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蚀骨危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不速之客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陆明初冲到了沈家老宅。

    “是你指使的吧?”

    不明不白就对着正在悠哉喝茶的沈老爷子喝问道。

    “你无缘无故跑来……就是对祖父这个态度?”沈老爷子放下手中的茶盏,老脸一沉。

    “是你指使夏管家那么做的吧。

    否则的话,夏管家怎么也不敢吧?”

    “什么夏管家什么指使?”

    “简童出车祸,是你在背后指使的,我在问你这个,对不对!”陆明初气急败坏。

    沈老爷子听到简童的名字,顿时脸色阴云遍布:“怎么?你还想为她与自己的祖父作对?”

    “那就是说

    ……你默认了。”

    陆明初捏着拳头,气得全身发抖:“她到底哪里惹你的眼了?”

    “她哪里都惹到我了。”

    “她不过也就是个女人,她哪儿得罪你了,算起来,她还得喊你一声爷爷,你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什么深仇大恨,你要处处害她?”

    “我处处害她?”

    “当初夏薇茗那件事情,你别说不是你故意算计的。你别说这里头没有你的手笔。

    当初算计她。

    现在竟然指使夏管家,你是与她不罢休了?

    我就不知道,她到底哪里惹到你!至于你这么纠缠不休!”

    沈老爷子也被激怒了,砰的砸了手中的茶盏:“她哪儿惹我了?

    她哪儿都惹我了!

    你们一个个的,都被她迷花了眼?

    当初就该毁了她的脸,看她还怎么楚楚可怜的勾引男人!”

    陆明初不敢置信自己耳朵听到的,“您老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够说出这种话来?

    什么勾引不勾引?

    至于说话这么难听?”

    “我难道说错了?

    我两个孙子,一个一个为了她,跟我反目为仇。

    一个一个为了她,不要江山。

    她就是个祸害。

    当初就该趁着她还在襁褓里,干脆把她送到山沟里去,也省得几十年后,我两个孙子,都要为她不知道自己是个谁了!”

    “襁褓?”陆明初突然抓住重点:“你到底在说什么?”

    沈老爷子冷笑了笑:

    “我说什么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两个孙子都被她迷花了眼!

    沈家的子孙,怎么能够栽在女人的裙摆下?

    沈家子孙,就该宏韬大略,该狠的狠,该强硬的强硬。就不该被女人牵绊了手脚!”

    “你就是为了这个?

    为了这个你就一次两次的与她过不去?”

    “对,我就为了这个。你们一个两个的,放着事业不管不顾,全部围着她转,我沈家的子孙,怎么能够如此!”

    沈老爷子阴沉着脸,“我告诉你,她逃得了一时而已!”

    言下之意是,他会一直和她过不去。

    陆明初倒吸一口冷气:

    “你还想要干嘛!”

    “我想要干嘛?先把沈家子孙分内的事情做好!

    我沈家人,就是不许儿女私情看重!”

    陆明初气急败坏,却对面前老者没有办法。

    没有千日防贼的说法,沈老爷子要是一直惦记着她,确实是防不胜防。

    他气得浑身发抖,好半晌,才松开了捏着的拳头,如同落败的鸡:

    “是不是……从今以后,我不再接触她了,你就不会对她再动手了。”

    沈老爷子本能想要回答“当然不是”,话到嘴边,看了一眼眼前陆明初眼中的恳求,他扯了扯嘴角,挑着老眉:

    “可以。两个孙子,另一个是没救了。

    你这一个,以后再也不心系她,我就给你承诺,我不再动她。”

    陆明初深深望了眼前老者一眼,一狠心:“您老说话算话。”

    “我一向说话算话。”

    陆明初点点头,“这是最后一次,如果我按照你安排的生活过了,按照你的想法做了,你还是对她动了手,我会……你会孤家老人到死。”

    这是要与沈老爷子诀别。

    沈老爷子眼中出现一丝不快,但还是点了头:“好。”

    ……

    医院里

    一间VIP病房,今天出现一个意外的身影。

    “让他进来。”

    病房里,男人少语。

    病房门开,一个同样出色的男人,进了来。

    “你的消息真灵通。”

    病床上,男人凉薄的勾唇道,唇瓣没有一丝血色。

    “我有我消息的来源。纵然你藏得再好,也不能保证手底下的人,不露马脚。”

    “呵,”男人勾唇轻笑,“觊觎沈氏,你也不用这么着急。等我死了,沈氏顺理成章就是你的。”

    “快拉倒吧。”来人自顾自找了张靠椅坐下:“你死了,所有财产,都会过继给她吧。”

    没说“她”是谁,但显然,病床上的男人,眼底精光一闪:

    “你倒是挺了解我。”

    “不不不,”来人晃了晃食指:

    “只是恰好那天,我看到张律师从医院里走出来。

    张律师是你私人聘请,专门服务你沈修瑾和沈氏集团的。

    他拿着公文包,身后还跟着沈二,你自己身边的人,总不能是看病吧。”

    “你就是这么顺藤摸瓜,找到我这儿来的?”

    虽是问话,显然已经肯定了猜测。

    “倒是动用了一些关系,才知道你已经和她离婚,

    我实在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会和她离婚。

    当初追得不肯放手,用尽手段,甚至装疯卖傻,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你都做了。

    我就不信,你会主动和她离婚。

    稍微深入查一查,也就知道了。”

    “你倒是挺有手段。”

    “哈,比不上你。

    人都快死了,外头还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就连集团内部,都没有一点异动。

    老宅里那个老头子都不知道。

    嗯……你说,要是我把你快死了的消息,透露给老宅那个老头子,你猜他会不会掉几滴猫眼泪?”

    “他会掉着猫眼泪,一鼓作气拿下沈氏,有空可能会去给我坟头烧根香,顺便缅怀一下我。”

    “哈哈哈哈……”显然,来人被病床上的男人这话,逗得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你倒是挺了解他。”

    “自然。”病床上,男人冷冷扯了扯嘴角。

    “不过我猜你叫张律师来,不只是办理一个离婚手续,那就杀鸡用牛刀了,我猜你立了遗嘱,死后遗产都给了她吧。

    看来老头子要空欢喜了。

    我还是不告诉他了吧。

    省的他白忙一场,这么大年纪,气血逆流而亡。”

    “你倒是孝顺。”

    请记住本站:追书帮 www.zhuishubang.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