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八零后咸鱼术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五百三十四 “神灵”之战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整个巨木社现在有着三百多个战士,实力最强的就是神树勇士,十几年来,巨木社的现任族长陆续培养了七十八个神树勇士,每一次都需要至少几十个俘虏血祭才能创造一个神树勇士,这也是巨木社吞并了大小部落不下数十,但人口却始终没能突破两千的原因所在。

    当然这样的做法在巨木社高层看来还是很值得的,因为每一个神树勇士都不输于汉人的武士,再加上山上还有一百多个忠于他们的贵族战士,可以说占据了整个族群绝大多数力量。

    神树勇士的身份很好分辨,这些神树的护卫者脸上都会用红色的泥土涂抹,额头还以灰白色的石头染料描绘出树叶样子的标记,可以让土著们一眼看出那便是神的武士。

    这树叶就是巨木社供奉的神灵神树的叶子形象,众所周知,巨木社所有人都信仰的一棵拥有上千年树龄的神树。

    而他们脸上的泥土则是生长在神树根下那东宁岛高山地区特有的红泥土,这些土著们相信,在脸上涂抹这些神树根部的泥土可以给自己带来勇气和好运。

    相比之下,平民之中脱颖而出的一百多个平民战士战斗力就差了许多,毕竟他们除了是战士外,平常还需要辛苦劳作,上了战场也更多的则是充当仆役和炮灰的角色,即使损失了,只要当权者再从平民青壮中去挑选就好了。

    有着将近八十个神树勇士,可以抵挡十倍以上的普通土著番社战士,巨木社就是靠着这些神的战士去征服了岛北的诸多番社。

    只是巨木社在岛北这一亩三分地强横惯了,从没想到会有敌人来偷袭他们。一来整个岛北部都没有比他们更强大的部族,二来那些外来者的队伍也无法穿越山林深入内陆,所以巨木社除了平民区为了防备野兽巡逻的还算警戒之外,山上的贵族区只有核心处的神树所在圣地看管严密,丝毫不准许任何人进入,外围的地方巡逻的岗哨都懒散惯了,因为有着神树的气息根本没有野兽敢来袭击,所以连每天的巡逻都懒得去了,顶多就是换岗的时候表现一下。

    因此等到发现敌人的时候,敌人已经距离山上不足一里地了,这时候山上的战士们才急急忙忙的穿上衣服铠甲。

    所谓铠甲,大多数也只不过是用藤条和木片编造的简易防护装置,金属防具也有,不过那都是俘虏的外来者奴隶打造的,不过那些俘虏到底不是专业的铁匠,因为不通锻造和矿石冶炼,每年铠甲的产量少的可怜,更多的都用在武器上,只有神树勇士排在前面的十几个才有装备。

    这些以往一阵冲杀就让别的土著部落战士死伤惨重然后落荒而逃的神树勇士按照老样子一边挥舞着带着金属头的长矛,一边嘴里发出呜哩呜喇的叫声,向着入侵者冲去。

    相比土著们呼嚎着威吓敌人,游侠营的半精灵们一个个仿佛是现代军中冷漠的狙击手,各自冷箭的搭弓射箭。

    这样毫无组织纪律的原始军队,即使有着七八十个近乎3、4级汉人武士的精锐勇士,也无法抗衡同样都是职业者的东宁军游侠营,在半精灵游侠们的精确狙击之下,混乱的战场中很快大多数神树勇士就被狙杀了。

    于是让东宁岛北部各个番社土著们闻风丧胆,被他们成为“巨木勇士”、“巨木魔鬼”的神树勇士队伍就在今天成为了历史。

    剩下的普通贵族战士尽管要比下面的平民战士更加优秀一些,毕竟吃的油水足,体质也更强,但是面对经过几个月训练的东宁军正兵营战士们依旧跟普通的山贼土匪一般,面对正规军就不堪一击,在第一波敢战的人冲上去被东宁军用长枪列队刺成烤串之后,后面的巨木战士就全都胆怯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的逃回巨木社聚居地,朝着圣地方向逃去。

    而游侠营得到命令狙击了敌人的精锐之后就负责辅助,让正兵营的战士们练手,没有去追击那些逃亡者。

    “哈哈!真是痛快,这些土著简直不堪一击,真不明白无论是郑家海盗还是红毛人怎么都会那么忌惮这些土著!”

    东宁军阵前,申明大笑着说道。

    高朗抬头望向远处肉眼可见的那处高大巨树所在,说道:

    “这些土著最后的抵抗力量就是那里了吧。”

    他虽然都没有修炼灵眼类法术,但是作为猎魔人,本身也是会修炼自己的灵性,以更好的感应到邪魔异怪的气息。

    所以远处那在他眼中如同冲天大火一样强烈的带着血腥与神圣气息的领域力量,说明那不是他可以一人抗衡的强大存在。

    当然高朗也没有什么惧意。

    因为这种植物类图腾就跟仙侠小说里的草木成精一样,在没达到一定程度之前是根本无法自由移动的,而这巨木社的图腾的领域范围远远不如车晨那种覆盖整个东宁岛的神域,仅仅只能覆盖山上山下两块土著聚居地。

    而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巨木社的图腾好似出了什么问题,竟然被人入侵到接近存身的圣地所在都没有采取任何手段,只靠那些土著信徒自发的抵抗。

    “该我上场了,要是让士兵们杀入图腾所在恐怕会有损失,而且这些土著也是很好的劳动力,可不要死的太多了……”

    车晨说着,再一次化身白鹿,这一次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高达三丈的巨型白鹿身躯,足踏云气的跨越战场,朝着神树所在的圣地飞跃而去。

    神圣的白鹿出现让山下山上的人们看的清楚,东宁军一方自然是欢呼阵阵。

    而土著一方的士气就立时急剧下降。

    在迷信愚昧的土人看来,白鹿的出现是代表着敌我两方的神灵亲自上场,这是神灵的战争,自然不是凡人能干涉的,他们只能祈祷自己一方的神灵可以取得胜利,不然神树部落恐怕就将成为历史。

    不过事情显然不会朝着他们的想法去发展。

    就见白鹿飞到圣地之前,前蹄轻轻一踏,一股波纹出现在那里,然后整个圣地浮现了一幢覆盖了圣地范围的血色光罩。

    “呦!”白鹿轻鸣一声,低头向前一顶,鹿角上绽放出圣洁的金绿色光辉,朝着血色光罩冲击过去。

    只一波冲击,血色光罩就已经虚浮摇晃,眼看就要破灭。不少土著都担心的惊叫出来。

    果然,白鹿再第二次使用神力冲击,血色光罩就破碎成一片光尘,暴露出被土著用大块圆石垒砌圈起来的百步左右直径的圆圈祭坛。

    最中心的一圈是用金色的石头垒砌的祭坛,还有不少坚硬光滑木质柱子,上面插着布条样的彩旗和各色彩羽。

    这些围着圆心处一颗粗的足有十数人才能合抱,高达近二十丈(五十多米)的巨大树木。看起来应该是桧木之属,不知道是红桧还是扁柏,在普通人眼中这两样同科属的植物看起来都一样,根本无从分辨。

    何况这还是一株“变异”的神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