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是我的唯一挚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8章 时向南10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电话那边说道:“秦嫣然没有抑郁症,新加坡医院里的诊断证明是假的,已经找到了给秦小姐写病例的医生,他已经说了,是收了她的钱才答应帮她做假。免-费-首-发→【追】【书】【帮】”

    时向南刚刚要挂电话,就听到对面急迫地语气喊住他:“时总,还有件事…”

    他将手机放回耳旁沉沉的回应道:“说!”

    “秦小姐和林氏的林总两个人见过面了,而且秦小姐的银行账户上莫名多了两百万的存款,找人查了查是林氏的账户上转出去的。”

    挂了电话,他站在别墅前看着何安宁消失的方向,此时的时向南已经对整件事的脉络在心里有了个梳络,于是他的眼眸越发的沉寒。

    都说爱上一个人就会为了他去做任何事情,可偏离轨道的爱他根本无法承受。

    无论是秦嫣然还是林念萱,从今往后,他不会惦念旧情。

    表面上来看时向南并没有太过激烈的情绪,只是一想到自己三番五次的误会何安宁,他自己胸口就有些发堵。

    他自认为对秦嫣然已经够了仁至义尽了,可却没想到伪造了这一切只是因为离婚没有依靠才想起了时至今日的他吗?

    可是晚了,就算时向南之前怎么帮他,在这一刻,知道真相的瞬间,仅仅残存的一点点可怜也不会有了。

    还有林念萱,虽然从小一起长大,但对她还有她恼人的性格他当真是不愿意多看一眼。

    在时向南看来,爱情就是一场你情我愿,如若是强扭而来的大多数都会半途而废。

    时向南当真是不愿意再提起这两个女人,心想着,从今以后你们两个最好消停一点。

    如果非要再去招惹何安宁的话,他也不会确定会不会做出伤害大家的事情,大家最好都别抱有侥幸的心理。

    时向南忽然意识到何安宁方才的话,他有些慌了神,怎么找她,都不听电话。

    最终还是从她的小姑姑时歆婷那里打听到了,这个女人竟然再一次去了医院。

    直到此时,他才疯狂的驾车出去直奔医院,看到何安宁躺在那个手术床上,几乎是带着狠绝的意味将她抱走扔进车里。

    他很想告诉她,他是相信她的,可何安宁却一直不给他机会。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在刺激着他的神经,说着一些绝情的话。

    就像是要跟他撇的一清二楚,就在她推开车门要一走了之的时候,时向南意识到绝对不能放她走。

    终于他死死的拽着她的手臂低吼了出来,他说“我爱的是你,何安宁,我们之间从来就没有秦嫣然。”

    他以为她会欣喜,可却发现她只是疲惫的挥了挥手,坚决的要和他离婚。

    “该怎么办呢?”

    时向南坐在车上,不断的揉着眉心,嘴上却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

    付宸看在眼里,确实也有些不知所措。

    毕竟自家老板把媳妇误会的如此伤心,要说挽回还真不太容易。

    可付宸跟在时向南身边那么长时间以来,还从来没见到过他这副样子。

    无助、后悔、难过、痛心都在时向南的脸上表现的极致。

    付宸再也忍不住,于是拿出自己对付女人的方法告诉时向南,也许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挽回的机会,毕竟女人都要面子,你绕是再霸道的总裁,到了该低头的时候还是得低头。

    于是付宸张口道:“时总,其实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要您能拉下面子来,低三下四一回的求,或许…反正女人嘛都是喜欢被哄的,您说呢。”

    时向南把付宸的话在脑子里面过了一番,心想着,自己老婆都快要跟自己离婚了,还有什么可孤傲的,索性默认了付宸的想法。

    刚要跟付宸说调头回别墅,结果侧面直接迎来一辆车,直接将时向南的车撞翻。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是谁撞的,总之,撞完后那车还安然无恙的就开走了。

    可时向南知道,在这个家里谁是定时炸弹。

    于是他在公司早就小心翼翼的削弱那个人的实力。

    无论是感情方面还是家里的那个人,他不会放过,都会一个一个的解决掉。

    其实时向南也没什么大碍,大抵跟付宸的伤势差不多,刚入院那会儿就说观察个一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可付宸却告诉时向南,如果不在这个时候趁机让太太心疼,就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去装可怜了。

    于是才上演了装昏迷不醒的那一刻。

    可这当真是在鲁班门前弄大斧,病人在医生面前从来都是无处遁形。

    何安宁看一眼病例就知道时向南的装睡,于是她也懂得利用时老爷子揭穿他,当真是让时向南出了糗。

    他耍无赖,他抱着何安宁不放,种种迹象何安宁不是看不明白。

    她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自己那么爱他,他也说了爱的是自己不是吗?

    不如就给两个人机会,摒弃前嫌,从此刻开始,两个人好好的在一起,好好的迎接这个小生命的到来。

    时向南心里是幸福的,也是温热的,他爱的这个女人从来都是这么大度,真真的接受了他,还让他心里着实的感动着。

    索性带她坐船去那个曾经让他看上一眼都颤抖无比的地方。

    他把心底里的那份柔软彻彻底底的在这个女人面前摊开来,甚至那一夜他的无助和他的冷漠,他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她。

    他是真的想要把何安宁介绍给自己的爸妈,所以这一天他们在船上呆了很久。

    虽然没有亲身感觉到那一眼的波涛汹涌,可当何安宁靠在时向南的怀里时,他是颤抖的。

    她依然能感受到那时候小小的他面对这一切的恐惧。

    也许这就是很多豪门的写照吧,手足之情在利益面前都已然无所谓了。

    何安宁也曾尝试问过时向南,这场车祸来的蹊跷,知道不知道是谁干的。

    他很想告诉她,只是这些话还暂时说不出口。

    她怀着孕,身体本来就柔弱的吃不消,毕竟时机不成熟的事他无法说出口,说出来也只会徒增一个人担心。

    所以就再等等吧,也许用不了多久,等他解决了那个人的时候再告诉她也不迟。

    ……

    自从这件事之后,时向南跟何安宁在一起越发的觉得舒坦,还有一点就是他觉得生活变得有滋有味,不是那么单调。

    虽然秦嫣然还是会时不时的冒出来,给何安宁找些不痛快,可有了时向南的庇护和对着秦嫣然的一副决绝,她也并不觉得有多难过了。

    时向南自从那次之后,他每一次都会在秦嫣然面前亲密的揽着她,再也没了那一次的陌生。

    何安宁不知道这个样子是好还是不好,总觉得有什么难以说出的担忧。

    虽然隐隐的觉得时向南和秦嫣然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才让她们之间的关系突然降至冰点。

    不过对于何安宁来说,她什么都不用问,只要这个男人是真心爱她的,她才不会管这些呢。

    而对于时向南来说,任何女人对他的欺骗,都不是他能够容忍的。

    利用他们之间曾经的感情来博取同情,一步步和别的女人算计自己最爱的女人,单单就这一件事,已经让她们之间的关系再无修复的可能性,更别提做朋友了。

    ……

    后来的时间里,时向南就像转了个性似的,百忙之中还要抽出时间带何安宁出去散心。

    他带她去了北城,带她见了自己的好朋友,当真是过了几天悠闲的日子。

    虽然遇到了林念萱发生了些小插曲,不过时向南不费吹灰之力便给解决了。

    要说林念萱也太过执念,爱情这种事情他必须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可偏偏时向南就是从来没喜欢过她,就算追逐到北城,他也不可能成为她的人。

    时向南警告林念萱,如果她一直不放手的话,他就不会再对林氏客气,即使林哲霆对他有恩,那些年为林氏做的几个大的商业项目早就弥补上了,此时此刻谁也不欠谁。

    时向南扔下了一个林氏早就看上却一直未曾得手的价值2个亿的商业项目就匆匆离开了。

    林念萱怔怔的看着时向南揽着何安宁时,身体早就止不住的颤抖着,她狠狠的将手中的杯子摔了出去,一个人直奔了酒吧买醉。

    也就是那一夜,还是处女的林念萱,遇到了曾经的老同学雷衍,一气之下两个人就纠缠在了一起。

    当第二天雷衍打电话给时向南,告诉他林念萱没有拒绝他,他们还发生了关系时,时向南心里在想,这算是真正的解决了吗?

    应该算了吧!

    毕竟雷衍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家世很好,在当地也算得上是个上乘的公司企业。

    虽说也是个富二代,可上学的时候就对林念萱爱慕不已。

    当时向南在一次商业聚会时遇到了他,无意中发现他还惦念着林念萱,所以一切事情便可以水到渠成。

    感情上,应该再也没有人能对他跟何安宁之间使绊子了吧。

    的确是,除了林念萱不会再骚扰他们,就连秦嫣然也无法再出现在他们面前。

    因为秦嫣然跳楼身亡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