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蚀骨危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三十章 囚身的是他囚心的是她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医院里,病房的门悄无声息的推开,这一次,沈二没有充当传话筒。

    白煜行匆匆来的时候,便看到了那个女人。

    他什么话也没有说,苏梦拉着白煜行一同退到了走廊里,门开又关。

    病床上的男人,侧卧着入了梦。

    并不知,他梦里有什么,紧拧的眉心,显示了他睡得并不安稳。

    搁置在被褥上的手,戴着结婚戒指。

    女人缓慢地靠近,最终停留在男人的病床前。

    清可见底的眼,视线落在男人指间的戒指上。

    也不知,她在想什么。

    只是盯着那戒指,看了许久许久,看的出神。

    也不知过去多久,男人依稀睁开眼,看到了的便是梦中的人。

    他冲她扯出一抹苍白的笑:“又入梦了啊。”

    仿佛多年未见的好友一样,他同她说话的语气,柔和得能够腻出水,“真好。你还肯入我梦里来。”

    女人站在床畔,恍惚过来,视线缓缓地挪到那人的脸上,不过是个把月,便消瘦如斯。

    或许因为他的话,或许因为他眼中她从没见过的柔和和眷恋。

    她也不想去想,怎么做,才能够表现出,她恨着他。

    便如了自己的心,蓦的弯下头颅,温热的吻,轻轻落在他的额头,“是梦吗?”

    她问。

    男人眼底露出诧异,又无比愉悦,勾着唇角:“是梦。”

    她也轻笑,仿若忘记了两人之间的爱恨纠缠,忘记了经历过的一切苦难,如同多年未见的好友,伸出手,在他的手臂上拧了下:“是梦吗?”

    突如其来的疼,男人豁然之间醒了过来,诧异又惊喜,不敢置信又不敢闭上眼,生怕闭上眼,再睁开,她又不见了。

    “会疼。”他说:“不大真实,你再掐掐。”

    她从一旁拿起苹果,安静地削着,不多时,去了皮的苹果,便递到了那人眼前。

    眼前的苹果,散发着果肉的香气,男人深眸里,越发觉得这一切,不太可能,迟迟不敢去接。

    谁又知道,他去接苹果,下一秒,苹果会不会从他的面前消失。

    “手术什么时候进行?”她倒也不纠缠,手里揣着削皮了的苹果。

    男人顿时紧觉,一丝难以察觉的紧张:“谁在你耳边嚼舌根?”

    “明天还是后天?”她又问,并不理会他的叨叨。

    “……后天。”他定定地望着她,说他执拗,其实,她比他更执拗,不问出个所以然,显然不会罢休。

    女人点点头,又把苹果塞到他身前:“不吃吗?我削的。”

    她道。

    一句“我削的”,男人心头蓦然一热,从来不去软弱的男人,此刻眼眶有些酸涩,微微还能够看到泛红的眼圈,他忙眨眼,把那酸涩眨掉,伸手接过。

    一口一口吃,每一口,似乎吃的不是苹果,而是琼浆玉露。

    每一口都是甜的。

    他的脑子微微乱,猜不出她的来意。

    他一口一口吃苹果,她在一旁,又给他静静地削上一个。

    他吃完,她手中的第二个苹果刚好削好,顺手又递给了他。

    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接过便吃起来。

    第二个,第三个……直到第五个,他看着手里的苹果有些为难,他便是再爱吃水果,也无法一下子连续吃好几个,何况,他并不爱吃苹果。

    “多吃一点,不然没力气。”女人淡淡说道。

    他满脑子的黑人问号,没力气?什么没力气?

    他还在拼命用着他的智慧,思考她的这话,床畔的女人开了口:

    “真的不吃了?饱了?”

    “饱了。”

    他是弄不明白她的意思,吃苹果吃饱了?

    除了满心的疑问之外,一脸的费解。

    那女人却已经转身朝着病房的门走了去。

    须臾之间,巨大的失落,漫上心头。

    他想要喊住她,却住了口……后天的手术,结果会如何,天知道。

    他想要把全世界都给她,想要给她幸福,想要一辈子陪伴在她身边……此时都成了空想。

    谁知道,后天之后,他是死是活。

    至于她为何会在这个深夜,出现在他的病床前……罢了罢了,随她吧。

    咔擦——一声,清冷的病房里,门锁反锁的声音。

    他看着她去而复返,“你……”

    那女人却已经站在他的病床前,静静地看着他好一会儿,他一个大男人,少有的被看得俊脸一红:“我知你恨我,就是此刻你想要我去死,只要你高兴,我也愿意。

    但我却不希望,弄脏了你的手,不如你再等等,等到我后天的手术。

    你放心,手术的成功率,微乎其微,我欠你的,迟早还给你。

    你就,不要再脏了自己的手,即便你不在乎,但我……在乎。”

    听闻她买了机票,深夜却折返,还出现在他的病房里,又锁了门……也是,他欠了她太多,伤了她太多。她那样恨他,恨他恨得要死,也不是不可能。

    可这,不需要她动手。

    女人静静望着病床上叨叨的男人,下一秒,朝他伸出了手。

    “真的,不要为了我脏了你的手……”

    “手”字,还没有落下,身上的被褥被掀开,一个消瘦的身子,便挤了进来。

    顿时,软玉温香在怀。

    他,愣住了,彻底的不知所措。

    “你、我……”

    她的手指,解开他的衣扣,翻身,跨坐在他的身上,一副恶霸调戏民女的架势。

    “你你你……”

    “刺啦”一声,纽扣崩开,她俯身,粉唇吻住了他的。

    如果这样,他还能够忍得住,那他就不是男人!

    脑子里空荡荡的,完全不知她是哪一出。

    身体却已经很诚实的做出反应,大掌蓦的握住那细腰,仰头,薄唇炽烈的回应她。

    门外,沈二敏锐的听到门背后反锁的声音,顿时紧张无比,伸手要敲门。

    便被苏梦拦住。

    “门反锁了,万一夫人对Boss不利……”

    “你也说是万一。”苏梦反驳。

    白煜行一脸凝重:“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折返回来,就是一件蹊跷的事,难道不是?”

    “白少爷也这么说,你躲开,别拦着我,Boss现在很危险!”沈二满脸戾气:“我要进去阻止……”

    话未落,三人在门外,听到一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都是经历过世事的,再愚钝,也明白这声音是怎么回事。

    一瞬间,沈二脸色涨得通红。

    “踹门呗,进去阻止,你家Boss有危险呢。”苏梦不怀好意的揶揄道。

    白煜行,手插到裤袋里,很聪明的默默走到走廊尽头。

    门内,便是一个小世界,好像和外界全部隔离开了。

    一场结束,女人默默爬起,安静地穿好衣服。

    “沈修瑾,刚刚我们没有保护措施。”女人粗嘎的声音,不紧不慢地说道:

    “谁也说不好,我这里,”她伸手,轻轻抚摸自己的肚子:“是不是已经有了生命的开始。”

    “你……”

    “你也知道,我这么恨你,你也说了,欠我太多,伤我太深。

    那你便该知道,我恨你有多深。”

    男人眼底的星辰,渐渐暗淡,“小童……”

    “你都病得快死了,在你死前,我总要讨回一点利息。

    我怕你死了,我就没法向个死人讨债了。

    后天的手术,成功率很低,如果手术失败,等你死了,我就让你的孩子,喊别人爸爸。”

    男人眼中光亮一闪,急忙否决:“那怎么行!”

    床畔,女人只是微笑地望着他:“当然可以,毕竟我这么恨你,怎么也要让你死不瞑目。”

    她宽慰他:“你放心,你的孩子,不会没有爸爸陪他成长的。”

    男人急眼:“当然!我的孩子,当然会有爸爸陪他成长。”

    ……

    手术的这一天

    天气很冷,阴沉沉的天空,看不到明朗。

    医院的花园里,寒风冷彻骨,她坐在长椅上,裹着厚重的围巾。

    苏梦捧着一杯热果汁,在一旁冷得跺脚:“你也是,医院里还有暖气,你非得坐在外头吹冷风。”

    她只是把围巾裹得更紧一些,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

    “在想什么?”苏梦一头靠了过去,学她,仰头看天,“也没什么好看的,一片雾蒙蒙。”

    “我在想,我又回来,是不是做错了。”

    苏梦闻言,嗤笑了一声:“那晚你把人都吃干抹净了,那时候,你怎么不想想,你回来是不是做错了。现在才想,是不是晚了?”

    “就当我脑子进水了。一时想不开。”

    苏梦扯扯嘴角,话锋一转:“喂,老实说,那天你在机场里,一个人想了什么,最后改变了主意?”

    “我没想什么,我就想着,他伤我太多,我这么恨着他,好歹纠纠缠缠小半辈子了,我回来,就是为了参与他生命最后的这点时间。送他最后一程。”

    苏梦不信的扯着嘴角……就为了看看沈修瑾死没死,死前的惨状,需要把床都上了?

    分明是要沈修瑾有所牵挂,不敢轻易死去。

    “你知道吧,我特讨厌他,也特怕他。

    六年前,他送我到监狱,到处都是关押犯人的铁栅栏,

    前不久,有一天早上醒过来,我又被关在了满是铁栅栏的空间里,他把屋子的窗户,全部围上了防盗窗。

    在我看来,那和六年前监狱里的铁栅栏没区别。

    他是想尽办法也要囚禁我。他病得快死了,才终于肯放手。

    说什么腻了这游戏,腻了我,我信了。

    现在算什么?

    他快病死,就放手。

    显得他情谊深厚?

    你有一点说的不错,我在机场里,脑子里都是你骂我的话,我是在逃,一直都在逃。

    不停的逃避。

    不光是他,还有简家。

    我逃去洱海,到底是因为要偿欠下阿鹿的命债,还是借着阿鹿的名义,自己逃避那一切不堪。

    沈修瑾那个人,他囚禁了我的身体,我自己呢,囚禁了自己的心。”

    那女人站了起来,“好了,回去吧。有点冷了。”

    苏梦还沉浸在那女人的独白里,闻言猛地站起来:“你还知道冷啊,走,回去。”

    她追了上去,手里的热果汁,强行塞到了简童手中。

    转角口,迎面不期然装上一个熟人。

    “他的手术还没结束?”沈老爷子首先开了口。

    “手术复杂,再等等吧。”她也接了话,却不欲与眼前这个老者多言。

    多说一个字,都叫她浑身不自在。

    “听说你们离婚了?”

    “您的消息真灵通。”

    “离了就好,哼。”

    老者不屑的哼道,绕过她,撑着拐杖,就走开。

    “您等等。”她追了过去:“您和我祖父之间的事情,以后不要再牵连到我的身上,我不欠您的。若是您还要讨债,大可以去找我过世的祖父。

    好了,我的立场已经摆明。您走好,不送。”

    “你!”身后老者气急败坏,简童已经走远。

    苏梦追了上去:“怎么回事?沈家还和简家有仇啊?”

    “没有事。”

    “那你……”

    “我看那位老爷子不顺眼。”

    苏梦再身后,对她翘起大拇指:“你行。”

    沈家和简家,沈老爷子和简老爷子之间的仇怨,便最好随着两家老爷子一起埋在地底下就好。

    至于她,不愿意再提及。

    手术后的第三天

    加护病房里,病床上的男人,有了反应。

    微末的反应,也足以让所有等候担忧的人,欢欣起舞。

    第十天的早上

    病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眼,“她呢?是不是又走了?”

    睁眼第一件事,便是转动唯一能够转动的眼球,四处寻找,却没有看到心目中期盼的人来。

    白煜行替他量体温,一边没好气地说道:

    “鬼门关前走一遭,算你命大,你还想着一个心里没有你的女人?”

    “果然……走了啊。”男人眼中,此刻的落寞,叫人看了心疼。

    白煜行翻个白眼:

    “走了你不会去追啊?”

    “她恨我。鬼门关前走一遭,我不想再做任何勉强她的事情了。”

    白煜行仿佛见了鬼:“卧槽,说,你是不是黄泉路上哪个小鬼钻到了沈修瑾大魔王的身体里来的?”

    手术后的第十九天

    他能够下床,在旁人的搀扶下,慢慢走动。

    手术后的第二十天

    他见到了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我醒来那天,白煜行说你在婚礼上。”他激动后,又沉默,心口上如同扎了刺一样,他想要拔刺,但这刺,碰一下都疼的撕心裂肺。

    “陆明初……对你好吗?”

    “嗯,挺好的。”

    男人眼中一阵涩痛,连忙垂下眼皮,故作大方:

    “恭喜你。总算不会再被我这样的混蛋伤害了。”

    “嗯,你确实挺混蛋的。”

    “小童……对不起。”他艰难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对不起有用,要警察做什么?”

    他哑口无言,难以反驳。

    “沈修瑾,你知道,我曾经有多惧怕你?

    你曾两度囚禁我。

    你替我打造了一个又一个牢笼。

    六年前的监狱,那是一个。

    不久前你把家里围困成密不透风,所谓的防盗窗,和牢狱里的铁栅栏,在我的眼中,没有区别。

    你知,那一刻,我有多恐惧?

    沈修瑾,我这一生,你替我打造了两个牢笼。你说,我又该如何原谅你?”

    他再次哑然,此刻听她字字泣血,才方悔悟,他迫切的想要留住她,却因此不知不觉间,做出一件又一件创伤她的事情。

    如今,她已是别人的妻子……缓缓捏起拳头,很痛很痛,痛得难以自控。

    “对不起……”他很厌烦只会说“对不起”的他,但此刻,他翻遍了词语库,也找不出更贴切的词。

    女人静静凝视,半晌:“陆明初的婚礼,新娘不是我。”她淡淡开口。

    猛地,男人惊喜抬头:“新娘不是你?”

    她摇头:“你祖父亲自挑选的人选。我只是作为简氏的代表,去参加应付一下。”

    “那你……”他突然似乎福至心灵,不管别人是否愿意,大掌紧紧地裹住女人纤瘦的手掌,大悲之后大喜,他心情依旧难以平复。

    “小童,”他望着她,他知,他的这个请求,很无耻,可她没有结婚,他再也不想承受一次,得知她嫁人时的绝望。

    “小童。你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他说:“从前,有一个傻子,他叫沈修瑾,从前他很幸福,因为他的身边,一直有一个女孩儿,叫简童,一直爱着他。

    但是后来,他不幸福了,这个傻子把深爱着他的女孩儿伤得遍体鳞伤,

    直到有一天,他才恍然发现,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已经爱上这个女孩儿。

    而此时,女孩儿却已经被他伤得不敢再爱,他天天都活在后悔中。”

    他慢慢地讲述,抬眸深深望向对面的女人,

    仿佛在神明面前,他慎重又严肃,他诚恳的请求,又是一生的誓言:

    “小童,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就是故事里的那个傻子,”

    第一次,他坦然无比,慎重诚恳:

    “站在你面前的我,做好了和你过一辈子的打算,也做好了你随时会离开的准备。”

    这一次,他没有强硬蛮横的举动,没有强迫的手段。

    他只是凝望着她,漆黑的眼眸里,真挚而纯粹,作为一个男人,向一辈子的爱人,许下誓言,表露心声。

    请记住本站:追书帮 www.zhuishubang.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