊,为了救那个莽夫,我们派了一百五十名的士兵前往,殿下还亲自跟随,回来的,却不是完完整整的一百五十人了。”即使她见惯了生死,还是无法接受。

    青乐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这样危险的事情,你们怎么会让殿下亲自去?”

    “我们当然反对,但是,殿下的性子,你也知道。”殿下去了,而且还奇迹般地率领了本应大多都是死尸的一百多人回来了,带着那个陷入困境的将军回来了。其实,当时他们设想,回来的,恐怕只会是原将军,殿下和零星几个士兵而已。

    “这事无人知晓?”

    青音下颌冲王女的宫殿那个方向扬了扬:“不是还有个替身在吗?”

    皱了皱眉,没明白为什么自家妹妹对她那么不喜欢,青乐低声说:“她也不容易,你又何必……”

    话还没说完,青音便知道姐姐要说什么了,声音也大了起来:“我就是看不惯她!她越落和我们一样,是殿下救回来的,殿下悉心教导,才有今天的我们,我们就是给殿下送命,那也没什么了不起。可她呢,学的是贵族小姐的礼仪,吃穿也不输八贵族,不过是偶尔代替殿下露脸,在殿下面前也敢摆臭脸。”

    青乐伸手抓了抓她的手腕,示意她小声点:“这也不能怪越落,毕竟是危险的事情。”

    “危险?我们出生入死,她在大帐里端着架子,危险什么?她就不想想,真正的殿下还在外头呢,她有什么不满?”青音一提到这个就来气,“如今外头的人,都以为她就是殿下,说什么六王女是人间绝色。”

    这事,不是那么简单能说清楚的,况且她们和越落一起长大,怎么会没点感情?青乐默默地将话题引到别处。

    沐浴完毕后,六王女来到了前殿,看着那银装素裹的景色出了神。一旁的女官立即将斗篷拿出来,说:“殿下,天冷,您还是披上斗篷吧。”

    她摆摆手,转身进了宫殿。

    女官跟在她身后,说:“刚才陛下派人来,说晚上安排了宴会,希望您能去参加。”

    在王宫里举办的,当然不是一般士族便能参与的。

    她顿了顿脚步,问:“说了有谁会参加吗?”

    “大约是八贵族里的人。”

    岳国权力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上,而这少数人,指的便是由王族和八大盘根错节的家族。除了王族世代享有王权外,这些家族不仅有自己的固有势力范围,拥有一定的军力,身居要职,还拥有决定重大事件的长老会席次。要知道,长老会,不过十个席次,其中,王族的最高权力者国王和王后占两席,其余八席便是这八大家族的族长,可见其权力之大。

    她一直鲜少出现在人前,即使是王族,也不一定见过她的真容,这是她多年来的坚持。这次也不会例外。

    她继续往里走,说:“你去把越落叫来。”

    没过一会儿,还穿着劲装的越落走了进来,不得不说,除了身高、声音和六王女相差无几外,两人基本无相同的地方。越落自幼习武,身姿挺拔匀称,又天生丽质,拥有美貌,相比,六王女身姿并不出众,又常年居于人后,显得更加不如人。

    越落微微抬头,略高一个台阶的位置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地毯上摆着大小不一的引枕,六王女懒懒地半躺在角落的引枕上,不发一语地看着窗外。听到脚步声,六王女转头对她笑了笑:“晚上有个宴会,你去参加吧。”

    “是,殿下。”

    看见她如此恭顺的模样,六王女皱了皱眉,却没有说什么。

    宴会虽然不去,她还是要亲自去见见她这位父亲的。青乐帮她换好衣服,披好斗篷,将她的容貌隐藏在这斗篷之下,才跟在她的身后,前往国王所在的宫殿。

    经过通报后,王女等人见到了拿着一卷奏章,立于殿内的国王。国王三十来岁,正是盛年,英姿勃发,就像是每一个言情里的霸道男主一样,对外强势,对内怀柔,他辉煌的经历值得写入历史。而就是这么一个人,将六王女推上了如今的位置。

    进入大殿,女官们及侍从们便退居殿外。

    “怎么,又想偷懒?”他看她来了,便明白她的意思。

    她没有摘下斗篷,他也没介意。她低声说:“您明白的,我不喜欢出现在人前,您又何必呢?”一次次想把她推向众人前。

    “只是让八贵族的人见见你而已。”

    六王女扬了扬眉,笑道:“您听说了?”

    “哼。”说到这事,他将手上的卷轴放在桌上。

    “他们只是不认识我而已。”在离开都城前,她一时兴起,带着几个人跑到街上逛,遇见了一群贵族子弟,有一些冲突,没想到被国王知道了。

    “那就让他们认识认识你。”

    六王女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让他们知道我又如何呢,不过是徒增危险而已。我还是觉得,命比较重要。”

    国王走近她,低头问:“你几岁了?”

    “十五了。”话题怎么转到这了?

    “孩子,十五岁,女孩子们十三岁便可以当母亲了。”言下之意,她也应该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

    六王女想了一会儿,突然笑出声。

    “怎么了?”

    “我觉得,父王说得很对。”她仰头,笑得很真实。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