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和女神在荒岛的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76章 深处恐惧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对龙炎军团来说,每一个士兵都是相濡以沫的亲人,不存在抛弃的道理。

    要知道,能在陆家任职的仆从之前在龙炎军团时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能救回来的话肯定要去救,这是龙炎军团的传统,想来陆老太也不会不让我们去。

    郝静又抹了一些粘液,她放在鼻尖嗅闻了一会,随即闭上眼睛,手指上浮现出一道道金色符文。

    约莫一刻钟后,郝静睁开了眼睛,她朝前方看去,“少爷,跟上我。”

    话音落下,她脚下符文闪烁,但见她像子弹发射一般,砰的一声,直接冲了出去。

    我见状咽了一口唾沫,这就是化符境界异师的实力吗?简直恐怖!

    想到这里,我赶忙追了上去。幸亏我的感知能力可以锁定郝静,不然她一会就可以把我给甩掉。

    我们在高大的松树之间跳来跳去,不一会便是冲出三十里地。

    我的身体承受不了这样的高速移动,心脏似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待到郝静跳到一块巨大的石头上,她终于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我紧随其后,也是落到石头上,拄着双膝大口喘着粗气道:“郝姐姐,已经到了吗?”

    郝静蹲下身子,她把手放在石头上面,当即金色的符文又是闪烁而过。

    郝静深吸了一口气道:“就是这里了。”

    我环顾一眼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

    郝静道:“石头下面有一个山洞,幻蟒就躲在里面。”

    话音落下,石头下面突然传来一阵巨响。

    我和郝静见状,各自朝两边跳去,一头灰色的大蟒蛇冲了出来。

    大蟒蛇的眼睛十分独特,像极了一块五彩斑斓的宝石。

    郝静见状,大声喊道:“少爷,不要看它的眼睛!”

    我刚是听到,只见得那双宝石的眼睛已经来到我面前。

    一阵天旋地转,我眼前一黑,像是坠入深渊一般

    “主公,主公,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千鸟被建御名方的屠龙神臂弩给射杀了,我们被包围了,现在怎么办!”

    耳边的声音逐渐变的清楚起来。我回过神来,一名满脸鲜血的破军士兵扶着我焦急的喊道,四周到处都是喊杀的声音。

    我咽了一口唾沫,胸口闷的很,待到我朝四周看去的时候,乌泱泱的敌军包围在四周,破军士兵们浴血厮杀,保护我的周全。

    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凉感涌入我的心扉,我恨恨的说道:“天命不在我,该死,该死啊!”

    破军士兵道:“主公,我们誓死追随您,我相信您肯定带我们杀出重围!”

    我深吸了一口气,想要运转自己身体内的异能。

    但别说异能了,我身上连点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我勉强在破军士兵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此时骑马在高处朝这边观望的建御名方的嘴角上漏出了得意的笑容。

    “陆远,你赢了大山津见又如何,现在不还是输在我的手上!”

    一股怒火涌上心头,我翻身上马,握着手中的破军刀,大声的喊道:“兄弟们,随我冲杀出去。”

    话音刚落下,耳边突然传来弩箭破空的声音。

    我刚想要躲闪,只觉得自己心口一凉,身体随之便没有了知觉。

    我的身体坠马而去,意识开始模糊。

    就在这时,村正悠介那冰冷的声音传来,“陆远,该死,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吗?”

    此时我的意志已经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也控制不了身处这个情境里面的自己。

    我半跪在地面上,冷冷的看着不远处正在疯狂啃咬红蛇武士尸首的鬼妖,身体因恐惧而轻微颤抖起来。

    这一刻,我才是明白自己到底有多么怕死。

    村正悠介提着自己的两把鬼刀,再次冲杀了上去。

    鬼妖吞下一个脑袋之后,身影闪烁,它的爪子直接穿透了村正悠介的胸口。

    它十分兴奋的注视着我,双眸中闪过红芒。

    就当我以为自己要死掉的时候,我猛地回过神来。

    我发现自己被绑在行刑的架子上,底下的百姓都朝我投来可怜的目光。

    行刑的大刀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些耀眼,长谷川晴明走上了行刑台,他拿着一壶酒水,蹲在我面前,喝了一口,说道:“陆远,不管南国计划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觉得你是一个威胁,你还是死掉比较好!”

    我感觉自己脖颈一凉,眼前瞬间漆黑一片。

    这些场景都是我以前遇到过的事情,可跟以前的场景又不太一样。

    这些好像是都是我所担心发生的事情,亦或者说是我所畏惧发生的事情。

    它们都是我内心最深处的恐惧。

    以前我从来没有注意到过这些恐惧,可当它具像化的表现出来之后,我才真正意识到它的存在,存在于我的内心最深处。

    可现在我又何必畏惧于这些事情呢?

    只要我变的足够强大,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可以威胁到我。

    想到这里,我努力睁开眼睛,却是发现自己正在幽暗的水中,不停的下沉,下沉。

    就在这时,视线范围内突然传来一阵金色的光芒。

    那个熟悉的陌生女人的声音再次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猛地回过神来,胸口一阵剧痛,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躺在一颗枯树上。

    尖锐的树枝刺透了我的大腿,鲜血正在不停的往外淌。

    痛感敲击着我的神经,我朝天空中望去,此时郝静已经用黑布蒙起眼睛,拼尽全力的跟幻蟒缠斗。

    我一咬牙,直接把大腿从树枝上拔了出来,鲜血更加疯狂的往外流淌,应该是伤到大动脉了。

    这样往外淌血,我迟早会交代在这里!正是这样想着,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从枯树滑落下来。

    砰!一声闷响,摔的我是七荤八素。我立刻把衣服脱下来,狠狠的将伤口给包了起来。

    包扎完毕之后,我靠在枯树上,望向漂浮在半空中的郝静。

    只见得她的梭刀在她周边漂浮旋转着,幻蟒巨大的身躯缠绕在一颗松树上面,它张开血盆大口,愤怒的朝郝静的嘶吼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