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腹黑九小姐:渣王作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75章 记性(3)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因为,谁能确定她手中的药,是否真的能牵制和胁迫皇上和湛王一辈子。最重要的是……

    顾盛一直有一种感觉,完颜千华最终不会得逞。

    若问顾盛这种感觉由何来。那他的理由也许有些牵强,但他却自认不是毫无道理。

    ——从顾盛长头发起,在他眼里,女人总是最能折腾的。但,却从来没有能成大事的。而,完颜千华除了特别能折腾一些之外,最终跟其他女人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其实,这样也不错。湛王无论是进还是退,你都随同着,在世人眼中还是一个为大元尽忠职守的将军。这样湛王也剩了不少麻烦。也挺好,算是两全其美吧!”

    顾盛看着容逸柏,神色厚重,“逸柏,虽然我很想用你来保全你曾外祖打下的荣耀。但我从来没想过要用毒牵制你。只是……”

    “只是途中出了岔子,莫名其妙变成了这样子。”容逸柏波澜不起道。

    顾盛垂眸,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已无用。而且……容逸柏也不会相信他的话。

    他真的没想过以容逸柏性命作为要挟挟,以此来保全自己的位置吗?呵呵……

    “既然舅舅无大碍,我就告辞了。”容逸柏说完,抬步往外走去。

    “他会给你偿命的。”

    几不可闻的声音传入耳中,容逸柏头也不回,大步离开。

    看着容逸柏的背影,顾盛缓缓闭上眼睛。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只要湛王不动他。那么,无论皇上再想收回他的兵权,都是无用。因为皇上手中兵力不及湛王,他就是有心,却也无力。

    而完颜千华……

    若是湛王下令,顾盛倒是很愿意除了她。

    一个女人竟意图掌控天下,控制他……简直不知所谓。

    顾盛因身体不适,向皇上告假了,在家养病,暂不去上朝了。

    三皇子因大婚在即,扬言要修身养性,要在家静思,不见人,也没兴致作人了。

    湛王偶尔入宫一趟,平日深居简出,待在湛王府陪媳妇儿,完全不折腾了。

    还有三不五时总是入宫‘安慰’他一番的陌皇爷也离京了。

    钟离隐也回皓月了,如此……

    皇上继续勤政爱民的同时,忽然感到……

    京城太安静了,一些人太安生了,这一团和睦的氛围……

    皇上却莫名的夜不能寐,不安了。

    起起落落,福兮祸依。每次的平静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场风暴!这已是一种惯性。如此……

    直接的宫中戒备更严了。

    湛王知晓,反应凉淡。眼下他的注意力正在容倾的嘴上……

    吃了早饭,吃水果,吃过水果吃点心,吃过点心一抹嘴,没一会儿接着吃中饭!

    看着容倾,湛王就一个感觉:她的嘴巴真是没停过呀!

    容倾这样吃,湛王已经够焦心了。可她还……

    “恶,恶……”

    她是边吃边吐呀!

    湛王蹲在容倾身边一手端着水,一手给她拍着背,眉头直打结。

    凛五站在后面看着,也满是心焦:王妃有喜,害喜已是占据主子全部心神了。如此……这后面一大堆的事,什么时候才能进行完呐。

    别说完颜千华急,他看着也急躁的慌。

    “唔……”

    “怎么样?好些了没?”湛王喂她一口水,凝眉问。

    “嗯!好多了。”

    看着容倾吐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湛王对她的话可是一点儿不信,开口道,“要不,你少吃点儿吧!”

    吃的少了,肚里的粮少了,也许就不这么吐了。

    “吃的少了会饿!”容倾说着,站起,看着湛王道,“夫君最近不忙吗?”

    “又要赶本王出门!”

    这几天,容倾三不五时就来这么一句。湛王听着,十分不顺耳。

    见湛王面露不喜,容倾笑笑道,“我是怕你在家闷的慌。”

    湛王听了,没什么表情道,“你都快吐出花儿来了,本王就是想闷也得闷的就了呀!”

    “其实,你不在家时候,我吐的反而少些。”

    “你这话什么意思?”看他看的都想吐了?

    容倾摸摸肚子道,“大概是因为一听到的声音,肚子里的孩子就想起你给她(他)念孝经的事吧!所以,不由的反应就大了些。”

    湛王听了冷眼,浑说!

    “我可是有依据的。不信,你问凛五呀!”

    湛王觉得这问题,实在没问的必要。因为,明显是忽悠,可是……

    却还是不由自主的看向凛五。

    凛五忙道,“禀主子,医术上有言:孩子在腹中时,对外界还是会有所反应的。特别是在过了三四个月以后,反应更是明显,伸手伸腿您都能清楚感觉到。”

    湛王听言,盯着容倾肚子又看了好一会儿。随着道,“她(他)可真是孝顺呀!本王只不过才刚刚给她(他)念了几次的孝经而已,他竟然就敢吐给我看……”

    “恶……”

    湛王话未完,容倾又趴在痰盂边上吐了起来。

    湛王看着脸直接黑了。

    凛五低头。

    湛王抿嘴,真想再念一念孝经给她(他)听。可是……看在她(他)娘的份上,或许被嫌弃的湛王,还是打消了作自己孩子的想法。

    不过,倒是也不整天在家里耗着了。

    对此,凛五不觉松了口气。

    容倾心思却是更重了。凛五附和她的话,只说明一个问题:很多事已是刻不容缓,湛王真的不宜在家陪她。

    垂首,看着自己已微微隆起的小腹,容倾眉头紧皱。

    麻雀看着湛王一离看来,就开始发呆的主子,忍不住道,“王妃,您想不想吃点什么?奴婢去给您准备。”

    听到麻雀的声音,容倾回神,摇头,“不用了!”说完,开口问,“昨天我看的那本书,你放哪儿了?”

    听到容倾的问题,麻雀顿了一下才道,“奴婢给您放床头了。”

    容倾听了起身,往屋内走去。

    麻雀看着容倾的背影,疑惑不解。最近几天,容倾时常会重复性的问问题。

    刚问过一件事,过一会儿还会再问。就如刚才……

    书放哪儿了?这问题,容倾生生问了三次。这……

    是因为有身子所以记性开始不好了吗?还是,因为心里有事儿,太过心不在焉了呢?

    麻雀疑惑,也琢磨着:等下让青语给王妃探探脉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