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是我的唯一挚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5章 时向南7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让时向南没想到的是,自从那次投资大会之后,他和何安宁之间的缘分就像是注定好的,不断的相遇,而这个女人不断地发生着各种状况,让他不得不每次都出手相救。免-费-首-发→【追】【书】【帮】

    当何安宁在酒吧里发疯似的冲进时向南的怀里紧紧的搂着他的腰,求着他救她时,她们之间的关系可算是开始变得有意思了。

    此前女人极力的逃避,可现在看来不得不依靠眼前的男人。

    何安宁生怕这根救命稻草为了报复她而撒手不管,几乎是放下尊严求着他。

    别说是求了,就算是不求,只要她说一句话,时向南不会不救得。

    他伸出手搂着这个娇小的女人,几乎用着不可一世的眼神瞥向了一旁粗鲁的男人问道:“你确定她是你女人?”

    来的人当然不知道时向南是谁,还在满嘴胡话的骂骂咧咧,最终被付宸一顿收拾。

    几乎是光着身子,只穿了一件内裤便被赶出了酒吧,这样香艳的场面还被路人各种围观,时向南则是在车里远远的看着这一幕,嘴挂着笑意载着何安宁才离开了这里。

    可是这个女人当真是个麻烦,难道不知道时向南已经很久没碰过女人了吗?

    非要在他身上一顿乱蹭不说,还不停的索吻。

    毕竟是见过场面的人,当真知道何安宁为什么会这样。

    果真是不会照顾自己,还嫁了个那样不会关心她的男人,还让自己陷入到这样危险的境遇中。

    他在想,如果今天没有遇见自己,也许她就出大事了。

    想到这些,就没来由的一阵胸口烦闷,可面对这个女人无限制的撩拨和亲咬,体内欲望的小火苗蹭蹭的往上冒着。

    不过最终时向南还是冷静了下来,毕竟理智战胜了身体的感性。

    他是想要她,但又不能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去占有她,况且她现在还是别人的老婆。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她冷静下来。

    后来的日子里,时向南都是有意无意的叫付宸跟着她,当然不能让何安宁知道,否则以后也许连近她身的机会都没有了,岂不是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只是每每付宸回来报告给他消息的时候,时向南都险些要被这女人气炸。

    她还真是忙个不停,自己有老公不说,身边竟然还有个同事时不时的对她送上关心,嘘寒问暖的。

    这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发现向皓似乎也对何安宁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意思。

    原本时向南在南郊别墅区有套房,刚刚从那边看完了装修进度开车出来的时候,却看到了何安宁上了向皓的车子,从这个小区驶出去。

    他摇了摇头冷笑着,还以为他们之间没什么感情,可却现在同坐一车。

    时向南边扯下自己的领带边气恼的看着付宸,刚想叫他转头往另一个方向开去,却不想向皓的车忽然踩下油门开的异常的快。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于是他鬼使神差的命令付宸打正了方向盘跟了上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付宸接的一个电话,让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秦嫣然离婚后在新加坡过的不好,不光是被人轮.奸了,精神上还受了些刺激,时向南也是看在了以前的面子上给她从新加坡捞了回来,所以这个电话是告诉他,秦嫣然已经在机场了,见不到时向南说什么也不走,哭的已经被无数的路人围观。

    无奈之下,他让付宸继续跟了上去,而自己先去解决秦嫣然的事情。

    如果为了解决秦嫣然的事情而没来得及保护何安宁,那他这辈子都要陷在自责里走不出来。

    一切都很好,并没有发生什么事,虽然何安宁住院了,却是因为她自己的胃溃疡。

    还好被及时赶来的时向南送到了医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因为送来的时候胃溃疡穿孔的程度有些吓人。

    这件事之后,时向南发现自己的心是越来越想占有何安宁。

    好像他们的关系也近了一步,他似乎感觉出何安宁对他的感情像是有那么一点爱慕。

    但付宸却在这时告诉他的一个消息,让向来对什么事都胜券在握的时向南有些纠结。

    他知道了向皓好像不太想离婚,旁敲侧击得出来的结论是向皓似乎对何安宁有了那么些喜欢。

    呵呵,他自己听起来都觉得这事好笑。

    本就是夫妻的两个人,此前谁也不喜欢谁,可就在何安宁想要离婚的时候,男的却不愿意了。

    付宸看着自己老板闭着眼睛,靠在转椅上皱着眉头的样子。

    第一次觉得老板也有不知所措的时候,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呢。

    付宸觉得他好不容易才从秦嫣然那个女人的情伤中走出来,怎么也不能让老板再栽在何安宁这里。

    于是他蹑手蹑脚的试探性问道:“时总,要不对于向氏,我们可以进行些资本的打压?其实爱情这个事情,还是得争取,一个人能遇上自己爱的人是多么不容易呢?何况何小姐貌似不喜欢向皓呢。”

    向氏和时代简直没办法比拟,只要时向南说一句话,可能就会让向氏面临破产。

    毕竟之前向氏在很多商业项目上都进行了投机倒把,欺诈的行为,这些东西一调查就能让人抓住把柄。

    可时向南没有表态,只是不停的揉着自己的眉心。

    这个时候的付宸哪还敢说话,只能在这里等着时总发落。

    过了许久,时向南好像想通了似的抬起头看着付宸,缓缓的说道:“可以,但不急于现在,等等看。”

    这事真是皇上不急能急死太监,付宸心里更着急,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呀?

    人家俩人是正儿八经的夫妻,万一哪天向皓近水楼台动了何安宁,老板得多后悔啊?

    刚想开口劝劝,就被时向南大手一挥给赶了出去。

    确切说来,时向南并不太想对向氏做什么,毕竟没什么利益冲突,只不过后来他听到的一些话,让他直接做了个商业决定,把向氏的小命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那是在医院里,向皓外面的小三儿闹到了何安宁面前,引来了一堆的记者问三问四。

    其中有记者说出她此前怀过孕,也就流过产时,时向南就站在走廊的一端。

    这句话清晰的印在了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结婚以前的话,时向南在想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孩子应该是他的。

    他的心当即被一股力量猛的揪住,甚至揪的整颗心沉闷的喘不上气。

    他要确认那个孩子,还要确认他为何那么狠心打掉那个孩子。

    于是他对她咄咄逼问,他以为何安宁也许会反驳,却没想过,她大大方方承认,甚至承认主动打掉了这个孩子只为了结婚。

    当他听到打掉孩子的原因时,整颗心就像是要被爆掉了一样。

    这个女人竟然为了跟别的男人结婚打掉了原本属于他的孩子,根本不考虑他如果知道之后的感受吗?

    当真是狠心又绝情的女人。

    是一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女人。

    时向南从未这样在一个女人面前红着双眼,险些失控。

    一想到那个跟他有着血缘关系的小小孩就这样离开了,整个身上就如同被针戳了无数的孔,已经麻痹的不知道疼了。

    他死死的扣着她的肩膀,力气大到瞬间就能把何安宁的胳膊拆掉。

    看来她为了嫁到向家,真的是豁了出去,既然这样,他还何必等着她,不如放开让她继续和向皓在一起算了。

    但是这样的念头刚一出来,他还来不及松手,就听到何安宁用着近乎无奈的语气笑着诉说出了原因。

    当听到她的原因时,他心疼了,他知道了她的难处,知道了她的无可奈何,若不是被逼无奈,谁也不会亲手拿掉自己的孩子。

    他又误会了她,还好这一次没说出口。

    只是当他靠近何安宁的时候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心和身,他只想再次占有她,只想她成为自己真真正正的女人。

    可是她祈求他的眼神,让他看了,心上像是被什么东西撕扯的难受。

    当她说出“至少现在不可以”的话时,他哪里还能下得去手。

    他心疼她都来不及,怎么会让她在婚姻里收到伤害呢。

    好,他当即就决定,既然何安宁以自己的力量难以离婚,那就让他来帮助她吧,为了曾经给他怀过孕的她,用什么手段都豁出去了。

    时向南此时此刻已经在心底里筹划着些事情,甚至已经稳稳的操控着。

    一想到自己的女人现在还是别的男人妻子的名头,心底就一片沉寒。

    就在这时,向皓的某些举动,就像是催化剂般催促着他们的婚姻消亡,也在燃烧着他心里的那团纸。

    当他冲进明湖别墅,看着何安宁颤抖着声音求他带走的时候,他的心里当即想要把向皓撕的希碎。

    他开始着手准备对向氏出手,结果第二天何安宁主动的给他打了个电话。

    她终于懂得找他帮忙了,她终于想要离婚了,原本烦闷的心情因为她的电话而变的好了起来。

    甚至在听到她说“帮我离婚”时,嘴角都开始上扬了起来。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