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蚀骨危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九章 简童你从来只会逃避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简童,洱海,不是净土。你以为的平静,不过是你的逃避。”

    苏梦凝重地说道。

    她不该说这些话,但她看到了一些,身为局内人却没有看到的。

    都说,旁观者清,或许这话不对。

    但她看到了,简童的犹豫。

    三年前,她帮简童逃走,是真心想要她就此过上平静的生活。

    三年里,流逝的不只是时光,也有她的成熟。

    也正因为这成熟,她也不断的在反思。

    到底,三年前,帮简童逃走,这件事,到底对不对。

    依稀,她认为,她做错了。

    这个女人,已经是惊弓之鸟,又怎么会去停下脚步,看看周围的人事物。

    三年里,她也看到了沈修瑾不断的寻找,所有人都在说,不要找了,简童或许早已经过世,也未可知。

    如果没有过世,为什么找了三年,脚不停蹄,却依旧没有找到。

    可那个男人不信邪,不停地找,除了寻找心中的牵挂之外,他的生活,便只剩下了工作。

    她苏梦看到的便是,曾经的天之骄子,不可一世的那个男人,为了自己心中的牵挂,从不放弃,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依稀,她看不到沈修瑾的玩弄,却看到了他的认真和执着。

    这一切,是她曾经在另一个男人身上,无比渴望的,终其一生,她也没有得到。

    但是简童不同。

    她所不能够获得的幸福,在简童这里,或许会得到,她曾经和简童神似的遭遇,那些糟糕的过往,也许在简童这里,会得到终结。

    她也承认,她是偏心了。

    但更重要的是,她看到的,不是简童的无心无肺,不是简童的彻底放下,而是简童的逃跑。

    如果自己面前这个女人,是真的彻底放下了,打心里的放下了,那么,今天这些话,她便永远的藏在了心里,永远的不说出口。

    但,显然不是。

    “不停的逃逃逃,你心可有牵挂?你心可有放下?”苏梦的质问,如同惊雷霹雳,劈得简童整个人都焦躁不安。

    她捂住耳朵:“别说,什么都别说。”

    苏梦的手,强硬地拉下简童捂着耳朵的手:“他病了,病得快死了。”

    须臾之间,世界安静了。

    无需苏梦再拽下简童的手,她便已经呆滞了。

    “……我,我要去机场了,航班会耽误。”

    “他脑子里长了东西,已经有一年多了,现在,已经是晚期。”苏梦自顾自说着。

    “我、我真的要往机场去了。”

    她匆匆想走。

    苏梦这一次,没有去拦,对着那匆匆走出五米开外的背影喊话:

    “他选择动手术,脑部手术本来就很复杂,他的情况很糟糕,成功率不足百分之五。”

    “够了!”简童停了下来:“又来这一招吗?是他叫你来的?

    当初在意大利,就说脑子里有淤血,他装疯卖傻的招数,要用多少次?

    傻子才会再上当!”

    “哈,”苏梦闻言,笑了:“是,是是,你简童不是傻子!你走吧!”

    苏梦说:“不,不是走,是逃。逃兵。”

    “简童,你赶紧逃吧,逃得越远越好,逃开让你不敢直面的,我想问问你,到底,是你不敢直面的是他,还是你自己的心?

    放心好了。这一次,不会再有沈修瑾去打扰你,彻底不会了。

    简童,做你最擅长的,逃吧!”

    说完,苏梦转身离开。

    她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又或者,她根本不是生气,只是觉得心里遗憾。

    仿佛是她自己得不到美好的结局。

    她的眼中,分明是一个做错事后悔不已,决心改过,另一个被吓破胆伤透心像无头苍蝇乱窜的到处逃。

    她怕的不是沈修瑾会如何,她怕的是,有朝一日,简童那个傻女人醒悟过来,一辈子沉浸在悔恨中,或许那傻女人不会说出口,但这样,心却更苦。

    那个傻女人……已经够苦了。

    简童匆匆上了车。

    她不想听,更不想去想。

    她和他,就是个错误,开头错了,就让结果正确。

    她只是,把错误的轨迹,搬回正确的道路……对,她没有做错。

    她没有逃。

    她不是逃。

    她……她只是想要回到洱海,回到阿鹿身边。

    她只是在完成对阿鹿的誓言,完成阿鹿的梦想,她只是在偿还阿鹿的救命之恩。

    对对,就是这样。

    虹桥飞机场

    一个女人,呆坐椅子上。

    机场的广播里,正在报着她的航班马上就要起飞。

    广播里,已经第三次喊着她的名字,让她赶紧办理。

    女人静静坐着,一双眼,茫然看着前方。

    终于,广播里不再报着她的名字,催促她办理登机。

    天色黑了,机场里熙熙攘攘的人群,渐渐少却,散去。

    女人还坐在椅子上。

    她的航班,早已经起飞,此刻也已经抵达了目的地。

    周围的人群,从多到少,从人气热闹,到偶尔几声交流,从她身边一晃而过。

    大半天的时间过去,地勤便关注了这个奇怪的女人,她在机场里坐着许久,一动不动。

    “小姐您好,请问需要帮助吗?”或许是看她的举止奇怪,一位地勤走了过来,试探的询问……毕竟这是机场,万一又出现奇奇怪怪的人,万一……是个神经病呢?

    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那奇怪的女人,没有回答他,他又不厌其烦地询问一遍:“您好,有什么我可以帮助您的吗?”

    倏然的,那奇怪的女子,突兀的站起了身,慢吞吞地说道:

    “没有事,谢谢你。”

    便推着自己的行李,挪着步伐,慢吞吞地离开了。

    “真奇怪,这女的。”地勤对另一个走过来的同事说道。

    简童推着行李,缓缓走出了机场,夜深人静,她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天空。

    慢吞吞掏出手机,拨打了苏梦的电话,电话铃音只响了两声,就叫那头的人接起。

    她粗嘎的声音,低低道:

    “我这么恨他,怎么也要看看他病得快死的惨状,梦姐,你替我引个路吧。”

    电话那头,苏梦怔然了一下,下一刻,红唇溢出笑意:

    “你在哪,我来接你。”

    “机场。”

    “好,你等我。”

    请记住本站:追书帮 www.zhuishubang.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