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是我的唯一挚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9章 时向南11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时向南正在开车,而何安宁就坐在副驾驶上。★首★发★追★书★帮★

    两个人当即都怔住了,而那一刻何安宁才明白此前秦嫣然说的那句“你们一定会后悔的”是什么意思。

    只不过为时已晚了。

    医院里,时向南只身走进了太平间。

    又是这个地方,很多年前的时候,他踏足时太过幼小,几乎是哭晕在这里。

    而这一次,面对着秦嫣然的尸体,虽然心里五味杂陈,但却只能静默的看着逝去的旧人发呆。

    一切都结束了,秦嫣然一直以为时向南是因爱生恨,她的潜意识里一直认为时向南找了一个跟她相象的女人无非是没有放下自己,所以才会执拗的插足他们之间,死死的抓着时向南不放。

    直到死的那一刻,她都没从自己的执着中走出来。

    她错了,错就错在不该认为时向南还对她顾念旧情。

    错就错在不该对感情抱有其他的二心。

    因为这样的感情注定不会走远。

    秦嫣然死了这已经是个无法改变的结局,对于时向南来说,能做的就是好好的安葬她,让她在死后能获得一片宁静。

    所以他将她的墓碑安放在了墓园当中最清净的角落,为的是她不被世俗叨扰,在那边的世界能够平静而过。

    直到很多年后,他带着何安宁每一次来祭奠父母的时候,都会顺便看看她。

    何安宁不会说什么,死去的人,她不会去嫉妒。

    毕竟是懵懂的青春年少时的爱情,不懂爱的年纪里是这个女孩虽然背叛过他,但也教会了这个男人很多。

    正是有了这个女人的背叛,才让何安宁得到了这样一个爱到骨子里的男人。

    所以她是心存感激的。

    ……

    关于秦嫣然,他们以后谁也没有再提起过。

    但是这件事伴随着掩藏的余波还是不能幸免的出现了。

    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整个时代的股票陷入了一阵低迷的时候,多少秦嫣然这件事的影响还是颇大的。

    就连他自己还真怕这个公司忽然就出什么事,他处理公关,疲惫的样子,他见何安宁心疼自己的样子,每一次她问公司怎么样,时向南都假装淡定的应付过去。

    时代的一举一动,包括这一次的股价动荡事件,时向南发现所有的这些小动作,原来是时赫阳搞的鬼。

    无论他做什么,时赫阳似乎都在暗处埋伏着,盯着,让他的每一步走的如此的艰辛,甚至如履薄冰。

    他静默的坐在时代的办公室里,垂下眼眸的那一刻,他心里清楚着,既然你在背地里捣乱使坏,那么我们之间的战争就从此刻开始吧。

    时赫阳,你想要时代?这根本不可能。

    如果说跟时赫阳要面对面的正面冲突较量是不可避免的,他不介意跟他斗个彻底。

    只是令时向南想不到的是,跟他斗的代价却是要亲手摧毁自己一点一滴建筑起来的幸福堡垒。

    他固然不想坍塌,可是为了救时代,他也别无选择。

    时向南从未想过,因为自己的大意轻敌,让后来的时代股票跳票的厉害,一度快要到了停盘的地步。

    原来时赫阳并不是所有人想象中的那么不堪,他有很多原始资本,手里也握着大小好几个外资公司的命脉,联合起来可以跟时代对抗。

    这让他第一次觉得有些吃力。

    甚至接下来有些事情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控制的,这也是他这辈子良心最受到谴责的时候。

    时代必须要有一个可以跟时赫阳对抗的公司合作才能得到挽救,需要巨大的资金链才能保证时代的正常运营。

    在沪市,这一切的一切,都直指着林氏。

    这一晚,时向南一直在办公室里坐到深夜,他闭上眼睛就能想到何安宁挺着孕肚在家里等他的样子。

    明明就是睡在自己的枕边人,可为什么在脑海里却越来越模糊呢?

    因为他接下来要做的决定,也许会让他悔恨终身,可时代上万员工的饭碗和时家的大大小小无一不需要他的付出才能保得住。

    ……

    林哲霆主动打电话约了时向南,把他所掌握的所有动向都跟时向南讲了一大通。

    林哲霆随即大手一挥,只要一个条件,就可以无条件的帮助时代度过难关。

    “你离婚,娶我女儿,领完证我立刻将资本投入到时代,怎么样?”

    时向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身形还是意外的怔了怔,然后是忍不住的冷笑了一声。

    心想着他把自己的妻子当作了什么,说什么他都不会去离婚的,让他做什么都可以,唯独这件事不可能。

    时向南冷冷的勾了勾唇角,带则讽刺的冷哼声刚要转身离开,就听到林哲霆不紧不慢,手中还把玩着打火机,冷言冷语道:“向南,你跟念萱从小也是一起长大的,她喜欢你那么多年,她也是我们林家的掌上明珠,你娶她还救了时代,你不亏。”

    他依然没有驻足,继续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而此时林哲霆也不急,拿出一个文件夹扔在了桌子上,继续说道:“对付一个时赫阳对你来说应该是易如反掌,只是你的轻敌才让他有了机会摧毁你们,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你也有失算的时候,这里是时赫阳在国外所有的公司资本,加起来足够收购整个时代,他已经开始抛售以换取资金,时间不多了,该怎么做你应该心里有数,错过这一次,我林氏就跟你们时代再无瓜葛了。”

    时向南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回过身来看着那份文件夹。

    林哲霆当然知道时向南一向重感情,尤其是他对时太太如何的一往情深,媒体们没少报道,但是他的女儿怎么办呢,他就这一个女儿,他绝对不会看着林念萱对自己喜欢那么多年的男人爱而不得。

    那就由他这个做父亲的帮帮她。

    他这么一个老狐狸早就看出了时向南的软肋,直到时向南拿着文件夹离开的时候,他就知道时向南一定会答应这个条件。

    即便是重感情,他也不会放着偌大的时代集团上万员工的饭碗置之不理,因为他还是个有责任的男人。

    这一晚他没有回家,车子都已经开进了别墅区,可还没拐林自家别墅门口,他就已经叫付宸停下了车子。

    时向南坐在车子里,静静地透过车窗看着不远处的那栋房子。

    那里有他最爱的妻子,还有即将出世的孩子,这么温馨的一幕他做梦都想拥有着。

    久违了的家的感觉,他只在何安宁的身上找到了,却不曾想只是简短的拥有了几个月就要再次离他而去吗?

    他不想,但的确又没了办法。

    纵然他以前多么自信,多么厉害,可这一刻,极度的无助缠绕着他,勒的他喘不上气。

    付宸坐在车里,也不太敢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他猜想老板的心里一定乱极了,让他放弃自己爱的女人,他该怎么才能做的出来呢?

    他一个小小助理,他根本无法体会的到,只是看得出,时向南的脸上透出了种从未见到过的不舍。

    付宸还陷在这种情绪里没出来,就听到时向南阴沉的声音对他说道:“文件袋里的公司一个一个的给我查清楚,一个都不许漏掉。”

    三天后。

    时向南最终给林哲霆拨了个电话。

    电话的内容极为简短。

    “我同意,给我一周的时间,我需要处理好我和她的关系。”

    ……

    在美国林念萱的公寓里,时向南坐在沙发上,心里却念着远在沪市的那个女人。

    相对于时向南的冷漠和不喜欢,林念萱早已经习惯。

    她给他煮了他最挚爱的黑咖啡,虽然知道他胃不好,和咖啡伤胃,但也知道这就是他根本改不了的习惯,就像他是她的习惯一样。

    她笑了笑,自己以前也很喜欢咖啡,可不知道从何时起,喜欢上了别的。

    于是给自己冲了杯新的花茶,清新淡雅清新让她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她扳过时向南的脸,笑着说道:“别总这样子,一副我欠了你似的,这么多年追逐你了让我身心俱疲,虽然你答应娶我,可我也没高兴到哪去,不如咱俩做个交易?”

    时向南望着她,有些迟疑,但也冷冷的说道:“说说看?”

    “咱俩假结婚,到处有做假证的这很方便,等你熬到把时赫阳斗死的时候,咱们再分道扬镳,怎么样?”

    时向南自然不知道她用意何在,林念萱也不掖着藏着。

    一屁股坐在了时向南的腿上继续说道:“我才发现我对你并不是爱,只是一种习惯,很多年的习惯而已,我爱上了雷衍,他能把我宠上天,但我发现他也能把别的女人一起宠上天,既然我爸以为我爱你,想帮我,我也不想驳他老人家的面子,毕竟他有心脏病,但我也想通过这个事让雷衍记住我林念萱可不是好招惹的,所以我们假装结婚,各为各利,如何?”

    说到头来,时向南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可还是要伤害何安宁才能达到目的,这让他的心依然揪的很紧。

    终究他闭了闭眼答应了她:“好,就按照你说的来。”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