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是我的唯一挚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6章 时向南8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时向南还再三问了她一遍,是不是真的想要离婚,是真的相通了吗?

    当听到她肯定的回答时,电话这头的时向南脸上早已经挂着笑意。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就知道想凭她一个小小医生跟向皓斗离婚还差了些,所以能帮她搞定向皓的,思来想去也只能是他了。

    也许时向南想借机会接近她,才会突发奇想让她报答自己的事情。

    至于怎么报答,他的心里早已经有了定数。

    何安宁根本没想到,才仅仅的过了一夜,时向南就派付宸来接她处理离婚的事情。

    来到时代,其实她的心里是忐忑的。

    一方面觉得自己大概要欠他人情了,而且另一方面时向南会用什么样的方式让她报答,她大概从时向南说话中也琢磨出点味道了。

    到时候单身男女,双方以前又是很合拍的炮友,一定是想要她继续做的他随时随地想约就约的炮友。

    事实证明,何安宁的想法偏执了些。

    对于时向南来说,怎么可能简单的恢复以前的规矩就可报答,她把他想的也太龌龊了。

    她根本就不明白其实时向南真正想要的,是她这个人,要她在自己身边,甚至结婚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这之后的日子里,时向南也的确履行了自己的承诺。

    虽然自己是华科的最大股权人,早在两年前,原华科董事长早已将股权转给时向南,但没有人知道华科的背后有时代撑腰。

    这么久以来他早就想针对市场上各种关于对华科侵权的公司进行打击。

    而向氏谁叫他们侵权最狠,最直接,枪打出头鸟,活该他们受的。

    即便是这么狠的商业打击,向氏面临着巨额赔款,可向皓骨子里似乎还抓着摇摇欲坠的婚姻不肯放手。

    这令时向南有些头大,看来这男人是真的看上了何安宁。

    正在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毕竟这种事情在他自己身上,他就有些手忙脚乱。

    这时付宸终于忍不住发声,如果再不直接出重拳,也许向皓爱她爱的深了,到时候会更难弄,甚至损失更大。

    付宸当然知道时向南不肯放手何小姐,索性直接出了主意,不如把矛头直接转向向家老爷子,或许能够快刀斩乱麻。

    时向南想了想,最终做了个决定,在商业的投资项目上给了向氏最后一击,让向氏摇摇欲坠。

    当向董事长主动的要求见时向南的时候,就已经注定自己儿子的婚姻将要散场了。

    一切都在时向南的掌握之中,只是有那么一件事有些在他的掌控之外。

    乔辰风。

    要说刚刚解决了豺狼,却不想背后还有虎豹。

    还有这么一个男人对何安宁虎视眈眈,而且还在一个医院里,这也太不安全了。

    现在她已经是单身了,万一一个不小心,帮人家离婚成全了他们两个,他自己这是疯了吗?

    而乔辰风的身份也不只是医生,他的家世也不错,乔氏在沪市也是规模还算可以的公司,也是一个被富养的小爷。

    时向南不禁的觉得自己喜欢的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人不省心。

    本来他收购这家医院并没想坐镇这里,毕竟一家医院还犯不着让他浪费时间在这里。

    可他想了想,还是常常坐镇在这里安全一些。

    毕竟现在找不到任何立场要求她什么。

    只是没想到,这女人刚刚离婚就已经让时向南气到心胸要炸开了。

    她竟然跟乔辰风那男人在酒店里共度一夜。

    虽然远远的看到她搀扶着一个酩酊大醉,几乎可以倒头大睡的男人上了车。

    但还是不放心,男人力气有多大,喝醉酒了又想做什么事,他身为男人怎么会不知道呢。

    所以这一夜他的车就停在了酒店楼下,即使人坐在车上,心早就飞了上去。

    时向南要面子,怎么可能让这女人觉得他眼巴巴的跑上去找他,才不会,就算喜欢的彻底,也绝不做这样的事。

    只不过后来乔辰风进监狱的时候,他才告诉何安宁,其实想想就后怕,如果那时候他们发生了什么,也许以后的生活轨迹可能全然就会向着不同的方向走去,也许分道扬镳。

    还好,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也就是在时向南等了她一夜之后,那一天他送她回家,再也忍耐不住心里的妒火,终于在时隔一年多,他再次要了她。

    他要宣誓主权,这是他的女人,这女人身下的那片海洋只能是他的,就像这一年来时向南都有意无意的拒绝那些女人一样,因为他在为她守身。

    虽然说来可笑,可谁又能说职场精英,商业大亨就不能有幼稚的一面呢。

    跟她在一起,他可以放下所有戒备,放下所有疲惫。

    很久以前,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无比轻松和愉悦,即使不愿意表达情感的他,都会尽力的让自己在她面前表现的更好。

    嘴巴不会说话,至少可以身体力行的让她感觉到她有多重要。

    而此时此刻,她能答应继续做他的情人,还有她每每对时向南的服从和撒娇,他都能从中看出何安宁可能对他的感情不只是一点点的喜欢。

    他总能发现她在呆呆的望着自己,而且眼神中带着不同于喜欢的那种爱慕之情。

    尤其是,当何安宁听到他电话里有别的女人的声音时才会误会他有女朋友。

    她以为自己被耍弄,所以生气、愤怒、疯狂的从时代跑了出去。

    现在想来,其实这无非就是一种嫉妒。

    时向南想,也许何安宁是爱上了自己吧,可能不是现在,也许是更早。

    所以她才说,她当初流掉孩子的时候是多么的心痛。

    若没有爱,想来打掉一个孩子可能也没多痛。

    想到这些,他的心也会痛。

    只是这一切都过去了,最重要的是他时向南想要跟她结婚。

    可是这女人嫉妒心发狂的厉害,那一次下了床,就要断了两个人的关系。

    时向南也不是吃素的主,两个人憋着股气,谁也不理谁。

    但何安宁怎么看都是弱势那一方,时向南为了把她逼回来被迫利用她姐姐的事情企图让她自己主动找他。

    这一次他的计划果然奏效,她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

    也就是从那之后的几天里,谁也没想到何安宁会遇到了危险。

    何辉收了钱绑架了何安宁,一来他要帮助金主让她消失,二来他想趁机能勒索就勒索,要是能两边都捞点,岂不是两全其美?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何广生经营生意不善,最后负债累累,欠了一屁股债,求助无门,走投无路之下才想起了自己的宝贝女儿。

    何辉认为,反正何安宁这女人,没有了妈,父亲也不疼,所以牺牲她得来些钱也值了,索性答应了那人,绑架了她,谁叫她生来命不好。

    正好瞧准了时机,她受伤了,腿脚不方便,绑架起来更加的方便。

    于是何辉找了个关系特好的朋友,直截了当的用把刀抵着何安宁,如此一来,被带走的时候,几乎一点反抗都没有,一切顺利。

    何安宁以为她们之间至少还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姐弟。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希望能说动他,可后来才发现,何辉根本不上道。

    他什么都不要听,只希望何安宁能立刻给他钱。

    还当真是绝情呢。

    她的心里此时此刻心心念念的都是时向南的名字,她把他当做了救命稻草。

    不过令她没想到,在她昏睡的期间,这个男人终于出现了。

    他能够这么快准狠的找到地方,自然是他什么都知道了。

    因为林念萱打电话告诉了他。

    “你最近跟这个女人走的颇近,我都吃醋和嫉妒了,她现在在我手里,你跟她断了,我就放了她,如果不断,保不齐会做出什么事来。”林念萱的声音本来很好听,但能狠心地做出这样的事,断然也不会觉得有多好听,甚至听起来更加的刺耳。

    时向南闻言声音立刻沉了沉:“她在哪儿?”

    而此时握着电话的他,眼底也是一片沉寒,声音也是入耳的冰冷:“说!你别引火自焚,也别拿林氏的前途做筹码,如果她出了事,我不会惦念和林氏的旧情,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

    林念萱突然哈哈一阵大笑,虽然声音听起来有些刺耳,但最终还是苦笑道:“不过是个跟你上过床的情人而已,你真就那么在乎吗?我知道长久以来都是我自作多情追逐你,难道说我还不如一个你夜场认识来的女人吗?”

    “对,不如,我再问一遍,她究竟在哪儿?”时向南的声音和语气已经犹如沉入大海深处的冰冷。

    林念萱虽然也是个敢爱敢恨的女人,可终究在听到时向南这么冷漠的声音后,还是败下阵来,终究冷笑道:“我可以告诉你在哪里,我花了一个亿找人要她的命,那要看你的速度能不能救她了。”

    挂断电话,他几乎是马不停蹄的赶到了那个地方,还好他们来的不算晚。

    何安宁没出什么事,只是晕倒。

    当时向南和付宸赶到仓库大门口的时候,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她。

    此时付宸能够感受得到来自时向南身上的沉寒,眼低更像是带着一股怒气和杀意,令他有些害怕。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